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告別劏房須路線圖 不容官僚主義誤事

【明報社評】中央勾勒香港發展長遠願景,告別劏房籠屋、極大改善房屋問題,既是香港社會所欲,亦是中央對治港者的硬要求。行政長官表示,當局視覓地建屋如「行軍打仗」,並非好整以暇,可是普羅大眾觀感卻很不一樣,當局需要正視這一落差,撫心自問是否貼基層接地氣,做到想市民所想、急市民所急。土地房屋問題是香港發展最大痼疾,去年全港居於環境欠佳旳住戶數目超過12萬,要令告別劏房籠屋的願景成真,現在就得着手去幹,當局必須改變既有思維,顯著壓縮土地開發流程,大刀闊斧造地。市民擔心官員光說不練,目標假大空,做過當成功,治港者必須拿出明確路線圖,制訂分階段目標和具體時間表,以施政業績取信於民。

土地開發進度慢

官民看法落差大

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期盼,本世紀中葉當國家「第二個百年」目標實現時,香港亦是一片光明,「現在大家揪心的住房問題必將得到改善」,「告別劏房籠屋」是最形象化和具體的標誌。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這個願景「好遠」,鑑於覓地屋建需時,政府短期內會三管齊下,「盡量協助」居住環境較惡劣的基層市民,包括兩年內興建1.5萬間過渡房屋、為輪候公屋逾3年家庭發放現金津貼,以及管制劏房租金等。

覓地建屋無法一蹴而就,然而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根據房委會最新數字,公屋平均輪候時間長達5.8年,數十萬基層市民等待上樓,居住問題早一天解決,就是急市民所急、解市民所困。現在距離本世紀中葉看似很遠,可是如果繼續蹉跎歲月,議而不決,決而不行,「告別劏房籠屋」好夢只會成空。夏寶龍用上「必將」一詞,嚴格來說已不止是一個願景,而是中央對治港者的一項要求,只許成功,不許失敗。政府必須直面現實,提供現金津貼、興建過渡房屋,作為短期「止痛」措施,當然好過什麼也不幹,可是最重要還是拿出決心和本事,切實解決土地房屋問題。

政府常言已在積極覓地建屋,倘若市民看到當局有雷厲風行的決心,即使措施無法立竿見影,相信亦會理解,問題是很多人並不認為當局有花大力氣務實有效處理問題,無論收回土地、近岸填海、明日大嶼,還是開發農地棕地,充其量只屬寸進。也許政府高官認為,這已是「得來不易的進展」,然而處理民生痼疾,市民需要看到的是成果,而非高官自言如何落力。政府處理房屋問題的急迫程度,跟市民的要求有明顯落差,為官者必須自量自思,如何縮窄這個距離。

公營房屋需求殷切,去年《施政報告》公布,政府全數覓得興建31.6萬個公營房屋單位的330公頃土地,可滿足《長遠房屋策略》未來10年公營房屋需求,是自2014年訂立長策以來首次達標。官員強調,這是透過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32公頃用地、提高港鐵小蠔灣車廠用地發展密度等達到,數字並無水分,云云,然而前土地小組成員對所謂「達標」說法多有保留,一來政府紙上談兵,聲稱「覓得可用土地」,不代表日後發展沒有阻力;二來過去不少公屋項目在籌劃、興建都有延誤,往往影響供應量,有政黨甚至質疑政府開空頭支票。房委會公布過去10年公營房屋實質建屋量,2020/21年度的出租公屋建屋量只有6261伙,見10年最低位;上年度連同資助房屋的建屋量亦只有約1.1萬伙,落後長策目標平均每年約3萬伙建屋量。以這樣的進度,是否真能追上《長策》目標,叫人好生懷疑。

官僚常見陋習,一是做過當完成,不重視實效,倘若有人質問成績表現,要麼堆砌一些數字自稱成功,要麼「搬龍門」轉移視線,又或自言已盡全力;取巧者甚至一開始便將目標說得模稜兩可,確保自己可以立於「不敗之地」。夏寶龍談到治港者五項要求,其中之一是善於為民眾辦實事,樹立「市民至上」服務意識,貼基層、接地氣,以施政業績取信於民,其實就是提醒治港班子和高官必須遠離官僚主義、形式主義。

土地審批要理順

壓縮流程勿做樣

政府加快覓地建屋,官員必須改變思維,以更大決心克服各種既得利益阻力,同時亦要顯著壓縮土地開發流程。近年政府提出加快土地審批流程,城規、環評等部分程序改為同步推進,不再「排隊」分開做,無疑節省了一些時間,然而整個開發流程若不顯著精簡,僅靠小修小補,實難顯著改善。應有的諮詢審視當然要做,太過繁瑣冗長的程序,就應該大刀闊斧改革。

香港要解決房屋問題、告別劏房籠屋,就要有一個明確路線圖,既要有清晰的中期目標,也要有以4、5年為期的工作計劃,確保按照進度向前推進。與此同時,各項相應改革措施,例如壓縮土地開發程序,也要定下一些硬指標。根據政府現行程序,「生地」通過法定程序變成「熟地」再建成房屋,隨時要接近20年,當局應先訂下具體目標,例如將整個發展程序,縮短在8至10年之內,再看看每個環節,可以怎樣縮短時間。若只是做做樣子壓縮流程,實際不知道能夠節省多少時間,對於解決問題,並無多少幫助。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