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利用中學生犯事可鄙 去極端化各方皆有責

【明報社評】「七一」刀刺警員案震撼社會,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昨天警方又宣布搗破炸彈襲擊陰謀,涉及港獨暴力組織,合共9人被捕,最令人震驚是當中有6人為中學生。炸彈襲擊隨時傷及無辜,可致大量傷亡,企圖襲擊法院,更是公然挑戰法治,中學生尚在成長階段,心智未成熟,需要循循善誘,任何人協助、教唆甚或利用中學生從事恐怖活動,其心可誅,社會上下必須毫無保留地向恐怖主義說不,不能淡化、合理化,又或顧左右而言他轉移視線。近年港獨滲透校園,極端思想悄悄擴散,阻止青少年踏上極端主義暴力歧途,家長、校方、政府以至社會各界皆有責任,停止美化暴力,是去極端化的必要一步。

恐襲陰謀疑團重重

台前幕後必須查明

恐怖主義苗頭正在香港滋長,這次警方搗破的炸彈襲擊陰謀,一旦成事,後果不堪設想。案情顯示,這是一個有組織、規模大的恐襲計劃,涉案成員分工部署精密,有人採購材料,有人製作炸彈,有人處理資金。拘捕行動中,警方除了檢獲實驗室工具、製造TATP炸藥的儀器、小量炸藥外,還有襲擊行動指南,當中內容非常具體,襲擊目標包括海底隧道、鐵路、法庭等公共設施,行動成員已到過兩處法院拍攝勘察,至於襲擊手法方面,在垃圾桶或汽車放置炸彈,均屬考慮之列,事後離開路線等,每一步都有清楚指示。

細察案情,有幾點值得思考。首先,根據警方說法,恐襲計劃已取得所需資金,行動指南顯示疑犯企圖在7月上旬行動,意味襲擊原本已是迫在眉睫,如果部署執行順利,警方又未能及時偵破,襲擊有可能短期內發生,市民不能再假設,恐怖活動不會在香港發生。其次,策劃襲擊的人,令人髮指。法院是法治象徵,海底隧道和鐵路更是本港重要運輸基建,每天大量市民使用,以它們為襲擊對象,反映策劃者不僅公然挑戰法治,更完全沒有考慮會否傷害無辜平民。第三,整個襲擊計劃由構思、分工到部署執行,都非常精密,無法想像是中學生想出來的,目前被捕的6名學生,不過是被人利用的馬前卒。

今次恐襲陰謀與一個名為「光城者」的港獨組織有關。《港區國安法》實施,陸續有港獨組織解散,「光城者」今年才進入公眾視線,先是年初擺街站介紹各地武裝革命歷史,遭票控違反限聚;及至5月,將軍澳一間中學遭人潛入,實驗室化學品疑為爆竊目標,保安撞破事件,數人被捕,當中有人自稱是「光城者」成員。

這宗校園爆竊案跟恐襲計劃是否有關,暫時不得而知,值得留意的是,「光城者」自稱由「一班革命殘火」組成,今年4月才在社交媒體開設專頁,以擦邊球方式宣揚所謂「革命理念」,這跟以往本地激進組織極度重視社媒文宣,分別頗大。這個組織半年前仍是寂寂無聞,表面上以學生為主,竟能籌到數十萬元資金策劃恐襲。今次被捕的成年人,負責處理資金的大學傳訊主任,談不上高薪厚祿,不似是真正「金主」,其餘的中學職員及出租車司機,似乎也只是台前人物。「光城者」究竟是什麼組織,恐襲陰謀背後是否牽涉其他力量,有必要深入徹查。

年輕人是推動歷史前行的力量,關鍵在於是否走對方向。青少年總有反叛傾向,不滿現實,追求理想,然而這份赤子之心,有時真的會被人利用。社交媒體圍爐取暖,情緒傳導與洗腦效應超乎想像,極端主義思想容易發酵。中學生入世經驗欠奉,有事情看不過眼,容易義憤填膺,倘若定力不夠、守法意識不足,有心人便有機會煽風點火,將他們引向極端主義。今次的串謀恐襲案,6名被捕學生主要在網上及街站認識,警方表示,恐襲策劃者刻意物色即將離開香港的中學生犯案,承諾襲擊任務完成後,便出錢安排他們盡快離港,說白了這就是誘騙中學生出來做兇手,事敗或逃走不成便做「炮灰」,做法可鄙,令人齒冷。涉案學生闖下彌天大禍,人生前途被毁,固然可悲;家長驚聞噩耗,更是情何以堪。

去極端化靠家校政府

社會不應再美化暴力

香港落得如斯田地,各方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然而美化暴力、拒絕切割,無疑是香港墮入深淵的一個原因。12港人案,其中一名17歲學生本周在區域法院承認企圖縱火罪,被告表示,因為「好嬲」和「不喜歡政府」,所以向警署投擲汽油彈。他的說法,相信反映了反修例風暴期間不少違法者的心態,可是問題正正在於,不滿政府與暴力襲擊,兩者不存在任何必然因果關係,將兩者扣連一起,說「暴力是逼出來的」、「恐怖主義是逼出來的」,其實就是在合理化暴力。

極端主義和暴力,正在蠶害香港下一代,搗破恐怖襲擊圖謀,要靠情報蒐集,然而要釜底抽薪、防止學生踏上暴力歧途,無論家校、政府還是社會各界,都要為「去極端化」出力。校方家長需要多些開導學生子弟,灌輸正確觀念,社會人士不應再去合理化甚至美化暴力,政府的青少年政策,亦要剛柔並濟,嘗試化解他們的心結。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