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高官飯局揣測多 開誠布公可釋疑

【明報社評】保安局副局長區志光、入境處長區嘉宏、海關關長鄧以海,早前出席私人會所飯局,涉違限聚令被票控,當局強調3人誤以為飯局地點不受限聚令規管,並非存心違例,事後已繳罰款。違反限聚只涉及票控,屬簡單的法律責任,然而外界關注事件,可不止是3人「一時疏忽」觸犯防疫規例,而是這場飯局究竟是什麼回事。入境處長與海關關長為香港把守門戶,更是國安委成員,若說這次飯局純屬「普通交際」,東家好客款待並無其他,如此規格的保安高官組合,亦難免容易惹人閒話。高官交際應酬,敏感度高一些,力求比白紙更白,可以避免誤會。今次保安高官飯局,仍有不少疑團未釋除,當局交代事件,透明度愈高愈好。

高官飯局違限聚

當局交代「唧牙膏」

高官飯局違反限聚風波本周初曝光,過去數天,當局交代如「唧牙膏」。本報根據匿名投訴,向當局求證。警方最初僅證實,早前就一宗企圖強姦案,拘捕一名男子,調查期間,警方發現灣仔一間餐飲業務處所,3月初曾違反限聚令,並向9人發出定額罰款通知書,至於保安局、入境處、海關方面,要麼沒有答覆查詢,要麼「沒有補充」。及至報道刊出,惹來議員及公眾關注,當局才有更多回應。入境處長和海關關長承認當日在場並被票控,已繳交5000元罰款,未幾保安局副局長區志光亦「自我引爆」,透露當日有份出席飯局,其餘說法跟處長關長大致相同。3人強調當晚飯局未有涉及任何刑事案件,以後出席活動會加倍謹慎,惟未有道歉。

事隔一天,保安局再出來「補充」一些細節,提到3人當日獲邀出席火鍋晚宴,誤以為地點屬私人地方,不受限聚令規管,「3名官員承認有疏忽及敏感度不足,就事件致歉」。防疫限聚,人人有責,上至高官下至一般市民,當然都應該遵守,昨天保安局的解說,以「一時疏忽」為主調,潛台詞是3名高官並非有心違反防疫規定,既然罰款已繳,事件應該告一段落。違反限聚有心或無意,某程度是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再多爭拗糾纏,恐怕也是各說各話。可是這次飯局風波,外界關注的不僅是違反限聚問題,而是飯局本身。

綜合已知材料,3名高官當日乃是應邀赴約,席上至少有一人為內地民企在港高層,由於警方合共向9人作出票控,意味當晚至少還有數人在場進餐。誰是這場晚宴的東道主?為何會邀約3名高官?飯局所為何事?在場還有哪些人?對外界而言,這些仍是未解之謎。一般來說,主人家安排飯局,若非聯誼交際,就是有所為而來,當然這絕不等於背後必有不可告人之事,東道主可能只是想談談事情,交流意見。根據保安局說法,當晚飯局是「普通社交聚會」,意味飯局並非以公務性質為主,那麼下一個問題就是,3名高官為何答應赴會。

保安局表示,3人因為工作需要,經常要跟社會各界聯繫,這當然是事實,不過入境處長和海關關長作為本港門戶執法機構領導者,加上負責政策的保安局副局長,如此重量級的保安部門高官組合,出席一個小圍飯局,外界難免會問,這場「普通社交聚會」如此「大陣仗」所為何事、3名高官齊齊赴約是否有必要性。

高官要有敏感度

行事謹慎免閒言

別人邀約誠意拳拳,不代表非赴約不可,有些時候,說句多謝,禮貌婉拒,可能更為明智。官場腐敗文化,必須時刻警惕,根據《防止賄賂條例》,接受款待不算收受利益,但《公務員守則》提到,公務員必須避免接受過分奢華或慷慨的款待。前廉政專員湯顯明因為宴會交際逾度,以及收受禮物紀念品等,惹起不少風波,律政司最終以證據欠充分為由,未有提出檢控,惟高官交際應酬,確須自持自重,以免閒言閒語。3名保安高官所出席的晚宴飯局,地點為一間高級私人會所,會員非富則貴,昨天保安局所作的「補充」,強調晚宴菜式只是「一般火鍋食材」,不過局方同時亦提到,晚宴由主人家付款,當局不知道晚宴金額,外界對飯局是儉是豐,容易有各種想像,流言四起對3名高官並非好事。當局交代更多詳情,可以減少外界揣測。

高官日常處事,無時無刻都要保持敏感度,力求比白紙更白。港區國安委職責重大,入境處長、海關關長等都是委員會成員,中央許以重任,所有成員都要格外留神,謹言慎行,克盡己責。高官交際應酬,應該向上級報告交代,保安局回應飯局風波,表示晚宴屬社交活動場合,所以不用申報。保安局應該說清楚,風波曝光前,當局是否知道有此飯局。根據警方說法,企圖強姦案發生在另一場所,與飯局無關,有關案件進入司法程序,理應不會妨礙當局交代飯局詳情。避免外界揣測,最佳方法就是提高透明度,外界對飯局疑竇已生,當局清楚說個明白,定比「唧牙膏」式交代好。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