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7.21施襲者重判 社會創傷未撫平

【明報社評】前年7.21元朗襲擊事件,其中7名涉案「白衣人」暴動罪成,分別判囚3年半至7年,是迄今判刑最重的反修例風暴案件。法治社會不能姑息暴力,沒有任何藉口可以將私刑暴力合理化,7.21襲擊事態惡劣,懲罰必須反映案件的嚴重性。反修例風暴期間,社會陷入瘋狂狀態,不同陣營都有人推崇暴力,犯下各種嚴重罪行,給受害者以至整個社會,留下無法磨滅的烙印。時至今日,提到7.21襲擊、馬鞍山火燒人等案件,不少人仍然咬牙切齒,不滿有人逍遙法外,即使部分案件有人定罪,亦難撫平創傷。今次審訊並未觸及警方在7.21襲擊中的表現及角色,事件對警民關係所造成的深遠傷害,很難以一句「向前看」消弭。

暴動罪量刑須阻嚇力

保衛家園非私刑藉口

元朗襲擊事件中,警方至今拘捕了63人,包括48名「白衣人」及15名「非白衣人」,今次是首宗交予法院審訊並定罪量刑的相關案件,涉及8名被告。區域法院主審法官以「外貌明顯不符片段中人」為由,判首被告無罪,其餘7人皆因干犯暴動及有意圖而傷人等罪行判囚,涉嫌在場指揮襲擊的其中一名被告更被判監7年,鑑於區域法院最多只能對被告判囚7年,有關量刑實際已是主審法官能夠判處的最高刑罰,法庭內外有人不滿裁決,辱罵法官。

近年本港法院處理大量涉及政治的案件,不同陣營支持者對法院裁決反應兩極,見怪不怪,然而市民不管持任何政治立場,都必須尊重司法。回看反修例風暴一系列涉及暴動罪的案件,判囚3至4年屬常見量刑,以中大二號橋案為例,兩名暴動罪成的學生,日前便分別判監3年9個月及4年半,今次7.21判刑,多名被告的刑期,大抵也在這一範圍內。《環球時報》職員付國豪在機場遭禁錮毆打案,有被告暴動罪成判囚5年半,量刑較重,主審法官解釋,機場是香港通往世界的窗口,案件令港人蒙羞。元朗襲擊案,有被告判囚7年,法官指出犯人有指揮角色,重罰同樣有根有據。香港是法治社會,被告不滿判刑可以上訴,任何辱罵法官的言行,都是藐視司法,有損法治。

文明社會不容暴力,縱有不滿、憤怒或擔憂,也絕不等於可以訴諸暴力。反修例風暴打開了暴力的潘多拉盒子,各方各面都有人砌辭縱容、美化或合理化暴力,設法為己方的暴力行為開脫,肆意破壞商戶說成是「裝修」、濫用私刑傷人淡化為「私了」。7.21元朗襲擊,本質是集體行私刑,若有人覺得家園安寧受滋擾威脅,大可求助警方,而不是聚眾持械,前往車站「主動出擊」,追打不同政見者,連剛巧路過的無辜者亦被殃及,這根本不是自衛,更不能以「保衛家園」去合理化私刑暴力。由6.12金鐘青年承認暴動罪,同年9月新城市廣場亂事、再到之後的中大二號橋案件,過去一年法院就多宗暴動罪判刑,皆強調刑罰必須具阻嚇性,7.21元朗襲擊判刑,當然也要反映案件嚴重性,以儆效尤。

警民關係傷害深

心中刺不易拔除

反修例風暴期間,社會陷入歇斯底里狀態,部分人被暴力、政治與仇恨蒙蔽,犯下嚴重罪行,有人一失足成千古恨,亦有受害者因此留下很深的身心創傷,7.21襲擊,有人遍體鱗傷留下終身傷疤,有人更出現創傷後遺症,至今仍要看醫生;馬鞍山火燒人案,兩名兇徒在他人協助下潛逃外地,傷者嚴重燒傷,所受傷害同樣是終身的。反修例風暴期間,發生大量嚴重違法行為,暴動、縱火、破壞、私刑、傷人案件多不勝數。除了有人畏罪潛逃,部分案件在舉證認人方面亦困難重重,最終被檢控的人只是鳳毛麟角,即使成功將部分人治罪,也未必能撫平受害人的傷痛、還社會一個公道,然而當局仍須追查到底,盡力將所有涉案犯人繩之於法。

反修例風暴在社會劃下很多傷痕,不同陣營支持者對不同傷疤,有不同側重,惟無可否認是,在很多市民心中,7.21襲擊是一根扎得很深的刺,原因不獨是集體私刑場面之駭人,還有警方的表現。7.21襲擊,警方遲遲未有派人控制場面,處理備受爭議,甚至惹來「警黑勾結」的質疑,監警會報告認為,警方沒及時整理情報、錯失不少處理事件的良機,幾輪襲擊都未見警方到場,「難免招致市民的不信任和譴責」,助長各種揣測。警方一直的說法,是當日大部分警力集中在港島,應付示威者衝擊中聯辦,元朗襲擊發生時,999控制台因為數以萬計報警電話打入而癱瘓,導致應變遲緩,然而時至今天,警方仍然未有公開說清楚當時的具體人力部署。

7.21襲擊對警民關係造成了致命打擊,從未真正復元,今次審訊,控方未有傳召警員出庭,無助外界進一步了解當日警方的處理。警務處長蕭澤頤日前表示,相信許多人對事件仍耿耿於懷,認同當日行動與一些市民的期望有落差,警方已作檢討改善,呼籲外界「向前看」,只是事件尚有這麼多不明不白之處,人們未能釋懷,即使願意「向前看」,也很難拔走心中刺。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