社評

社評:五強聲明避核戰 難解核擴散之危

【明報社評】中國、美國、俄羅斯、英國、法國5個核武器大國,上周一(3日)罕見地發表《關於防止核戰爭與避免軍備競賽的聯合聲明》,強調不打核戰爭、核武器只用於防禦、核武器不瞄準彼此、堅持防止核擴散、推動核裁軍和軍控談判。由於聲明不具法律約束效力,用詞含糊,可解釋空間很大,因此,不必高估聲明的實質意義。而對於迫在眉睫的核擴散風險,如令《核不擴散條約》(NPT)體系岌岌可危的朝鮮、伊朗核問題,乃至美英澳三國AUKUS聯盟轉讓核潛艇技術問題,這一紙聲明更無濟於事。

聯署聲明的5國,是NPT承認的核武國家,亦是聯合國安理會5個常任理事國,聲明特別指出,「核戰爭打不贏也打不得」(a nuclear war cannot be won and must never be fought)。由於美俄、中美之間在烏克蘭、台灣等地的矛盾不斷加深,核大國之間爆發軍事衝突乃至核戰爭的風險增加,因此,五國在此時發聯合聲明,有助加強全球戰略穩定,抑制核戰爭的風險。聲明也顯示,冷戰後形成的國際格局已深刻改變,間接反映了當前全球地緣政治的嚴峻。事實上,世界上擁核的不止這5國,5國的核力量亦相差懸殊。據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一年前公布,各國擁有的核彈頭數量為:美國5550枚、俄羅斯6255枚、中國350枚、英國225枚、法國290枚。此外,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和朝鮮4國,共擁有約460枚核彈頭。

中美俄博弈結果

五國核彈數懸殊

今次的聯合聲明,主要是中、美、俄三方博弈的結果。中俄推動聲明,是為反制美國近年擴充核武庫、謀求恢復核試驗等行徑,在國際輿論層面贏得主動;美俄則透過聲明,在大國協調層面,對冲由俄烏軍事對峙造成的不確定性;美國還試圖以聲明為契機,將中國納入核裁軍框架,限制中國核力量發展。

美國對華核戰略存在內在的矛盾,一方面,不希望中國核實力提升,從而對自身核優勢構成挑戰,因此要設法將中國納入美俄的核裁軍談判;但另一方面,部分美國政客、智庫,又試圖將中國引入當年蘇聯與美國軍備競賽的陷阱。上月8日,美國國會眾議院以363票對70票,通過總額高達7680億美元的《國防授權法案》,其中有278億美元是用於核武項目。這種出手大方,充分反映軍工利益集團對美國政治與財政的高度綑綁和深刻影響。

中國無意同美國展開包括核武在內的軍備競賽,即使按照五角大樓的報告,預料到2030年,中國可能擁有的核彈頭也不過1000枚,相比美俄是小巫見大巫。中國的核戰略歷來是「最低限度威懾」,即所擁有的核武器不超過阻嚇對手攻擊所必需的數量,即所謂「你打你的,我打我的」非對稱戰略,核彈頭重質不重量,注重提升核彈頭威力及導彈的突防性能與生存力,從而提升有效威懾能力。所以外交部軍控司司長傅聰表示,「中國沒有大規模擴核計劃,但會更新核武器」。

全球核裁軍有兩條路線,第一條是減少核武器數量,這是美俄應做之事;另一條是限制核武器的使用,中國是這方面的表率。中國是唯一承諾「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核大國,中國支持核軍控和核裁軍,但要在對等、公平、有效的基礎上。中方過去堅持認為,只有美國核武庫降低到接近中國的數量,或中國的核武庫增至接近美國的數量,雙方才有核裁軍談判的基礎,直到最近一次習拜視訊會晤,中方才「同意開始尋求推進關於戰略穩定的討論」。

對今次聯合聲明的內容,解讀各異。對於不打核戰爭的承諾,有認為預示大國彼此達成默契,避免動用核武器,反而降低了核大國之間爆發常規戰爭的門檻;「核武器只用於防禦」也屬「哲學陳述」,因為沒有國家會承認自己的軍事行動是侵略;「核武器互不瞄準」更是象徵性,既無法核實,以現有技術,重新瞄準也是輕易之舉。

美英澳聯盟核擴散

承諾不首先用核難

至於防止核擴散,更是講易行難。美英向澳洲提供核潛艇技術AUKUS協議,就是對NPT原則的直接踐踏。澳洲是全球最大產鈾國之一,現在引入核潛艇,核潛艇雖不等於核武器,但艇上核反應堆採用高濃度鈾,距離移作核武器僅一步之遙,肯定不屬和平利用核能。中方已警告,AUKUS可能導致NPT機制「崩潰」。而聯合聲明發表後,相信也難阻美英澳一意孤行。

真正有意義的全面禁核,是最難做到的。約一年前生效的《禁止核武器公約》(TPNW),已有50多國簽署,但擁核國家無一加入。中國提議所有核武國家一起加入,但卻無人響應。在奧巴馬總統任內,美國曾有意提出全面廢除核武器,但很快也沒有了下文。美國亦有學者敦促拜登政府,宣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中方則一直呼籲,五大國應承諾「互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並就此締結國際公約。但現在看,希望依然渺茫。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