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院舍長者擔心打針 政府鼓勵多管齊下

【明報社評】本港新冠疫苗接種步伐,最近有所加快,可是院舍方面仍嚴重滯後,官方數據顯示,安老及殘疾院舍院友的接種率,目前僅得5%。全民廣泛接種新冠疫苗,是長遠過渡到「與疫共存」新常態的唯一安全方法,個別群組接種率太低,成為抗疫防線下重大缺口,不可能實現「安全過渡」。長者感染新冠病毒,重症及死亡比例特別高,最需要打針保護,港府在疫苗開打初期,策略有誤,令長者對打針有很多憂慮,成為「谷針」重要絆腳石。往者已矣,來者可追,當局應該多管齊下,鼓勵長者及院友接種,除了多作解釋澄清誤解、提供貼身的針前健康評估,亦可考慮伙拍商界及私人機構,向院舍長者及家屬提供合適的打針誘因。

長者疫苗接種率低

澄清誤解政府有責

最近本港疫苗接種情况,算是漸入佳境,社區中心平均一天超過5萬人打針,比兩個月前一天才得萬多人打針,高出數倍。迄今全港合適接種人口中,超過三成半人打過針,暑假完結前,接種率有機會達到五成,然而本港高危群組接種情况,卻存在明顯隱憂,院舍接種情况尤其令人關注。截至本月初,全港所有安老及殘疾人士院舍,打過針的院友只得4300人,僅佔整個群組總人數的5%。

醫院和院舍一旦爆疫,災情可以相當慘烈。目前本港公營醫療機構醫生,平均有七八成打過針,相比之下,護士及院舍職工接種率約為五成,仍嫌偏低,必須再加把勁,不過眼前最大問題,始終是長者院友接種率太低。COVID-19對長者的威脅最大,為院舍長者接種新冠疫苗,乃是各國控疫工作重點,英國和加拿大的院舍,院友打針率皆高達九成。香港長者院友接種率之低,不忍卒睹。

長遠而言,人類必須跟新冠病毒共存,若要安全過渡到這一新常態,唯一方法就是靠廣泛接種疫苗,將重症率和死亡率盡量壓低,直至特效藥出現,屆時COVID-19就可以完全被當作一般流感看待。歐美一些國家自信打針率夠高,以近乎一步到位的方式解封,實現過渡,做法是否穩妥,大有商榷餘地,香港毋須急於跟隨,惟始終要為未來解封過渡,及早做好準備。接種率達到五成便展開解封過渡,其實有冒險成分,以七成作為指標,理論上較為穩陣,可是如果這個疫苗保護罩存在明顯弱點,作為關鍵高危群組的長者院友打針率太低,病毒隨時可以乘虛而入,在未打針人士之間廣泛傳播,重症及病殁人數依然有可能急升。

有意見認為,長者院友接種率不高,困局不易打破,不如退而求其次,將谷針焦點放在院舍員工。有關建議表面看來言之成理,惟本質卻是削足就履。鼓勵院舍員工打針當然要做,然而治本之道,始終是給長者院友廣泛接種,倘若接種率維持在低水平,院舍部分防疫限制,諸如嚴限院友外出活動等,可能就得永續,至於探訪安排亦很難全面復常,回到疫前狀態,這對長者院友身心健康絕非好事。

本港長者打針率偏低,情况並不限於院舍,香港內科醫學院上月底指出,70至79歲年齡組別僅約5%人已接種,80歲以上更低至1%。疫苗開打初期,公眾聚焦「針後亡」一類負面消息,政府未能有效澄清誤解,交代正常背景發病毒率姍姍來遲,反而加深了很多人,特別是長者的誤解,以為「體弱打針隨時會死」、有「三高」或慢性疾病「一律不能打針」,導致長者疫苗猶豫情况非常嚴重,院舍長者及家人對安排打針,往往「耍手擰頭」。另外,政府錯過及早為院舍接種的黃金機會,等到4月才推出院舍外展接種服務,疫苗猶豫已然形成,谷針效果自然大打折扣。

院舍谷針阻力巨大,當局必須迎難而上,設法克服問題,加強宣傳教育,澄清外界對「長者打針不安全」的誤解,只屬基本要求,政府必須在方便院友接種及製造誘因方面多下工夫。根據院舍外展接種安排,院友經外展醫療隊評估,健康合適再安排打針,這本是合理安排,惟業界人士批評,評估服務進展緩慢,院舍3月底提交有意接種院友名單,等了近3個月,評估仍未完成,小部分甚至連評估都未做。當局有必要改善行政安排,調動更多資源人手,加快處理評估打針事宜。

伙拍商界提供誘因

津貼院費供醫療券

製造誘因方面,政府為了鼓勵院舍員工打針,早前宣布取消強制檢測特惠津貼,並將強檢周期縮短至每10天一次,至於完成接種者則有現金津貼,至於鼓勵院友方面則未有良策。政府不能強制長者打針,一般來說,長者欲求亦不多,然而物質獎勵設計,若能切合他們的需要,相信仍可發揮一定作用。對於一般長者,政府可以考慮額外提供醫療券。院舍長者方面,當局亦可視乎情况,為院友家屬提供一些津貼支援作為鼓勵,若有需要可以伙拍商界合作。舉例說,私人院舍收費動輒以萬元計,對很多院友家人來說,其實是很重的負擔,由商界出面,以人人有份或抽獎方式,在指定期限內,局部或全額津貼院費,對院友家人應有一定吸引力,由於院友打針有外展醫療隊把關,外界亦毋須擔心有不宜打針的長者,因家人壓力冒險接種。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