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排除政治干擾因素 修例保護知識產權

【明報社評】政府重啟《版權條例》修訂,展開為期3個月公眾諮詢。妥善保護知識產權,對香港創意工業發展非常重要,過去10年,當局兩度提出版權條例修訂,都在泛政治化氛圍下胎死腹中,現行條例針對的主要仍是實體侵權品,完全無法追上數碼發展環境變化,香港要成為知識產權交易中心,有必要早日修例。政府今次諮詢以2014年的修例草案為藍本,戲仿、諷刺、評論時事等二次創作可獲豁免,如何平衡保護知識產權及創作自由,將是諮詢討論重點。網絡世界變化,短短數年可以翻天覆地,社交媒體「迷因圖」二次創作當道,非7年前可比,當局草擬條例亦要與時並進,這幾年歐盟等地處理網上版權問題,累積不少經驗,值得港府參考。

版權條例與時代脫節

修例政治化蹉跎10年

香港發展謀劃長遠,創新科技與文化創意產業,一直被視為兩個重點,然而回首過去10多年的情况,卻是講多做少。鼓勵創新創意,必須尊重知識產權,香港《版權條例》1997年生效,之後因應網絡世界發展多次修訂,然而最近一次修訂已是2009年的事情。當時的科網世界,跟現在別若天淵,智能手機用戶在香港仍屬少數,蘋果手機「最新」型號是iPhone 3GS,手機串流服務未成氣候,人們主要用電腦上YouTube睇片,facebook是年輕人「新玩意」,WhatsApp更是剛剛誕生。商經局長邱騰華近日表示,現行版權條例「落後了10年」,現實是2015年時任商經局長蘇錦樑亦曾說過幾乎一樣的話,說香港版權條例落後接近20年,其實並不為過。

各地爭相發展文化創意產業,香港不進則退,必須急起直追,加強保護知識產權,不能繼續光說不練;中央十四五規劃,首度提出支持香港建設區域知識產權貿易中心,修訂版權條例,完善法規保障,對於推動知識產權貿易發展,更是必不可少。今次是港府10年來第三度推動修例,蹉跎了的時間,已無法追回,唯盼修例工作可以快馬加鞭,早日完成。

政府於2011年及2014年,先後兩度提出修訂版權條例,將規管範圍擴大至所有電子傳送模式,加強打擊網上侵權行為,惟最後都因為立法會拉布,無疾而終。網民最初因為修例草案未有豁免「二次創作」,認為有損網上創作自由、妨礙以二次創作諷刺時事,將修例草案稱為「網絡23條」,大力反對。其後當局因應二次創作問題,同意在2014年修例方案中,豁免與二次創作有關的六類行為,包括戲仿、諷刺、營造滑稽、模仿、評論時事及引用,就連資訊科技界議員亦認為有關安排令網民更受保護,可以收貨,然而版權條例修訂污名化情况積重難返,社會氛圍泛政治化,加上議會內的政治對立,令草案胎死腹中。之後數年,當局都無意再碰這個政治燙手山芋,任由問題繼續延宕,直至最近一年香港政治形勢劇變,政府才敢舊事重提。

政府今次諮詢的提案,大致以2014年草案為藍本,亦無追加「國安元素」,之前提及的二次創作豁免基本保持,至於「認真翻唱」則未有加入豁免之列。有人關注條例未有明確定義何謂諷刺及戲仿等,網民可能誤墮法網,有意見甚至將問題扯到「寒蟬效應」、「窒礙言論自由」的高度。其實之前的修例諮詢,已深入討論過相關問題。

借鑑外地經驗修例

保留二次創作空間

2014年版權草案,沿用英國的「公平處理」做法,清楚列明豁免範圍,當時網民認為定得太窄太死,要求仿效美國做法,本着「公平使用」精神,只列出一系列原則,由法院根據具體案情,判斷有否侵權。現在港府提出的建議,未將諷刺等定義寫死,當局強調的是一般涵義和正常理解,只要符合「公平使用」原則,不會有法律責任,如有爭議,法庭可以通過案例去澄清定義。現在政府重啟諮詢,有關「公平處理」與「公平使用」的問題,當然可以再度討論,然而反反覆覆,「為拗而拗」,只是浪費時間,無濟於事。上載認真翻唱歌曲,是否屬於侵犯版權,要視乎翻唱目的,私人娛樂分享不應有問題,若屬唱「口水歌」牟取利益,當然很可能侵犯版權,不將認真翻唱納入豁免範圍,侵權與否視乎具體情况而定,亦屬合理做法。

版權條例修訂當年拉倒,很大程度是政治問題而非條例本身有重大問題,政府以2014年版權草案作為諮詢起點,可以理解,然而網絡世界日新月異,「迷因圖」(Meme)一類二次創作近年大行其道,跟7年前是兩個世界,當局必須確保法例修訂追得上時代步伐。近年各地都有一些電影公司或創作人,允許網民在「常識範圍內自由使用」劇照去做「迷因圖」等二次創作,所謂「常識範圍」,其實亦無明確定義,一般理解是非商業使用、可戲仿但不可含誹謗成分、使用時註明出處等。有關原則值得當局參考。2019年,歐洲議會通過爭議多時的網上版權法修正案,一方面要求各大網絡平台必須過濾侵權作品,同時為「迷因圖」等二次創作,提供一些豁免寬限。現在港府修例,可以多些借鑑外地經驗。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