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媒體涉發布煽動刊物 傳媒人關注煽動定義

【明報社評】香港網媒「立場新聞」兩名前高層,涉嫌違反《刑事罪行條例》第9條和第10條,昨天被起訴控以「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這是香港有史以來,政府第三次引用該條例將媒體及新聞工作者送上法庭。由於案件涉及新聞評論與煽動對政府憎恨或藐視的區別,引起新聞界以及大眾對香港表達自由的關注,政府則強調是依法追究違法行為。相信有關爭論要等待法庭最終的判決,才會有比較明確的論斷。

媒體涉案都遇政治動盪

證據確鑿才是考驗標準

香港媒體歷來以享有高度自由見稱,回歸以來甚至是在實施《港區國安法》之後,批評政府施政失誤的報道與評論仍不絕於耳,而同時這又是極為敏感的議題,新聞界以及社會大眾,對新聞自由是否受到損害經常表示憂慮。特區政府反覆強調,尊重新聞自由以及法治精神,然而涉嫌違反國安法的《蘋果日報》今年6月關門,而今又有另一個媒體被控發表煽動性文章,究竟控罪是否有別的考慮,成為關注重點。

香港刑法關於禁止發表煽動文章的條文有上百年歷史,過去是禁止發表煽動文字,引起憎恨或藐視女王陛下本人或香港政府,回歸後受保護的對象變成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殖民地期間,港英政府曾起碼兩次引用該條例,第一次是1952年,廣東省政府派員來港慰問東頭村大火災民被拒於羅湖關口,引發騷亂,一名示威者被槍殺,《大公報》因發表報道和及轉載《人民日報》的評論而被法庭判處停刊,中央政府提出交涉,最終在停刊12天後不了了之。第二次是1967年香港出現大規模騷亂,3份左派報章被指發表煽動文章,被勒令停刊,多名報紙高層被判入獄。兩次媒體惹官非都在香港發生重大政治事件期間。

昨天警方以刑事罪行起訴立場新聞的兩名前高層職員,但表示繼續調查,若涉國家安全,或會改控其他罪名。同時被捕的還有幾名立場新聞的前董事,他們獲保釋但警方沒有進一步交代,也沒有透露被凍結的6100萬元可能涉及什麼罪行。

立場新聞被指在去年7月至今年11月不斷刊登多篇帶煽動性的文章,時間節點是在國安法實施之後,令人產生許多聯想,然而最值得關注的是,究竟警方的法律追究是基於確鑿證據,還是羅列罪證「砌生豬肉」。

負責這宗案件的國安處高級警司李桂華表示,立場新聞刊登多篇帶煽動性的文章,企圖引起憎恨或藐視香港政府、引起對香港司法憎恨、引起香港居民間不滿、煽惑他人使用暴力、唆使他人使用暴力或不服從合法命令。他在記者會上引述了幾個例子,包括:立場新聞上月有關2019年中大衝突事件兩周年的報道,當中形容防暴警「用槍對準遠處黃頭盔,雖然隔着防毒面具,仍然見到前方警察開槍掃射,又聽到有些人話『燒晒佢喇』」;有文章形容結果不符他們預期的審訊「是中共赤裸地濫用權力,用法庭來展示隻手遮天的威能」。

相信警方的舉例,並非將來在法庭審訊時看到的唯一證據,屆時也不可能只是引述文章的片言隻語,而是會對整篇文章作通盤考慮。客觀來說,目前單從被指出的例子,得出任何一種結論,都有可能是武斷,可是,警方只是提供了幾個例子,從中看何謂理性批評,何謂煽動文字,兩者之間的區別如何界定,新聞界以及社會大眾有所憂慮,擔心動輒得咎,甚至以後不能再批評政府,可以說是合理的懷疑。

新聞界能否釋懷要看法庭判決

政府處理敏感事件要特別小心

特首林鄭月娥昨天回應此事時表示,特區政府尊重新聞工作者對政府政策的看法、評論、批評,甚至攻擊;有意見認為過去一年多出現寒蟬效應,媒體不敢批評政府,她完全沒有這種感覺。政府一再呼籲新聞界毋須過分擔憂,但擔憂與否,是要根據事實,特別是經過法庭公開、公正的審訊,所得出的結論,才可以令新聞界釋懷。

法官將會根據法律,審視每一個證據對於被指控罪所構成的關聯,並且會對證據的可靠度,以及如何得出結論,作出詳細和具邏輯的解釋。相信等到案件審結後,是否罪成就會成為先例,判決理由可以成為參考,新聞界可以引以為鑑。社會大眾的評論也會有所根據。

香港官民皆以法治為圭臬,相信沒有人會有異議,人們沒有理由不相信法治。市民要求政府施政,必須符合法制的條文和法治的精神,同時,守法是公民的責任與義務,媒體以及新聞工作者在守法問題上沒有特權,更加不應該利用傳媒平台和傳媒人身分,做超越傳媒本分的事。

新聞工作者還有另外一個身分,就是代表社會大眾去監督政府的施政,維護公眾利益,對於政府政策失當,有揭露的責任,對於官員失職,有批評的使命。相信香港新聞界會維持專業,政府應該在法理與政策上支持新聞界履行職守,現在出現一宗極其敏感的案子,引起廣泛關注,更加要小心處理,無謂使本已忐忑的新聞工作者徒添惶恐。在法庭就何謂煽動有判決、形成指引,讓傳媒人知所趨避之前,警方應適當公開立場新聞涉案的文章等內容,讓傳媒人參照,同樣可收趨避、紓緩忐忑之效。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