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選委面目認知待清晰 良政善治須實踐檢驗

【明報社評】中央修改香港選舉制度,周日的選委會界別分組選舉,是新制度下首次選舉,由議題設定、選民基礎、投票率等,各方面都跟以往很不一樣。有人形容這是由「劣質民主」轉變為「優質民主」,有人則批評選舉結果「近乎清一色」、「開民主倒車」,如何評價很大程度取決於政治立場,唯一肯定的是過去沿用的「建制-泛民」分析框架,已不再管用。客觀而論,今屆選委會選舉的競爭性,確比以往低一截,部分選委的政綱簡介相當籠統,日後打算如何行使權力亦不清楚,對很多市民來說,選委會整體面目仍甚模糊。今次選舉體現了「愛國愛港者治港、反中亂港者出局」,至於如何促進良政善治,還需更多時間觀察。

選舉制度範式已轉移

泛民建制框架變過時

今年3月,全國人大通過修改香港選舉制度,落實「愛國者治港」,香港政治生態迎來根本轉變,3場重要選舉接踵而來,選委會是第一仗,對之後的立法會及行政長官選舉,也有重要影響,1500名選委不僅負責推選特首,還會直接選出40名立法會議員,以及就所有參選人提名把關。選委會職權擴大,在新制度下發揮關鍵作用,然而必須承認的是,今選舉氣氛談不上很熾熱,昔日建制派與非建制派傾力動員宣傳場面不再,選民基礎大幅減少,公眾關注度亦明顯下降,選舉後最多人談論的,甚至不是選舉結果,而是為何區區點算4000多張選票,居然也會「倒瀉籮蟹」,由物流搬運票箱到電子點票都出現問題,官僚「甩轆」不濟,花了10多小時才完成點票工作,令人費解。

今屆選委會,合資格選民人數由上屆20多萬,變至不足1萬,絕大部分選委席位均為當然委員,又或在界別沒有競爭下自動當選。周日的選舉,只涉13個界別,由412人競逐364席,選民人數不足5000,部分界別更是以「團體選民」為主,結果是很多界別投票率都很高,個別甚至達到100%,然而由於新舊制度差別太大,將今屆投票率拿來跟上屆比較,並無意義。

回首過去數十年香港政治發展,所有人都慣了以建制對非建制的視角,看待大大小小選舉,然而這個分析框架在新制度下已失去指導作用。反修例風暴期間,傳統民主派跟激進派「兄弟爬山」,互相呼應不切割,其後更提出「35+」攬炒計劃,中央認為必須落實「愛國者治港」,整個選舉制度新設計的核心,就是將「反中亂港」勢力連根拔起,不容他們進入體制。今次選舉打着「非建制派」旗幟的參選者,少如鳳毛麟角,唯一當選的狄志遠,很多泛民支持者早已不視之為同道人。當然,什麼是「非建制」、什麼是「親建制」,界線怎麼劃,其實也很取決於政治觀點與角度。舉例說,一些循專業界別成為選委的人,以往其實並沒有太多政治色彩,着眼的就是代表業界發聲,以「建制」、「非建制」這一舊框架去標籤他們,在新形勢下其實亦未必合適。

今次選委選舉,無法再用以往的政治坐標去觀察分析,除了「愛國者治港」外,很多事情都看不透,立法會選舉、行政長官選舉會朝什麼方向發展,現階段更無從評估。有學者認為,香港將從「對抗型政治」走向「協商型政治」,有意見甚至認為,今次選舉標誌香港朝向良政善治邁出了一大步。過去10多年,「對抗型政治」確令香港嚴重內耗,當局施政寸步難行,重建「良政善治」當然是好事,可是這個願景能否成真,仍得走着瞧。「協商型政治」初步看來確是眼前發展方向,可是這種政治新形態,是否有助香港革弊興利,同樣需要時間觀察。

部分選委政綱含糊

利益取向左右大局

這次選委會選舉,部分界別的席位,僅比參選人數略少一些。有參選者表示,只要不是等額選舉,自然就有競爭,人人都要落力向所屬界別拉票,不能托大,惟無可否認,今次選舉的競爭性,明顯遠遜從前。選舉競爭大,好處之一是參選人必須努力多向選民解說政綱和主張,爭取支持,選民基礎愈大,解說工作亦必然愈多。觀乎今屆選舉,部分選委向外介紹政綱,說得非常籠統,說得最多是「擁護基本法」、「愛國者治港」一類口號,有時甚至只得寥寥數字。

當然,並非所有參選人皆如此,一些專業界別參選人為了拉票,有向所屬界別選民交代較具體政綱,然而必須承認,一般市民並不清楚選委們在一些重大社會、經濟、民生議題上,秉持什麼立場,因而覺得選委會面目模糊,不知道他們在之後的兩場選舉,將把香港引領往何方。新一屆選委,在愛國者治港這面旗幟下,政治同質性必然較高,至於利益方面的同質性,則是一個問號。選委會由社會不同界別組成,每個界別都有其自身利益和視角,理論上,所有選委在反映界別意見之餘,也應該顧全大局,以公共利益作為最大公約數,倘若任由私利凌駕公益,就會淪為特權小圈子。香港能否實現良政善治,還看選委們日後有何表現。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