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兩岸同申入CPTPP 紛爭蔓延國際經貿

【明報社評】就在中國大陸向《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CPTPP)提交了申請加入書面信函6天後,台灣亦於上周三申請加入CPTPP。雖然台灣行政院政務委員鄧振中聲稱,台灣的申請與大陸的申請沒有直接關聯,但輿論普遍認為,台灣此時提出申請,是有意與北京一別苗頭,背後或有國際政治背景。而作為CPTPP最大經濟體兼今年輪值主席的日本,對兩岸的申請表現出不同的態度,令此事成為國際上對「一中」原則的新挑戰,CPTPP將成為台灣與大陸對抗的又一新的角力場。

兩岸經貿都有誘因

惟難避免政治干預

國際經貿從來擺脫不開政治,CPTPP的前身,是美國奧巴馬政府發起的《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TPP),旨在經濟層面抗衡中國。2017年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退出後,其他11個談判國於2018年達成了沒有美國的CPTPP,抗中色彩轉淡。目前成員國包括澳洲、日本、加拿大、新西蘭、新加坡、越南、墨西哥、秘魯、智利、文萊、馬來西亞,覆蓋近5億人口,為全球第三大自貿區,經濟總量佔全球GDP的13.5%。

從經貿角度,大陸和台灣都有加入CPTPP的需要,對大陸來說,CPTPP不僅涵蓋「區域全面經濟伙伴協定」(RCEP)的7個伙伴國,還多了4個美洲國家,加入有利於打破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CPTPP准入門檻較高,啟動相關談判,有助倒逼國內在知識產權、勞工標準、環保、數據安全、國企等方面的改革,加快經濟轉型升級;對台灣來說,近20年來全球區域自貿協定(FTA)新增600多個,台灣卻只有4個象徵式、佔其貿易總額僅0.4%的FTA協定,隨着2013年兩岸服貿協定在立法院被卡後,台灣的FTA協定就再無進帳,加入CPTPP,可追搭全球貿易自由化的時代列車。

不過,當今的世局演變,難免令兩岸加入CPTPP變得政治化,首先,CPTPP中的主導者日本和澳洲,目前的對華關係都出現嚴重倒退;其次,兩岸關係近年也高度緊張,各種協商管道全面中斷。對於中方入會,日、澳或持消極態度,但由於中國大陸擁有廣闊誘人的龐大市場,阻攔中國入會或會影響其他成員國的利益;而台灣的入會申請,懷疑背後有美日等國的影子,用來對冲中國大陸入會案。由於CPTPP吸納新成員需要「共識決」(consensus mapping),任何一國反對都無法成事,所以兩岸入會之事,背後政治角力難免。

兩岸就申請入會已經隔空「開戰」,在北京,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表示,「堅決反對台灣地區加入任何官方性質的協議和組織。」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則表示,台灣參與區域經濟合作,必須以「一個中國」原則為前提。台北則譴責大陸「霸凌台灣」,稱北京「無權置喙」。

對於中方的申請,星、越、大馬等國已表達歡迎的態度,作為CPTPP今年輪值主席國,日本對兩岸申請案態度迥然不同,對於北京的申請,副首相兼財相麻生太郎質疑,「(中方)真的能遵守規則嗎?真的能嗎?」而在台灣提出申請後,外相茂木敏充第一時間表示「歡迎」。

台灣今次申請以「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TPKM)」、副名「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的名義加入CPTPP,與加入世貿組織(WTO)的名稱一致,表面低調務實。但台灣當年加入WTO,以及後來加入亞太經合組織(APEC),背景都是兩岸達成某種默契,並獲得國際認同,這就是北京所說的「一個中國」原則。而且,WTO也好,APEC也好,成員都不全是主權國家,香港作為地區或單獨關稅區,也是成員。日本官房長官加藤勝信日前就聲稱,CPTPP規定新加入者為國家「或單獨關稅區」,故台灣加入「在協定上是可能的」。中國駐日使館隨即敦促日方,「慎重妥善處理CPTPP涉台問題」,避免給中日關係帶來進一步損害。

台灣成對華要價籌碼

一中原則再面臨考驗

近年由於中美關係惡化,歐美日的「一中」立場出現鬆動。今次台灣的入會案,很可能會被拿來作為對中國入會要價的籌碼,也是「一中」原則在國際上再度面臨考驗。美國雖不是CPTPP成員,但對成員國影響力很大,今次也不會放棄打「台灣牌」的機會。

申請加入CPTPP,現在兩岸處在同一起跑線上,單從入會標準看,台灣似乎更接近達標,但無論從市場規模、經濟體量,還是與成員國之間的經貿關係緊密度來看,大陸都具有更多優勢。儘管兩岸任何一方,入會都要經過漫長的逐個會員國談判過程,但正如台灣行政院政務委員鄧振中所說,若大陸先入會,會對台灣入會案形成相當風險。至於會否如WTO般,兩岸幾乎同時入會,則要看幕後的博弈。如果說大陸入會的主要障礙,是國內的經貿制度和政策的話,台灣入會,則需翻越「一中」這座大山。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