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電子垃圾山亂象離譜 處理公害須急民所急

【明報社評】元朗廈村一帶多個工場出現巨型垃圾山,存放大量五金廢料,其中一座跟民居相距不足100米,廢料處理場不僅產生噪音,還排放大量粉塵,村民日常生活,觸手所及處處是灰,除了忍受塵埃異味,還要為空氣中是否含有重金屬微粒,擔驚受怕,政府跟進處理,予人感覺是「踢一踢郁一郁」,完全幫不到受影響居民,不同部門只管分內事,各自為政,未有急民所急。外界關注垃圾山和金屬廢料工場運作,是否存在多項違規問題,當局有責任認真追究,最起碼也要遏止亂象,保障居民健康。政府連如此明顯的環境污染公害問題也搞不好,試問公眾又怎會相信,當局有決心、有能力解決更棘手的社會深層次矛盾。

廢料廠粉塵漫天

政府執管惹質疑

不少人眼中,垃圾山只會在貧窮落後地方出現,然而香港這樣的富裕社會,一樣有垃圾山,堆放的主要是五金廢料、電子垃圾等。有廢料回收業者涉嫌從外地入口電子洋垃圾,從中篩選可以轉售或變賣的物品,餘下無法出售的廢物,估計最終都是送往本港堆填區,「垃圾山」正是廢料臨時堆放之地。環保團體最近發表調查,懷疑新界至少有35個工場違規作業處理電子垃圾及金屬廢料,形成多個「垃圾山」,最高者料達8米,部分更涉及霸佔官地。元朗廈村一帶的巨型垃圾山,正是其中之一。有居民投訴,區內一間鋁廢料處理工場,產生嚴重噪音及大量粉塵,嚴重影響居民生活,村民多次向環保署投訴,卻不得要領,問題至今仍無顯著改善。

資料顯示,涉事五金廢料工場3年前開始運作後,附近最少3幅土地被闢作儲存廢料,形成不止一座垃圾山,其中一座更與毗鄰鳳降村相距不足百米,環團與記者早前到現場一帶了解,發現廢料工場機械噪音甚大,周圍灰塵漫天,帶有異味;附近居民表示,粉塵四處飄揚覆蓋戶外植物,就連樹葉滴下來的雨水也帶灰白色,至於室內家俬也經常鋪上一層粉末,清理後兩三天又重現,很擔心粉塵含有重金屬微粒,影響健康。環團於工場外圍及百米外民居,分別量度微細懸浮粒子(PM2.5)濃度,兩者皆高出世衛標準,亦較同一時間環保署北區監察站PM2.5量度數值高出一大截。

良政善治千頭萬緒,最基本就是幫民眾解決日常生活問題,讓民眾有實實在在的幸福感。民生無小事,對廈村一帶受影響居民來說,噪音污染的問題,乃是每天都要面對的切膚之痛,然而政府的反應,不見得有急民所急,不同部門各自為政,所作交代未能釋除居民疑慮,所說的跟進也搔不着癢處,留下這樣、那樣的尾巴,突顯官僚作風,不接「地氣」。

縱容破壞添污名

不利客觀論棕地

根據環保署的說法,涉事五金廢料工場3年共收8宗投訴,署方派員到受影響民居調查及量度噪音,並未超出法定標準,至於該廠是否符合廢氣排放標準,署方並未提及。關於附近垃圾山的問題,環保署早前僅表示,已發出「空氣污染消減通知」,要求相關人士限期內「完整遮蓋儲存物料堆」,避免粉塵四散。規劃署表示,廢料工場雖位於住宅地帶,但它在相關規劃審批前已存在,故不構成違例發展。地政總署則稱,重視該區有佔用官地情况,已飭令霸佔者在限期前停止佔用及移除土地上物件,惟未說清楚涉事廢料工場是否包括在內。政府部門官話連篇,執管有多緊,跟進有多嚴,受影響居民聽完也不甚了了,觀乎過去土地執管拖拖拉拉的情况,村民絕對有理由擔心,垃圾山、廢料場等問題,不知要等多少年方能解決。

疫情打亂全球供應鏈,很多原材料和電子零件供應均見緊缺,電子廢物和五金廢料有價有市,為免回收處理過程導致污染,環保工夫必須做好,政府有責任確保規管、執管到位,同時亦要留意電子金屬廢料進口情况,提防洋垃圾湧港。部分經營者涉嫌違規作業,任由廢物露天堆放日曬雨淋,重金屬等有害物質,可能隨雨水進入地下水道或泥土,造成嚴重污染,危害附近居民健康,政府必須嚴肅跟進,認真整頓。另外,垃圾山背後牽涉的棕地非法作業擴張問題,當局同樣需要正視。

本港不少棕地確有重要經濟作業正在進行,若想改劃土地用途,必須先解決安置問題,覓地建屋一刀切「先棕後綠」,是將問題過度簡化,可是部分棕地亂象嚴重,也是事實,工場違規作業佔用官地、電子廢料堆積如山,全都不應該出現,政府縱容這類破壞土地行為,不僅影響環境,還可能妨礙社會客觀理性看待土地開發問題。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