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教育資源預留彈性 殺校勿變亂劈亂砍

【明報社評】縮班殺校危機再現,政府認為學齡人口持續下跌屬結構性,中小學班級數目將要相應調整,具體規模惹人關注。教育是長線事業,不能只看眼前,考慮縮班殺校,應分清短期突發因素與長期結構因素。移民潮和疫情影響總會漸漸過去,反觀「少子化」確是大勢難逆,然而必須指出,低生育率亦非影響學齡人口的唯一結構因素,城市發展、人口政策同樣息息相關,大灣區融合、跨境婚姻、北部都會區等都是變數。教育資源須善用,縮班殺校視乎需要,並非不可為之,惟必須審慎。社會發展機會多,民生有改善,人口自然增加,北部都會區發展快一些,北區學位過剩問題已可能有所不同,政府配置教育資源,宜預留多些彈性,方便日後因事制宜,避免政策反覆折騰。

日前教育局向立法會提交文件,「預告」要縮班殺校。教育局表示,近年本港出生嬰兒數字持續下跌,由2016年逾6萬,降至2019年不足5.3萬,及至2020年,有關數字更跌至20年新低,僅得4.3萬,疫後出生率難料會否回升。當局認為學齡人口變化,與過往10多年情况截然不同,持續下跌屬結構性而非過渡性,採用紓緩過渡措施未必適用,必須及早訂定長遠措施,應對學位過剩,中小學班數將「無可避免相應調整」。針對個別地區長期有大量剩餘學位,局方已開始與辦學團體商討,逐步停辦或重置學校事宜,政府作為官校的辦學團體,將以身作則,停辦或跨區重置長期收生不足的官校,樹立榜樣。

灣區與都會區是變數

不能只看少子化趨勢

過去兩年,香港經歷了前所未有的政治變化和疫情衝擊,有人選擇舉家移民,很多跨境學童則因為疫下未能如常通關回校上課,索性轉校留在深圳讀書,不少內地家長原本有意讓年幼子女來港入讀小一,最終亦打消念頭。新學年復課,不少中小學的學生人數均見減少,過往有較多跨境學童的北區,「災情」最嚴重。根據教育局資料,新學年全港公營小學小一班數,比上學年大幅減少起碼55班,收生斷層問題將隨着歲月流逝,6年後傳導至中學。另外,去年本港生育率大跌,按此推算,2026年適齡入讀小一人口,亦很可能大幅下跌,造成另一個斷層,當局需要及早籌謀,協助辦學團體和中小學應付困難時期,至於是否大舉縮班殺校,必須深思熟慮,避免輕率行事。

移民潮對中小學生源的影響,主要是短期,想走的人走了,高峰過後總會慢慢放緩;同樣,疫情影響亦必有盡時,香港與內地恢復正常通關後,跨境學童總會逐步回升,能否恢復舊觀是另一回事。教育辦學放眼長遠,一所學校由創立到營運成熟,至少十年八載,重開學校成本投入高,僅因短期學位過剩壓力輕率殺校,浪費多年心血固然不值,倘若他朝又因需求有變,需要復辦學校,更顯得之前的決定是自找麻煩。

少子化是發達社會普遍現象,惟這只是其中一個影響學齡人口的結構因素。當下香港發展正處於關鍵時期,大灣區融合、新界北部都會區建設等,皆是重要變數,足以令社會人口面貌未來10多年出現重大變化,從而開創出各種的新可能,這些都是教育資源長遠配置所要考慮的結構因素。

大灣區融合對香港人口結構變化必有影響,具體情况很視乎粵港深三地未來發展,不同趨勢俱有可能,現階段很難斷言怎樣。回顧過去數年,每年5萬多個單程證來港配額從無用盡,隨着內地人民生活質素持續提升,單單因為嚮往繁華生活來港者將愈來愈少,然而另一邊廂,隨着灣區融合,跨境婚姻預料亦將顯著增加,不排除多了內地人以家庭團聚為由申請來港,生兒育女。當然,另一個可能是港夫或港妻選擇在內地生活,近年大灣區愈來愈多港人子弟學校或國際學校,跨境家庭如何選擇,最後一定是看哪一邊生活條件較佳,如果香港居住環境顯著改善、教育質素夠吸引,中小學生源持續下降趨勢,長遠不一定無法改變。

當下北區學位過剩情况嚴重,然而北部都會區建設,長遠理應有助充實北區人口,政府亦預期,北部都會區可容納的人口將達到250萬人,當局若能加快建設進度,可以減輕北區學位過剩壓力,現在大舉殺校,8至10年後不排除北區又出現學位不足問題。

生源預設勿訂太死

縮班殺校審慎處理

社會發展是一個動態概念,常有出乎意料變化,很難準確預測。本世紀初,本地小學生人口下降,政府「手起刀落」縮班殺校,帶來不少震盪,教育界苦不堪言,未料之後出現「雙非童」入學潮,辦學團體和學校又要重新調整,爭學位情况甚至引發社會政治矛盾。現在中小學再現縮班殺校壓力,如有個別學校運作確實出了問題,收生嚴重不足,重新調節教育資源投入,適度整合,當然值得考慮,重置部分學校到新發展區,也是一個方法,然而當局必須通盤考慮問題,殺校不能變成亂劈亂砍。香港未來10多年發展變數甚多,教育資源配置應預留空間彈性,能夠及時因應新需求新變化而調節,不應將預設定得太死太緊。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