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科企赴美上市出事 港可把握機遇招手

【明報社評】內地召車業龍頭滴滴出行風波持續發酵,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網信辦)提出修例,科技企業若掌握過百萬客戶資料,赴國外上市須申請審批,以防數據外泄。綜合內地及外媒說法,滴滴未理會中央要求,沒做好維護敏感信息及網絡安全工作,就急急赴美上市,中央出手監管整治,突顯數據安全對國家的重要性,亦反映中央不容一些科技巨頭自以為「大到不能倒」,逐利為尚,無視對社會和國家的責任。中央規管內地企業赴美上市,是否意味中美在資本市場方面加速「脫鈎」,有待進一步觀察,惟部分內地科企短期料將放緩赴美上市步伐,港府應把關握機遇,做好自己,鞏固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中央擔心數據外泄

滴滴被指陽奉陰違

中美全方位博弈,貿易戰、金融戰、科技戰、數據戰層出不窮。去年白宮下令,禁止美國人投資所謂「與解放軍有關聯」的中國企業,最近拜登政府還擴大了禁止投資黑名單。近年中概股在美國上市屢受刁難,去年只有33家中國企業赴美上市,惟無可否認的是,美國股市規模大規管鬆,上市成本低速度快,集資金額又高,對外國企業而言有很大吸引力。隨着白宮易主,這半年赴美上市的中概股,論數目及集資額,均比去年同期顯著增加。滴滴這次赴美上市出事,正是在此背景下發生。

滴滴上月底在美國上市,集資約44億美元,成為2014年阿里巴巴後,內地企業在美國最大規模的IPO。公開信息顯示,滴滴於6月10日才向美國監管機構提交招股說明書,IPO路演日數,遠較正常短。華爾街形容,這是近年接受投資者認購時間最短的IPO之一。7月2日,中央下令對滴滴展開網絡安全審查,當局表示,滴滴程式「嚴重違法收集及使用個人信息」,20多款應用程式全數下架。剛過去的周末,網信辦更提出修例,但凡擁有過百萬客戶資料的企業,赴外國上市必須申報審批,以防數據外泄;處理可能影響國家安全的活動,亦要進行網絡安全審查。

規管科技企業,中國與西方手法頗不一樣,有美國投資策略師形容,西方政府習慣在新行業出現初期,即制定規管框架,中國則傾向先讓企業家放手去試,經過一段時間,大致掌握實際狀况及問題後,再決定怎樣介入規管。由螞蟻整改到滴滴風波,最近大半年中央加強規管科技企業,整頓各類亂象,諸如濫用市場壟斷優勢等,反映了這種摸着石頭過河的治理規管模式,外界不宜大而化之,以政治鬥爭角度,簡單視為向科網民營企業家開刀。

滴滴出事始末,不同版本說法不一。有人關注滴滴第一及第二大股東分別為日資及美資,董事會又有一名曾在美國陸軍服役的美籍獨立董事,認為北京打從根本反對滴滴赴美上市;《華爾街日報》則引述消息稱,北京並非原則反對滴滴上市,惟要求滴滴先做好安全審查,確保提交給美方的文件,不含官民敏感資訊或數據,待監管部門同意後再上市,然而滴滴向監管部門口說配合、不介意推遲上市,另一邊卻悄悄加快在美上市,甚至向美方承包商表示,北京綠燈已開,上市無問題。

不管哪個版本較為準確,有一點可以肯定,滴滴掌握全國大量用戶出行資訊,以及詳細地圖及定位資料,相關大數據一旦落入外國政府手中,將帶來國安風險。大半年前,美國通過《外國公司問責法案》,要求在美國上市的外國公司披露更多信息,北京戒心更大。對中央而言,滴滴急欲在美集資,只顧向錢看,但求盡快將生米煮成熟飯,忽視身為科網巨頭對國家及社會應有的責任。中央這次向滴滴出手,跟之前螞蟻整改,性質並不一樣。螞蟻押後上市,一大問題在於金融風險;滴滴悄然赴美上市起風波,很大程度涉及國家安全、數據安全,以及對中央「陽奉陰違」,論事態,滴滴的問題更為嚴重,整治懲罰或許比螞蟻及母公司阿里巴巴更重。

滴滴註冊地不在中國,而是開曼群島,以往中國沒有法律規定,這類境外註冊民企在海外上市,需要向國家監管機構申請審批。多年來,這些民企赴美上市,都會先跟國家監管部門打好招呼,得到明確首肯才去做,滴滴破壞了這一默契信任,中央訂立規矩「執正來做」,做法必較之前嚴,一些原本有意赴美上市的內地民企,相信亦會因為滴滴事件,三思集資計劃。

資本市場「脫鈎」難料

香港金融地位要強化

近年美國一些政客主張在經貿、科技、投資等領域,與中國「脫鈎」,中方財金官員則說過,中美「徹底脫鈎根本不現實」,對兩國和全球均無好處。滴滴事件會否成為資本市場脫鈎分水嶺,標誌中方將對敏感企業赴美上市從嚴把關,需要時間觀察。短期而言,內地科企對赴美上市相信將變得審慎,香港是國家一部分,沒有敏感資料外泄之虞,港府應把握機會,為實力雄厚的內地科企在港上市,提供更多方便,同時亦要密切留意中美資本市場倘若進一步脫鈎,長遠對香港的禍福利弊。行政長官表示,政府在金融方面將更加進取,致力提升香港國際金融地位、貢獻國家,必須說到做到,不能光說不練。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