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職工盟解散影響工運 政府顧基層須助勞工

【明報社評】繼教協之後,另一個歷史悠久的勞工界組織「職工盟」,日前亦決議解散,31年工運之路走到盡頭,主因不在爭取工人權益,而是政治活動中的角色。反修例風暴期間,職工盟曾響應罷工罷市,最近又被質疑違反《港區國安法》,當局強調徹查追究,職工盟在壓力下解散,不代表所有事情告一段落。職工盟成立的初心,是推動獨立工會運動,爭取勞工權益多年,其解散無可避免令本地工運少了一把重要聲音。港式資本主義遊戲規則長期偏向商界,勞工保障百孔千瘡,現在香港政治進入新時代,中央強調治港者要貼基層,港府若不正視剝削勞工情况,只會助長社會矛盾,埋下不穩定因素。

職工盟踏政治不歸路

協助勞工職能待填補

香港職工會聯盟1990年由劉千石、司徒華等人創立,積極推動獨立工會運動,全盛時期有超過80個屬會,涵蓋很多行業,諸如運輸、建築、零售、清潔等,由1990年代初的香港電話工潮,到3年前的屋邨外判清潔工追討遣散費,本地多場大型工運工潮,皆可見到職工盟身影。另外,職工盟亦有成立專業培訓中心,每年與政府法定機構僱員再培訓局,合辦數以百計課程,支持勞工教育及再培訓工作,粗略估計每年有過萬人報讀。職工盟的基本屬性是勞工團體,然而無可否認,它亦有很強的政治性,職工盟成立宗旨有四,第一點是壯大工會力量、爭取勞工權益,第二點就是維護基本人權、促進全面民主。就像上月決議解散的教協,職工盟解散,主要涉及政治因素。

由前年反修例風暴,到去年港區國安法實施,香港政治形勢變化劇烈。教協在反修例風暴期間,未與暴力清晰切割,未有高調反對罷課,職工盟則積極響應網上罷工罷市號召。港區國安法實施後,當局執法不手軟,高舉政治旗幟的「新工會」紛紛解散,教協、職工盟等「老牌組織」亦面臨很大壓力。職工盟在反修例風暴中的角色、與外國組織的聯繫,以及跟一些激進新工會的關係等,全都成為審視對象,部分組織成員和很多屬會認為難以再運作下去,解散是「無奈決定」,保安局則重申,一個組織及其成員的刑責,不會因解散或辭職而抹走,警方會繼續全力追究涉嫌違法的組織及人物,包括仔細調查曾收受外國政治團體捐款的本地組織。職工盟強調沒有違法,惟承認不知道解散後政治風險會否消除,後續發展,仍得走着瞧。

勞工組織也好,專業團體也好,組織成立的初心,首要都是維護業界工作者應有權益,這不是說它們不可以有政治傾向,惟主次之別始終要確立。2011年教協創會會長司徒華逝世,時任教協副會長張文光曾形容,「真正的教協,大部分的工作是教育和教師,政治不足十分之一」,然而過去10年,香港社會泛政治化,抗爭手段亦激進化,很多組織都將政治訴求放在首位,深陷激烈政治鬥爭之中,反而令自身屬性變得模糊,面對政治環境劇變,才發現「無彎轉」。教協與職工盟皆是在此政治背景下,走上解散之路,可是它們在香港扎根多年,本身早已肩負起很多社會職能和角色,倉卒解散遺下的空白,要一下子填補,並不容易。

港式資本主義剝削

勞工保障千瘡百孔

職工盟解散,即時影響是很多培訓課程面臨「爛尾」,其他跟僱員再培訓局合辦的課程,亦要重新安排,政府應主動牽頭處理,減低影響,不過話說回來,職工盟不少課程,其他機構亦有提供,至於少數獨家課程,只要市場有需要,假以時日總有人開辦,這些都是較易處理的問題。相比之下,一些缺乏資源、連固定會址也沒有的弱勢工會屬會,突然失去職工盟的支援,所受影響將大得多。

當然,香港不止一個工會聯盟,沒有職工盟,不等於勞工界再無機會跟僱主討價還價,然而必須承認的是,職工盟與工聯會除了政治上各歸一邊,推動工運理念亦有重大分別。雖然兩者皆強調打工仔有權罷工,惟工聯會認為,罷工應該是最後手段,職工盟則認為罷工並非最後手段。2007年紮鐵工人工潮,以及2013年葵涌貨櫃碼頭工潮,職工盟都扮演了領導角色。少了職工盟,某程度確是少了一把重要聲音,以及少了一條強硬爭取勞工權益的路線。

香港長期奉行放任資本主義,勞工保障嚴重不足,法定最低工資制度,10年前始告實施;標準工時討論多時,至今再無下文;取消強積金對冲制度,談了廿年,結果還是處於膠着狀態,現屆政府面對商界壓力,放棄在任期完結前落實修例,令人遺憾。中央要求治港者接地氣貼基層,特區政府有責任加強保障勞工權益,這既是為了糾正港式資本主義對勞工的壓榨,更關乎社會穩定及一國兩制行穩致遠。當局應多聽勞工意見,同時要求工商界多負社會責任,不要以為少了一個立場強硬的勞工組織,就可趁機剝削工人。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