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黑暗歷史終須面對 僅靠和解道歉不夠

【明報社評】7月1日是加拿大國慶日,但今年的國慶日卻因多處原住民兒童寄宿學校舊址接連發現無名墓葬和遺骸,鬧得沸反盈天。原住民團體指摘當年的寄宿學校體系是對原住民的「集體謀殺」,一些城市因此取消了國慶日活動,總理杜魯多亦要求國會山莊下半旗,哀悼寄宿學校的死難學童。加拿大原住民血淚歷史的重現,引發加國民眾對本國黑暗歷史的反思,亦提醒世人對殖民主義歷史的關注和警醒。

就在加國國慶日前夕,卑詩省南部克蘭布魯克(Cranbrook)的印第安人團體6月30日宣布,在當地聖尤金宣教(St Eugene's Mission)學校舊址,發現了182個無標記墓穴,這所寄宿學校1912年建立,到1970年才關閉,182名死者相信都來自克圖納薩(Ktunaxa)部落。

加國百年寄宿學校制度

系統性滅絕原住民文化

這是個多月來在加國原住民寄宿學校舊址發現的第三批學童遺骸或墓葬。5月28日,在卑詩省坎盧普斯(Kamloops)印第安人寄宿學校舊址,發現了215具兒童殘骸,有死者離世時估計年僅3歲。該校於1890至1996年期間運作,在1950年代曾是全加最大的寄宿學校,有500名學生。接着,在沙省(Saskatchewan)馬里瓦爾(Marieval)寄宿學校遺址,又發現751個無名墓葬。

1831至1996年期間,加拿大的印第安人寄宿學校(Indian Residential School)系統曾經強迫逾15萬名原住民兒童與家人分離,以教化為名實行同化,最高峰的1931年,全加寄宿學校有80間之多。在寄宿學校,原住民學童被禁講母語,甚至不准使用自己原名,等同文化滅絕;校內還充斥虐待、強暴等各種殘暴行徑;經費有限令伙食分量不足、品質低下,營養不良的學生極易染上肺結核、流感等傳染病。不完整的教會和政府紀錄顯示,有至少3200名原住民學童被虐致死。2015年加國相關報告稱,有4100名兒童在寄宿期間死亡,而這一數據並未包括今年新發現的1100多學童墓葬和遺骸。所以,寄宿學校的死亡率,應高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被納粹德國拘押的加籍囚犯1/50的死亡率。

雖然在訴訟壓力下,加國政府、教會2006年被迫與原住民團體簽署了「和解協議」,同意為寄宿學校約8萬名倖存者提供20億加元援助。2008年又成立了「真相與和解委員會」(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 TRC),時任總理哈珀(Stephen Harper)公開道歉,並承認寄宿學校政策的目的之一是「在孩童時代扼殺掉印第安文化的認同」(To kill the Indian in the Child)。

強行同化幾代的結果,致使原住民迷失方向,缺乏安全感,令他們覺得既不屬於原住民,亦不屬於現代社會,時至今日,仍遺禍未消。統計顯示,原住民族群較非原住民族群的健康狀况差,識字率與教育程度低,加上缺乏交通、幼教資源,令他們就業困難;而長久存在的種族歧視和刻板印象,導致佔全加人口不足5%的原住民,竟佔全加囚犯總數的三分之一;而原住民社群住房不足,以及惡劣的居住環境問題,甚至曾引起國際傳媒及聯合國關注。

遺禍至今不幸代代傳

無溯源難有轉型正義

加國2016年的一份報告發現,逾五分之一的非保留區原住民成年人,曾有過自殺念頭;原住民青年的自殺率,為非原住民青年的5至7倍,原住民族之一的因紐特人(Inuit)青年自殺率更是冠絕全球,是全加平均比率的11倍。

目前,在加國兒童福利機構照顧下的原住民兒童數量,是寄宿學校全盛時期學童數量的逾3倍,幾乎每10名原住民兒童,就有一人從家中被帶離。原因是他們的家長或監護人藥物或酒精成癮,疏於照顧。諷刺的是,據總部位於紐約的國際轉型正義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Transitional Justice)研究報告指出,在那些藥物或酒精成癮的加國原住民父母中,有許多正是當年寄宿學校的倖存者。

歐洲人在北美的定居發展史,就是一部原住民的血淚史。賠償、公開道歉、調查並還原真相,絕非轉型正義的終點。寄宿學校的後續影響不限於倖存者個體,更是對整個原住民社群、語言和文化的集體文化傷害,因此加國原住民領袖亦要求,應該有一個能夠讓TRC擴及整個原住民社群,而非僅限於寄宿學校倖存者的架構,以支持「社群療癒」。與加拿大一樣,美國、澳洲等在歷史上,亦有類似的原住民寄宿學校,歐洲多國在亞非拉美的殖民歷史中,類似的黑暗面更不勝枚舉。不從文化根源上去溯源、反省,僅靠賠償、道歉、和解,無法實現真正意義的轉型正義。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