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發展科技走自己的路 研發經費需提高效率

【明報社評】科技成就展上周在北京舉行,展品有上天的中國太空站、下海的載人潛水器、陸上走的磁懸浮列車、地底鑽挖隧道的盾構機,這些國之大器能為促進經濟發展而利國利民。美國從另一角度看待中國的進步,國防部長奧斯丁認為中國的國防技術已經對美國構成步步緊迫的威脅,大有叫板中國開啟軍備競賽的意味。中國不會因為美國挑戰而放慢發展科技步伐,但也不應該重蹈蘇聯覆轍,耗盡國庫去跟美國進行軍備競賽。

中國近年在科技上的進步,無論在國防、農業、工業以至創新科技,都有長足發展,深圳今年前九個月的地區生產總值首次突破了兩萬億元,其中戰略新興產業的貢獻很大,科技產品的比重高、增速快,已經成為深圳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科技進步對國計民生產生的促進作用,可見一斑。

科技進步佔領國際市場

美國發起軍備競賽挑戰

科技進步不但可以帶動經濟發展,還改變了中國在國際市場上的地位。過去因為技術落後而要依靠外國,而今在很多領域已經可以打翻身仗,盾構機被稱為在地底游弋的航空母艦,能夠同時在地底邊挖出泥土邊運走,在推進的同時鋪設護土牆,廣泛應用於挖煤、鑽挖隧道,現在已經在俄羅斯、馬來西亞、印尼等國承包工程時使用。興建港珠澳大橋的海底沉管技術,原來是荷蘭的專長,但索價太高而逼得中國要自主研發,現在掌握了這個技術,在興建中的大連灣海底隧道及深中通道工程大展拳腳,相信憑這項技術,今後在國外承包工程也無往而不利。

中國的技術能夠打出去,打破了某些國家原來的壟斷地位,搶佔市場份額,必然會引起矛盾,這是市場經濟的規律,無可厚非。但美國出於在全方位遏制中國發展的角度出發,處處打壓,甚至上升到國家實力競爭的層面。

中國最近發射了一個高超音速的航天器,美國認為是「可攜帶核彈頭的高超音速導彈」。因此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表示,一個非常接近「斯普特尼克時刻(Sputnik moment)」已經來臨。所謂斯普特尼克時刻,是指蘇聯在1957年成功發射人造衛星,在太空科技領先美國,因此美國要舉全國之力反制,從而引發美蘇之間的軍備競賽。美國軍方對於中國科技的忌憚,當中有要求增加國防經費的出發點,但也有向中國叫板,挑戰中國進行軍備競賽的意味。

蘇聯跟美國進行軍備競賽,最後導致國庫空虛,這個教訓中國應該不會重蹈覆轍。然而,科技的軍用與民用,大多時候是先後的關係,更多的是帶動的關係,諸如通訊科技,先用於軍事用途,後在民間廣泛應用,又如航天科技,可以帶動遙感、遠程傳輸、農業育種等等技術。美國指控中國的高超音速導彈,中國認為是可用於民用,外交部發言人表示,這是驗證航天器可重複使用技術,這對於降低航天器使用成本具有重要意義,可為人類和平利用太空提供便捷、廉價的往返方式。

軍用科技帶動商業用途

大學科研經費應該提高

科技的軍用與民用,並非互相排斥的,中國現時雄厚的國防力量,已經到了足以抵禦外敵入侵的地步,而且也毋須以武器的精良來顯示國力,更加沒有使用武力侵佔別國的意圖。所以,發展科技毋須僅以軍備為唯一目標,但也毋須因為技術可能用於軍用而放棄,因為科技的商業用途,可以成為達至國富民強的目的。走自己的路,別國的說三道四,讓他說去吧。

中國目前投放在研究開發的經費總額,已經成為繼美國之後的全球第二,2020年比前一年增長10.2%,但以GDP佔比來看,只有2.4%,全球排十幾,比美國的2.83%還有一段距離。無論從總額與佔比來看,2.4%都是歷史新高,按照國情也毋須跟最多與最大去爭一日長短,如何能夠更有效使用,是眼下更值得關注的事情。

內地的研發經費,政府投入佔23%,企業佔77%,而政府使用的經費比較集中在國家的科研單位,這跟外國更大比例放在大學的情况十分不同。企業的研發開支,近年由於更大的扣稅誘因而更加積極,這是可喜的現象,但企業的本能是着眼於短期的產品開發,鮮有投放在基礎研究和長期的研究項目,中國晶片技術落後,正正是這個因素的必然結果。而國家的科研單位,對研究成果的出路沒有壓力,成效未必能至臻,而大學研究院所得的經費,只佔總額的不足8%。這種比例,應該如何扭轉及優化,值得關注,政府如何改善分配資源的機制,提高科研成就和改善科研經費的效率,應該有所改革。

中國重視科研,已經嘗到了果實,而且還着眼於未來的發展,作出超前的研究,通訊科技的5G技術,領先國際水平,正是體現,今後按照這條符合國情的國策推進,經濟發展以至國力提升,都將可期,若能更有效利用科研經費,就更加無懼別國的挑戰。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