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走私猖獗水警殉職 灣區合力打擊犯罪

【明報社評】水警高級督察反走私殉職,這是繼去年初海關巡邏艇被撞翻側後,再有執法人員墮海遇難,突顯海上走私活動猖獗,亡命之徒恃着快艇馬力大「夠斤両」,無懼執法人員追緝,甚至驅艇硬撼,當局有必要檢視紀律部隊反走私的裝備,提升戰力與犯罪集團周旋。內地經濟蓬勃,肉食需求強大,受國際貿易和關稅等因素影響,近年內地的進口及本地肉食價格相差較大,惹來犯罪集團垂涎,大規模走私凍肉,形成跨省產業鏈,珠江口沿岸成了走私黑點。犯罪集團看準香港與粵深當局執法的「盲眼位」,明目張膽從事不法勾當,這是整個大灣區的問題,港府應跟粵深珠澳等地政府加強合作,打擊走私集團。

「大飛」走私快又狠

執法裝備須加強

殉職高級督察加入警隊十四載,也是水警史上首名女性擔任小艇指揮官,負責帶隊追緝走私及非法入境者。上周六早上,她與3名同袍駕乘一艘「多重任務截擊艇」,在西部水域沙洲一帶巡邏,發現走私高速快艇(俗稱「大飛」),展開海上追逐,水警截擊艇遭「大飛」猛撞沉沒,艇上4人墮海,其中3人獲救,女警失蹤,遺體昨早在二澳附近發現。根據警方說法,事件4名水警皆有穿救生衣,截擊艇上亦有足夠安全措施。

今次已非首度有執法人員在沙洲一帶水域殉職。去年1月,5名關員駕乘海關淺水巡邏艇,在沙洲對開追截兩艘懷疑走私凍肉快艇,海關巡邏艇被撞翻轉,3名關員墮海喪生。警方與海關近年多次表示,近年海上走私活動愈益猖獗,走私集團在沙洲一帶部署多艘「大飛」,以參與機場三跑的大型工程船作掩護,將走私貨物由躉船吊運至「大飛」,再高速向內地方向駛去。這些走私快艇硬淨之餘,機動性亦高,亡命之徒為了逃走,不僅夠膽驅船硬撼執法船舶,也無視海上其他船舶安全。網上片段顯示,走私快艇聯群結隊在西部水域「行軍」,旁若無人,有本地船家還稱,入夜後曾目擊大批沒亮航行燈快艇飛馳向內地水域,一般船艇為了安全,晚上都會避免駛經涉事水域。

走私集團目無法紀,草菅人命,當局必須加強打擊,將犯罪分子繩之以法。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加強反走私執法,首先必須強化海上執法裝備。目前橫行於西部海域的走私快艇,不少配備了4至6部舷外機,馬力強大,一般的海關巡邏艇,完全不是對手,雖然水警裝備整體較海關的優良,可是面對這些「超級大飛」,一般大型水警輪亦很難追上,很多時候只能採取被動的「驅趕」策略。當然,水警亦有一些高速快艇,例如今年中投入服務的8艘「多重任務截擊艇」,亦裝有3台舷外引擎,然而今次奮戰不敵,難免令人關注目前水警的精銳戰力,是否有制勝把握。

海上反走私,講裝備、講訓練,更要講跨境合作。去年初疫情爆發後,香港與內地無法如常通關,陸路「走水貨」無以為繼,理論上會助長海上走私活動,然而必須留意的是,現時在珠江口一帶的走私活動規模,跟港人之前所談的「走水貨」,可說是兩個層次的事。近年內地犯罪集團主力走私的貨品,不是奶粉,而是凍肉、貴價海鮮及一些高檔消費品,無論是去年海關巡邏艇遇難,還是今次水警快艇出事,事件皆涉及懷疑走私凍肉的「大飛」。不了解內地情况,以為在深圳或珠海搞一兩個免稅購物城,就可以解決本港水域走私猖獗問題,其實是一廂情願,不可能對症下藥。

走私凍肉「全國產業鏈」

灣區執法克服「盲眼位」

近年內地生活水平提升,民眾對肉食等需求大增,本地生產不夠,唯有加緊入口。內地對入口凍肉有嚴格檢查和規定,另外還有關稅,有不法分子遂看上走私凍肉的龐大需求和豐厚利錢,千方百計從雲南、兩廣等孔道走私凍肉,早在疫情之前便如此。根據深圳當局說法,2019年以來,內地豬價急漲,加上國際貿易因素影響,各類肉食國內外市場差價較大,導致珠江口沿岸凍肉走私案件大增。走私集團建立起一條「全國產業鏈」,香港快艇走私僅為其中一環,廣州增城警員曾發現,有走私凍肉經水路由香港運入廣東,以增城、東莞等地作中轉站,稍後再運往全國多地,走私集團透過社交媒體招聘人手,負責卸貨、拆貨和運輸。只要了解到事情的複雜性,便可知道單靠香港一己之力,無法有效解決眼前走私問題。

大灣區融合,牽涉各方各面,打擊跨境犯罪,乃是其中之一。走私快艇出入香港西部水域有恃無恐,不僅因為它們速度快,還因為內地水域近在咫尺,即使在香港範圍被追捕,一逃入內地水域,香港水警無權越境執法,只能鳴金收兵。走私集團利用香港與內地執法機關的「盲眼位」,從事犯法活動,港府必須跟粵深珠澳等地攜手合作,加強執法,方能有效打擊。當局應研究,兩地前線執法人員可以怎樣加強協調,不讓走私快艇逃逸,同時亦應考慮成立專責小組,與大灣區其他城市共商反走私策略。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