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良政善治要接地氣 為民生勿畏事避難

【明報社評】十一國慶前夕,中聯辦主任駱惠寧落區走訪基層,包括探訪籠屋住戶,中聯辦表示,未來一周將有更多幹部「深入基層社區」,此類了解民情活動,往後將常態化。內地治理文化,重視社會調研,「沒有調查,沒有發言權」,中聯辦落區常態化,意在突出聯繫對象涵蓋社會不同階層,亦跟港澳辦主任夏寶龍要求特區治港者「貼基層、接地氣」遙相呼應。說港府高官沒有落區,也許並不公道,然而論頻密和深入程度,遠遠談不上理想,昨天多名司局長紛紛落區,但願是改變的開始。良政善治之路,體察民情是開始,官員還需肯幹事、能幹事、幹成事,辦事拖拉得過且過,迴避定下清晰工作目標及時間表,施政難有顯著進步。

中聯辦重大日子落區

儀式化帶出重要信息

駱惠寧這次落區,行程包括走訪漁民、數碼港創業青年、社區居民商戶,以及籠屋住戶。過去中聯辦官員較少落區探訪,前主任張曉明落區了解安老服務,向院舍長者拜年,以及探訪社企餐館,已是少數高調例子。相比之下,駱惠寧以中央大員身分,去年就任中聯辦主任,迄今已是第4次落區。這一改變,某程度折射了香港政治環境轉變,中央關注香港經濟民生問題,解決社會深層次矛盾,事關一國兩制行穩致遠,中聯辦積極聯繫對象不僅是政界、商界、社會精英,還包括基層市民。

駱惠寧上次落區,是在今年七一。去年國慶日,駱惠寧在官方慶祝活動後的首個公開行程,不是出席政商宴會,而是落區探訪長者及劏房戶,背後帶出的政治意涵相當明顯。今次駱惠寧選擇在國慶前夕再落區,不排除中聯辦主任「十一」前後落區,日後將成為慣例。內地官場文化,着重特殊日子的政治符號意義,選擇十一、七一等大日子落區探訪基層,並將之「儀式化」、「規律化」,本身便是向社會傳達信息,反映了中央長期關注所在,突出特區政府應有的為政理念,以及推動政策重點。根據中聯辦說法,駱惠寧今次落區,可視為未來一周中聯辦幹部「深入基層社區」了解市民生活的序幕,此類活動常態化,反映中聯辦不再忌諱以較高姿態在香港活動,存在感亦會愈來愈強。

今年7月,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發表講話,期望本世紀中葉香港告別劏房籠屋。夏寶龍談及治港者5項要求,包括善於為民辦實事,以及破解社會發展的各種矛盾和問題,前者叩問所為何事,後者關乎辦事執行。夏寶龍明確提到,治港者要接地氣、貼基層,做事注重調查研究,敢硬碰、善作為。駱惠寧一再落區探訪劏房及籠屋居民,所傳達的政治信息,跟夏寶龍的講話,可謂異曲同工。駱惠寧探訪籠屋住戶,慨嘆「耳聞不如目睹」,心裏感到沉重,有關說話顯示,他之前已在留意相關問題,視察前已有一定了解。發展理念「以人民為中心」,看似理所當然,現實卻不然,香港房屋問題正是反面教材,特區政府再不盡快解決,有負中央所託。

內地幅員廣大,對主事者而言,地方事務眼見為實,不能單看地方報告。這亦是為何內地管治文化,非常重視實地調研考察,「沒有調查,沒有發言權」,更是中共黨史中80句經典口號之一。相比之下,香港官場並無這種落區政治文化。當然,這不是說特區高官從不落區,可是無論頻密度和深入度,都不算理想。現屆政府上台之初,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曾承諾,新政府官員會「定期」落區,掌握民情民意,然而現實發展卻是另一回事。高官落區有若「王小二拜年」,由於只是偶爾為之,加上政治不信任嚴重,一般市民自然更傾向認定高官落區純為「做騷」。

特區高官要貼地

敢作敢為幹成事

誠然,高官落區減少,跟近年官民對立嚴重有關,可是高官也應撫心自問,究竟是否「始終貼基層」和「接地氣」。除了個別高官相對積極落區,很多官都是「網誌寫得多,市民見得少」,偶然落區大多只是為了宣傳政策措施;去年初疫情爆發,特首與多名司局長齊齊落區,視察防疫執行情况,為前線人員打打氣,算是較有規模的一次,惟性質跟深入基層了解始終有別。駱惠寧周四走訪基層,昨天多名司局長和議員亦紛紛落區,有人揶揄高官表現,有局長則強調有走入群眾,了解各種民生問題。無論如何,特區政府施政必須更接地氣,特區高官更積極落區,始終是好事。當高官們都勤落區做實事,做騷觀感自然會減退。

良政善治需要多去了解基層、避免政策閉門造車,然而單單是了解聆聽並不足夠,政府還須有付諸行動的決心和執行力,亦即夏寶龍所說的「能幹事、幹成事」。這些年來,特區政府經常受制於既得利益及泛政治化的阻力,不少官員慣了畏事避難,很多施政大計,要麼沒有明確落實時間表、押後再押後,要麼沒有明確目標,又或將目標定得很低。油旺重建空有漂亮藍圖,並無時間表;垃圾徵費立法雖然通過,2023年能否落實,還得再交立法會決定。類似的事例,可謂罄竹難書。電子道路收費,港府38年來4度進行研究,中區先導試點,原定最遲去年推行,至今仍無寸進,研究復研究,諮詢復諮詢,明知符合整體利益,卻總是不肯拿出決心去做,豈有良政善治可言。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