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機構欠監管 監督缺機制 政府應徹查

【明報社評】香港保護兒童會轄下的童樂居再有3名職員被捕,至今發現20名兒童受到不同程度的傷害。童樂居80名職員,起碼有6人涉及違規犯法,而長期沒有被揭發,說明童樂居這個機構管理出了大問題,上級機構香港保護兒童會未能及時發現問題,監督出了問題,負責監管的社會福利署有巡查沒發現,也有敷衍塞責問題。這些缺乏父母照顧的幼童,寄居政府資助機構的屋簷下,本來已經悲慘,而保護他們的整套機制失靈,更是一個悲劇。

社會資源豐裕法律健全

仍不足以保護弱勢群體

虐兒是家庭倫理問題,古已有之,但不斷發生在資源豐富而且法律健全的香港,則是社會大問題。今年4月,5歲女童被親父繼母長時間虐待致死,社會嘩然,引發一個討論熱點,究竟發現孩童被虐待,是否應該強制呈報,教師、社工的舉報責任是否需要法律規範。然而,這宗悲劇還不足以讓社會各界坐而起行,至今還沒有形成社會共識。

香港學校有足夠的教師,還配備社工,應該可以及時發現學生生理以及心理的傷痕。所謂法律健全,就是條文對虐待兒童有清晰定義,以及執法者的責任,和懲處罰則足以阻嚇違法行為。香港仍然不斷出現虐兒個案,個別犯案手法殘忍,卻未能及時被阻止,這套機制就明顯出了問題。但虐兒不可能是普遍,因為正常的父母會守護孩子,不會虐兒,更加不會容忍孩子受到其他照顧者的虐待。

童樂居孩童受到虐待是殘酷的悲劇,這些孩童由於各種原因,出生後就缺乏父母照顧,要寄居在政府資助的院舍。這些孩童一旦受到照顧者的不善對待,沒有父母可以及時發現,本應有政府作為監護人會為他們挺身而出,但這個保護神卻「上班打瞌睡」。

香港保護兒童會是法定機構,有近百年歷史,下轄29個服務機構,負責照顧3000名出生嬰兒到16歲的孩童。這個機構組織完善,顧問委員會和執行委員會由社會賢達組成,成員有專業的律師、醫生、社工和學者,理應應付自如地執行該會「追求卓越的服務,倡導及維護兒童的安全、健康和快樂」的抱負與使命。然而,童樂居有80多名職員,現在發現起碼有6人牽涉到向20名孩童大力扯頭髮、拍頭、掌摑,甚至將幼兒拋落地,以及其他形式的體罰,6名職員被捕,當中4人已被革職。

一個機構這樣高比例的員工涉嫌違規犯法,人們不禁會問,這些犯事的員工是怎麼招聘來的,上班前有何訓練,機構的層級管理從上而下有何要求,如何評價工作表現。童樂居的管理層顯然是嚴重失職,否則,虐兒事件不會由外界發現並舉報才東窗事發。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童樂居被揭發的虐兒事件,肯定不是孤例或者偶發,甚至很可能是維持了一段很長時間,而問題沒有「原形畢露」,上級監管的香港保護兒童會以及社會福利署,就罪責難逃。

香港保護兒童會對轄下的機構有監管責任,考核機構的負責人是最起碼的恆常工作,對於轄下機構的年度報告,難道就只是搬字過紙而沒有現場核實?這麼龐大一個機構,就沒有一套內部監督的機制,讓基層員工反映違規的渠道?顧問委員會和執行委員會的成員,對於審核機構的年度報告,也是舉手機器?事情發生後,該會沒有隱瞞而是積極配合警方調查,是唯一見到肩負社會責任的表現,至於成立專責小組調查事件成因和善後,只是賊過興兵,沒有從恒常的機制中發現下屬的失職及違規,以及預防嚴重事件發生的機制,是應該受到譴責的。

社署巡查員求求其其

保護兒童會賊過興兵

享受政府資助8800萬元而沒能兌現服務承諾,香港保護兒童會難辭其咎,但最終責任在於政府。首先,這些孩童的監護人是社會福利署,政府委託服務機構去照顧這些孩童,仍然有責任去看護這些孩童獲得適切的照顧。社署定期派員到童樂居突擊巡查,緣何就沒有發現違規行為,而事件被揭發後,警方只憑看監控錄像就發現惡行纍纍,巡查的社署職員顯然失職,理應追究。

社署以資助方式委託服務機構提供各種服務,從訂定服務範圍和標準,以及服務表現的審核和資金使用的審計,每個環節都有一套標準程序,以巡查方式落實每一個環節也有恆常機制。童樂居事件的惡劣程度、犯事人數的眾多、維持時間的長度,而沒有在這套固有的標準程序中被發現,足以說明這套機制有值得檢討的地方。特首林鄭月娥要求勞工及福利局長督促社署徹查,檢視虐兒事件有否涉及該受政府資助院舍或營運機構管理上的疏忽。這也是一套官場上的既定程序,不足以反映特區政府對事件的重視程度。

隨着警方的進一步深入調查,更多的問題被揭發,希望這只是童樂居一間機構的個別事件。但政府應該舉一反三,徹查其他同類型機構是否有可能出現問題,切實保證孩童的福祉和身心不受傷害。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