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禁售另類吸煙產品 立法從嚴莫留尾巴

【明報社評】另類吸煙產品全禁與否,立法會拉鋸多年,終有突破進展,多個政黨支持一刀切全禁電子煙及加熱煙(下稱「兩煙」),修例草案有機會在今屆會期通過。吸煙危害健康,跨國煙商一邊宣稱支持十年內禁傳統煙,另一邊卻想暗渡陳倉,全力拓展「兩煙」市場,延續煙禍。煙商及其利益代言人,不斷堆砌理由,為加熱煙合法化鋪路,然而世衛早已表明,所有形式煙草都有害,爭辯哪種煙「傷害較少」是偽命題,本地教育界、醫學界皆支持全禁,卻因議會不同派系都有議員反對,導致過去3年立法工作陷入僵局、政府立場左搖右擺。現在香港政治形勢已變,當局應以社會利益為先,擇善固執,不能再向業界妥協,全禁「兩煙」立法,必須堅定明確,不能留下尾巴。

禁加熱煙非雙重標準

政府應訂禁煙時間表

電子煙、加熱煙等另類吸煙產品,近年愈益普遍,由產品形象、包裝到口味,很大程度都是針對年輕人市場。無論香港、內地還是外國,青少年吸「兩煙」的情况,皆有明顯上升趨勢,本地調查更發現,有小五學生吸電子煙,之後轉吸傳統煙。3年前,港府提出修例全禁「兩煙」,惟業界大力反對,議事堂上,不同陣營都有議員變相為業界幫腔。有人高舉「自由人權」旗幟,反對禁售「剝削選擇」;亦有人揚言只禁「兩煙」未禁傳統煙是「雙重標準」,主張「規管」另類吸煙產品而不是全禁,實際效果就是讓「兩煙」銷售合法化。

煙草業政治游說力量強大,在西方廣為人知。在香港,以往政府每次提出加煙草稅,總有議員大聲疾呼反對。港大醫學院院長梁卓偉曾公開表示,關注煙草業與本地政黨議員的關係,一度引起不少議論。無論如何,全禁「兩煙」倡議在立法會陷入僵局,政府不夠票通過修例,面對支持與反對力量不斷拉鋸下,立場左搖右擺,一時傾向「全禁」,一時傾向「規管」。當局拿不定主意,業界及其利益代言人也樂於繼續施展「拖字訣」,導致修例草案長期束之高閣,「兩煙」照賣如常。本屆立法會任期將於10月30日完結,倘若再拖下去,「兩煙」修例草案將胎死腹中,直至本周,事態突現轉機,部分議員「轉軚」支持全禁,法案委員會主席表示,政府已定開會日期,修例草案有望下月初交立法會恢復二讀,會期完結前通過全禁「兩煙」。

煙草業界以及他們的代言人,不斷堆砌理由,為另類吸煙產品護航開路,常見的說法,包括加熱煙「健康風險較傳統煙低」、只禁加熱煙做法「不合理」,只會助長黑市買賣,云云,說起來似乎頭頭是道,實際不過是砌辭詭辯,混淆視聽。過去煙草業贊助一些所謂「研究」淡化煙害,惡行罄竹難書。世衛早已指出,所有形式煙草產品都有害,只要含有尼古丁和焦油等有毒物質,就不可能無損健康,爭辯哪種煙傷害少一些是偽命題;港大公共衛生學院專家更指出,吸加熱煙的過程,會釋出傳統煙不常見的有毒物質,在體內分解成甲醛和山埃,對青少年呼吸系統大有影響。

傳統煙民想戒煙,有很多正規方法,毋須靠轉吸加熱煙;對於無意戒煙者,加熱煙「不夠喉」,有得揀還是傾向吸傳統煙,將加熱煙包裝成傳統煙的替代品,不過是跨國煙商的公關伎倆。全球反吸煙聲浪高漲,早前有跨國大煙商揚言支持十年內禁傳統煙,不過是想金蟬脫殼,欲借加熱煙暗渡陳倉。對跨國煙商而言,傳統煙市場持續萎縮,老煙民陸續去世,長遠難有作為,反而加熱煙可以在年輕一代開拓嶄新市場,「錢」途無限,可是從公共衛生和社會整體利益角度,當局實在沒必要給煙商延續煙禍毒害下一代開綠燈。

吸煙令人上癮,煙商隱瞞此一事實長達數十年,上癮的傳統煙民太多,導致世界各地一直只能以控煙而非禁絕的方式處理傳統煙,相比之下,加熱煙是近年新產品,放眼的是一個原本不存在的新市場,了解這一根本分野,自然明白現在「先禁」加熱煙並非雙重標準,而是次序策略。放眼世界,很多國家都以全面禁煙為終極目標。本港傳統煙民持續減少,沒理由容許煙商以新產品開拓新市場,先禁加熱煙只是第一步,港府下一步應制訂長遠全面禁煙時間表。

時局改變添政府能量

擇善固執勿畏首畏尾

《港區國安法》實施,以及選舉制度修改,令本港政治生態出現重大變化,特區政府施政能量增強,以往一些不敢硬碰的民生議題,諸如垃圾徵費、放寬引入合資格海外醫生、全禁「兩煙」等,當局最近都有所動作。香港民生積弊太多,政府是時候拿出決心,切實解決問題,不能投鼠忌器,自甘受制於既得利益和政客私心。早前政府垃圾徵費法案雖獲通過,實際卻無具體執行時間,留下不少尾巴。反映當局行事仍然畏首畏尾,決心不足。煙禍事關公眾利益,煙商賺大錢,代價卻由社會承擔,政府必須積極介入遏阻。全禁「兩煙」部分議員不再攔路,政府應堅定立場,不再向既得利益妥協,修例草案內容必須有效到位,切勿再留下尾巴,讓煙商和既得利益有空子可鑽。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