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造地不力責在政府 房屋問責涵蓋高官

【明報社評】公屋短中期供應面臨斷層,行政長官表示會督促房委會盡快建屋,甚至考慮引入機制,向房委會問責。房委會建屋速度不及私人發展商,任何有助提升效率的做法都應該考慮,然而香港房屋問題水深火熱,最大責任一定是政府。公屋輪候時間愈來愈長,說到底是因為政府造地不力,以房委會作為代罪羊,予人觀感是推卸責任。近年房委會建屋速度放慢,一大原因是接收的地盤多為「生地」,房委會變相要兼負土地開發工作,政府一日不大刀闊斧壓縮造地流程,扭轉龜速造地情况,建屋步伐難望顯著加快。比起引入機制單單向房委會問責,香港更需要一套目標為本的土地房屋問責機制,主事官員辦事不力未能達標,就要承擔責任,這樣才合理。

等上樓時間愈來愈長

房委會不應成代罪羊

根據房委會數據,由2020/21至2024/25年度,出租公屋及綠置居的總供應量約為6.7萬伙,平均每年只得1.3萬多伙,2024/25年度情况最惡劣,供應量將跌至5500伙,數字是回歸以來最低,政府承認未來10年公營房屋供應「頭輕尾重」,後5年房屋供應量需要倍增「追落後」,能否做到還是未知之數。未來數年公屋建屋量面臨斷層,不排除輪候公屋時間「破6」(超過6年),至於劏房戶數目,亦可能由目前的20萬,再向上攀升。房委會委員促請政府加快造地進度,避免等待上樓時間進一步延長,然而新一份《施政報告》,看不到當局有何良方顯著增加短期供應。

《施政報告》提出的覓地建屋措施,大多放眼長遠,北部都會區也好,明日大嶼也好,以現有開發速度,最快都要10多年後方能見地見樓,遠水難救近火。當局缺乏良方顯著增加短中期土地房屋供應,眼前止痛方法,主要只有過渡房屋、劏房租務管制,以及向公屋申請戶發放現金津貼。現時公屋輪候冊累積25.46萬宗申請,平均輪候時間增至5.8年,日前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受訪,重申3年上樓是政府目標,房委會有責任盡快建屋,政府下一步將檢視房委會建屋流程,研究是否有壓縮空間,她會督促房委會多用「組裝合成」等建築新技術加快建屋,同時亦可考慮引入機制「體現問責精神」,初步構思是倘若房委會建屋速度慢,便改由房委會代替政府,向輪候公屋逾3年市民支付現金津貼。

2000年前發展的新市鎮,諸如天水圍、將軍澳、東涌等,規劃至入伙平均只需7年多;相比之下,踏入新世紀以來,古洞北、洪水橋等新城鎮項目,發展時間長了一倍還不止。房委會建屋速度較過去慢,任何可以加快步伐的新技術,當然應該積極採用。由打樁到建築工程完成,房委會一般需要4至5年時間,組裝合成建屋,可以縮短建屋所需時間,政府首個組裝合成公營房屋項目「東涌99」,12層高大廈合共240伙,由動工到落成預計只需3年,然而必須指出的是,組裝合成建屋並非萬靈丹,倘若地盤面積太小或太陡峭,便較難運用相關技術。以往政府大規模造地填海,交予房委會建屋的地盤,一般較為「四正」,相比之下,過去10多年政府造地不力,勉強找來興建公屋的地皮,不少都是「三尖八角」,根本不利房委會使用組裝技術。

房委會是法定機構,靠公帑支持運作,從公共財政角度,輪候公屋人士現金津貼由政府抑或房委會支付,只是「左袋右袋」之別,不會加快建屋,何况公營房屋未來數年供應不足,主因並非房委會「歎慢板」, 而是政府造地不力、土地開發過程冗長、條條框框太多,若說問責,頭號對象應該是政府。房委會建屋速度不如從前,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近年房委會接收的地盤多為「生地」,尚有很多造地流程要走,不似「熟地」般可以直接建屋。政府變相將土地開發責任交予房委會,單是前期規劃及諮詢等程序,房委會便要花很多時間,倘若收地遇上阻力,問題就更複雜。按現行的造地機制,「生地」變「熟地」隨時要花10年以上,比起壓縮公屋建築時間,大幅精簡造地流程明顯更為重要,拆牆鬆綁並非房委會能夠處理,責任一定在政府身上。

覓地建屋「目標為本」

告別劏房須行動承諾

造地建屋必須以「目標為本」而非「程序為本」,簡化土地開發流程,發展局早在3年前已成立專責小組跟進,迄今只作過一些小修小補,蹉跎歲月;現在當局提出全面檢視有關城規、填海、路政及收地的條例,爭取明年上半年提交建議,有多進取還得走着瞧。香港居住問題持續惡化,市民耐性消耗殆盡,過渡房屋等措施只是事急馬行田的手段,絕非「妙策」,更非「政績」,當局要有切實的承諾和行動,令公眾相信政府確有解決問題的決心,不會空談願景。香港確需一套強而有力的問責機制,督促官員覓地建屋,涵蓋對象絕不應該只是房委會。中央希望香港告別劏房籠屋,特區政府卻沒有作出明確承諾,糾纏於劏房定義;林鄭重申3年上樓目標,卻沒有提出分階段實現的時間表。政府不給自己定下死線硬目標,問責從何說起。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