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減負措施力度空前 高考沉重壓力不改

【明報社評】內地中小學生今年有一個極不一樣的「開學禮物」,學校將會少給作業及考試,家長不能再帶他們去課外補習。這個由中共中央和國務院聯合頒發的「雙減令」,學校會照章辦事,家長的意見分歧,對於減輕經濟負擔自然高興,但雙減令可能會降低考上頂尖大學的機會,則高興不起來。歸根究柢是主導中小學課程與教學方式的是高考制度,若然高考不改革,學校重視考試做法會死灰復燃,課外補習班也會借屍還魂。

減輕學生負擔是過去十多年來教育部反覆提出的要求,但聽者藐藐。今年的減負令由最高級別的機構提出,要求進一步減輕中小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指導思想陳義甚高,要求十分具體,執行機構明確,自然也就引起更高的關注,相信也會得到一定的成效,因為措施可操作性強,需要配套的資金和政策也設計得較為周全。

史上最嚴減負令

作業考試大幅減

雙減令要求小學一年級和二年級不得佈置課後作業和取消所有筆試,小學高年級及初中課後作業分別不得超過60和90分鐘,並且要適量減少考試。學校不得公布學生考試成績,更加不能根據學生成績高低來編排班別。雙減令另一個目標是「促進學生全面發展、健康成長」,學校要提供更多課後活動,比如每周至少兩個小時開展科普、閱讀、文體藝術等興趣小組及社團活動。這些都由學校來執行,老師額外的工作與時間,會得到政府提高資助解決。

雙減令有關學生健康成長的另一部分是針對校外的,防止學生網絡沉迷,由國家新聞出版署頒令,18歲以下每周只能在周五、六、日玩網絡遊戲,每日只能在晚上八點到九點,不能超過一個小時,由網絡遊戲供應商根據客戶登記年齡執行。這個可能是全球最嚴格的限制,受到部分家長歡迎,因為很多家長確實沒有時間和能力引導孩子參與更廣泛興趣的活動,而且社會上為未成年人提供活動的場所和機會也不多,雙減令要求青少年活動中心發揮好應有作用,但這些機構本來就不足,也沒有政策提高經費來加強服務,到頭來孩童還是會千方百計找到成年人的手機來玩網絡遊戲。

同樣在家長之間出現分歧意見的,還有禁止校外補習的問題。目前學生要在公開考試中獲得更好的成績,往往依賴校外補習,有經濟能力的家長也樂於為孩子提供「另一條起跑線」。在大城市,這是經濟能力多寡的不公平;在農村,則是資源分配不平衡的不公平。禁止開設補習班,現有的補習社一律要變更成非盈利模式,提供非學科活動。這個一刀切的禁令,或許可以減輕學生的學業負擔,但對於資源分配不平衡的問題,只能是治標不治本。

中小學課程的設置、作業的要求,以及考試的形式,完全是朝着一個目標,就是決定能不能考上大學,以及能不能考上頂尖大學的高考。過去大學學位不足,高考最大的功能是淘汰「力有不逮」的學生,目的是難倒那些未能在短時間內回答必須經過反覆操練的試題,所以中小學的教學思維就是培訓「千軍萬馬」的學生過「獨木橋」,據此,評定老師優劣的標準是學生的考試成績,評定學校優劣的標準是每年能「生產」多少個「狀元」。

高考功能已改

考試形式依舊

大學經過不斷擴招,學位應該說是充足了,高考的淘汰功能大幅下降,但按成績排列學生升讀不同水準大學的功能猶存。大學水準高低,理應與歷史因素以及辦學理念有關,內地大學絕大部分是官辦,而且管理層過度官僚化,辦學理念淪為口號,大學水準的決定性因素是政府撥款的多寡,而現時的政策是資源嚴重傾斜到政府要扶持的少數大學,在經費短缺的年代,集中資源提高效率的做法無可厚非,但製造不公平的還有政府和國企招聘的政策,很多職位都列明只向特定的大學畢業生開放。這就是高考仍然是決定學生人生規劃的「生死戰」,造成學生的終極目標是考上高水準的大學。

大學的水準出現嚴重差距,是政府的撥款和招聘政策造成的,只要稍加改善,排名前十或者前五十以外的大學,也能提供優質的教學和學習環境,而且學生畢業後無論是考研究生或者到職場,都能夠在一個新的起點重新參與另一輪競爭,這樣,相信可以令相當一部分的中學生毋須為高考「廢寢忘餐」,中小學也就毋須採取反覆操練考試的教學模式。

雙減令的目標是減輕學生負擔,促進學生全面發展。在各有關單位執行嚴令之下,應該可以達到減負的政策目標,但全面發展仍是「紙上談兵」。高考的功能已經改變,但考試形式依舊,學生仍然需要視高考為奮鬥目標,到頭來家長會對學校提出「加負」的要求,學校未能滿足學生與家長,補習社還會應運而生,只不過會以不同形式瞞天過海,又或者出現天價的私人補習,豈不又會製造更大的不公平。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