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俄烏對峙虛張聲勢 拜普會避擦槍走火

【明報社評】美國總統拜登與俄羅斯總統普京,香港時間上周五凌晨舉行了50分鐘電話會談,這是不到一個月內兩人第二次會談,亦是一年內兩人的第5次對話。俄方將主題鎖定在制止北約進一步東擴的「安全保證」,美方則聚焦警告莫斯科勿對烏克蘭發動侵略,否則將面臨「嚴重後果」。近月俄烏邊界重兵雲集,戰雲密佈,但從美俄之間有如此暢通綿密的對話,本月內美俄、歐俄之間至少還有3場重量級對話看,俄烏戰爭屬虛張聲勢,遠未到當年古巴導彈危機的程度,緊張的氣氛的炒作,反為美俄各取所需。拜普電話通話,既是為假戲真做加裝「護欄」(guardrail),以防擦槍走火,也是為即將登場的高級對話設定「參數」(parameter)。

稱古巴危機言過其實

炒作緊張美俄懷鬼胎

近月來,俄羅斯以軍演為名,在烏克蘭邊境部署了十萬大軍,美國和歐盟都警告,如果俄軍入侵烏克蘭,將面臨嚴厲的經濟制裁,甚至可能將其踢出SWIFT美元結算體系;俄方則稱指烏克蘭若加入北約(NATO),將威脅俄國家安全,俄軍必須防患未然,並藉機要求北約停止進一步東擴,尤其不能吸納烏克蘭,更要求美國從歐洲撤走核武器,北約則不得在波蘭和波羅的海三國增加駐軍。

拜普通話在上述爭議並無取得共識,拜登重申了「大規模經濟制裁」的警告,普京則回應稱,制裁將釀成「重大錯誤」,可能導致俄美關係徹底破裂。不過,據俄方稱,美方表明「願意理解俄方關切問題的邏輯和本質」,拜登並承諾,美方無意在烏克蘭部署進攻性武器。對於本月即將展開的3場談判,即下周一(10日)在日內瓦舉行的美俄安全對話、下周三(12日)在布魯塞爾舉行的北約-俄羅斯理事會(NRC)會議、下周四(13日)俄羅斯與歐安組織(OSCE)的會談,普京希望不應淪為空談,而應有實質成果;拜登則重申,只有在緊張情勢降級而非升級的情况下,上述談判才可能有重大進展。

對於俄烏邊境的緊張局勢,有輿論與1962年的古巴導彈危機相提並論,但危急程度遠遠未及。很多分析認為,普京是在為兩年後的總統選舉擺姿態,以顯示自己的強悍,2024年大選之前,他還會繼續玩下去。俄羅斯若要奪取烏克蘭東部領土,在2014年兼併克里米亞時就可做到。現在,俄羅斯的整體狀態決定俄軍不會主動出擊,俄軍在戰略上處於被動的守勢。普京想要的是維持烏克蘭作為與美國和北約的緩衝區,保持自身的戰略縱深。因此,只能向美國施壓,希望北約停止東擴,實質上是以攻為守。

至於美方,無論是真相信俄羅斯與烏克蘭的大戰在即也好,借力打力也好,實質上是樂見東歐局勢緊張,利用俄羅斯與歐洲的矛盾從中獲利。值得注意的是,阿拉斯加與俄相鄰,美國從不在那邊搞事,一是因遠東並非俄羅斯的心臟要害地區,二是說明美國不想直接與俄對抗,只想利用歐俄矛盾。激化歐俄矛盾,既中止了已竣工的俄羅斯至德國的北溪2號線天然氣管道啟用,也將歐洲綁上美國的戰車。就在拜普兩人通話前數小時,美軍一架偵察機在烏克蘭東部執行了第二次飛行任務,以蒐集俄軍地面部署情報。

恐生意外適度降溫

後續談判難有突破

不過,俄羅斯會否真的入侵烏克蘭雖有疑問,但當做好了戰鬥準備的數十萬俄烏兩軍緊張對峙,確有可能擦槍走火,意外觸發戰爭。這對美俄雙方來說,都是不可承受的風險。因此,拜普通話的目的就是適度為局勢降溫,避免意外發生。通話由俄方提議舉行,顯示莫斯科現在處於戰略弱勢一方。普京還在通話當日簽發命令,特別批准了美國前總統列根的私人顧問瑪西(Suzanne Massie)加入俄籍的申請,她當年曾為改善美蘇關係貢獻良多,普京此舉被視為向美擺出友善姿態。

儘管如此,在接下來的3場談判中,預料很難取得實質性突破。美歐與俄羅斯的矛盾,既有內在原因,亦有外在原因。內因是美歐各國的反俄心理根深柢固,反俄也是政治正確,令當局難有大幅改善對俄關係的空間。而遏制俄羅斯,已成北約存續的唯一合法來源;外因則是中東歐國家恐俄、仇俄情緒深厚,特別是烏克蘭,不僅有痛失克里米亞主權之恥,還有東部三州受俄支持的分離主義之痛,因此,加入北約成救命稻草。自恃有美歐撐腰,基輔也不時向俄挑釁,如允許北約在境內設立軍事基地,又聲稱烏克蘭未來擁有的戰術導彈,射程可覆蓋莫斯科,必要時可對俄發動攻擊。基輔當局一直在進行戰略豪賭,認為只要美俄博弈存在,烏克蘭就有戰略價值,不惜令自身身處險境。因此,烏克蘭問題料成為俄羅斯與西方關係的一個死結,短期內無法解開。不過,美英等國曾經表示,即使俄烏爆發戰爭,也不會派兵參戰,基輔或會意識到,有成為籌碼而被拋棄的危險。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