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港大學生評議會風波 兩個「同理心」是關鍵

【明報社評】香港大學學生會評議會上周通過動議,「感激」七一刺警案行兇者「為港犧牲」,事件持續發酵,港大昨天宣布,不再承認港大學生會在校內的角色,並將嚴肅調查評議會事件,處理涉事學生。襲擊他人企圖奪命,屬嚴重暴力犯罪,不容美化。「感激行兇者」,挑戰道德底線,偏離同理心,應予譴責,至於校方事後跟進處理,如何兼顧法、理、情,正是展示同理心的一次機會。過去兩年社會氛圍,導致一些年輕人道德觀念出現重大偏差,如涉違法唯有按司法程序處理,倘沒違法則應循循善誘、道之以德。評議會風波,校方紀律處分涉事學生,應以開除學籍以外的其他方式,合理合度處理,讓學生有改過機會。

學生觀念出偏差

校方應道之以德

七一刺警案,行兇者殺人未遂自盡,不代表他不是行兇者,事後有人美化暴力、合理化襲擊,惹來不少非議。港大學生會評議會明知爭議所在,仍然執意美化暴力,在案發一周後的會議,以30票贊成、0票反對、2票棄權通過議案,對行兇者自戕身亡表示「深切哀悼」、「感激他為香港作出的犧牲」。評議會主席事後還形容,「議案與外國議會悼念恐襲死難者相近」,將施襲者當成「恐襲死難者」看待。

港大學生會組織架構中,評議會角色,類近一個代表全體學生的「民意機關」,配合並監察內閣幹事會工作,除了全民投票和全民大會,評議會是學生組織中最高決策機構。評議會的「感激」動議,理論上等同代表全體港大學生「感激」行兇者,不僅惹來校方和外界強烈譴責,就連學生會一些屬會及關連組織也割席,強調評議會的議案,不代表他們的立場。雖然評議會事後撤回議案並道歉,多名評議會代表與學生會幹事會成員亦辭職,惟風波並未因此了結。行政長官認為,大學方面應該繼續跟進事件,同日下午,校方宣布不再承認港大學生會在校內的角色,將按大學程序嚴肅調查評議會事件,根據調查結果,對涉事學生作進一步處理。

這次評議會風波,應以「兩個同理心」看待和處理。本土恐怖主義苗頭正在香港滋長,社會必須清楚向暴力和極端思想說不。評議會的「感激」議案,美化暴力、內容偏激,踰越道德底線,偏離了同理心,令人難以接受。部分學生道德觀念出現嚴重偏差,校方有責任跟進和糾正,以免習非成是,如何處理涉事學生,除了按規矩辦事,亦應展現同理心。

恐怖襲擊對象不一定是平民,在歐美,一些針對警員和軍事設施的襲擊,若涉政治目的,往往歸入本土恐怖主義之列。西方不少國家都有立法,禁止美化恐怖主義行為,亦有不少判處監禁的案例。雖然本港目前並無相關法例,惟亦有刑事罪行條例可以處理這類案件,當局亦強調,任何人宣揚恐怖主義或煽動恐怖活動,可能觸犯《港區國安法》。成年人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大學生亦不例外。香港是法治社會,學生行為踰度過火,倘若觸犯法例,只能交由執法司法機關處理,無法網開一面;如果不涉違法,紀律問題就應該交由校方處理。

大學生關心社會,追求理想,滿腔熱誠,然而人生閱歷始終有限,未必懂得現實政治之複雜、鬥爭操作之險詐,對政治的認知容易流於理論層面,距離成熟還有很遠。過去10年,香港社會愈來愈政治化和激進化,政府未能疏導民怨,部分人的想法變得愈來愈偏激,反修例風暴以來,政治鬥爭不休,不正常的社會氛圍,影響了部分年輕人的道德觀念,政治掛帥下,一些應有的倫常觀念遭到嚴重扭曲,「感激議案」正是一例,校方跟進涉事學生紀律問題,應兼顧情理。紀律處分目的除了以儆效尤、在校園重樹綱紀,亦應該讓涉事學生有改過機會,汲取教訓,糾正思想、行為上的偏差。開除學籍本質是「極刑」,對學生而言是無法挽回的最嚴重處分,是否有必要做到這一步,校方需要三思。

處分須反映嚴重性

踢出校懲罰應排除

「感激動議」惹來多方譴責,事隔3天,評議會和學生會成員撤回議案道歉辭職。有人質疑涉事學生捅了蜜蜂窩,擔心可能被「踢出校」甚至被捕,躬身道歉「補鑊」不過是脫身之計,然而不管道歉是否真誠,現實是學生會承認議案不當,公開表示「無意鼓勵任何非法行為」,嘗試糾正之前向外界傳遞的有違道德信息。當日有份投下贊成票的學生代表合共30人,能夠成為天子門生,相信是家人期盼多年的願望,若因今次事件被開除學籍,受罪的除了當事人,還有30個家庭。紀律處分需要反映事態的嚴重性,不代表必須用上最重的處分,校方本着同理心,以「踢出校」以外的方式處理涉事學生,乃是可取做法。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