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表彰模範砥礪前行 激勵士氣遇新挑戰

【明報社評】在中共成立百周年紀念大會上,坐在天安門城樓上的除了現任和前任國家領導人外,還有25名「七一勳章」獲得者(另有三人已離世,一人年邁未能出席)。中共首次授予勳章表彰這批無名英雄,樹立英雄的標準,激勵全體黨員以至國民效法,這是所有組織都會採用的做法。從勳賢的事迹看來,具有鮮明的時代特色,而在新時代將會以什麼樣的新標準來認定英雄,發掘人才,則是中共新的考驗。

勇敢軍人拼刺刀可立戰功

農民有愚公精神高山引水

中共趁成立百年大典頒授29枚「七一勳章」,既然是百年首次,當然要千挑萬選出立頭功的功臣。第一位坐在輪椅上被抬上頒獎台的是馬毛姐,她在立功前連名字都沒有,是後來毛澤東會見並表揚了她,才給她起了個名字,希望她信奉馬克思主義,所以姓馬,毛澤東以她為榮,所以給她用自己的姓。馬毛姐當年主動請纓撐船送解放軍過長江解放南京時才14歲,中途挨了子彈還撐了三個來回,她甘願冒槍林彈雨也支持共產黨,是因為自小赤貧,共產黨解放了她的家鄉,才分了田地得以溫飽。

打仗立功是「比較容易」的事情,獲七一勳章的有五位解放軍,他們分別參加過紅軍、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對越自衛反擊戰和中印邊界軍事衝突;其中一場、兩場甚至三場戰爭,九死一生的未必一定是英雄,他們都有赫赫戰功。更重要的是他們在退下火線後,繼續為家鄉做貢獻,分別是植樹造林、擋河造田,他們沒有坐在功勞簿上吃老本,反而是放下槍支,拿起鋤頭帶領鄉親脫貧。而這些本來是有名英雄,卻被遺忘在某個角落,其中柴振雲就是例子,他在抗美援朝戰爭中是一級戰鬥英雄,退役後回鄉務農,33年後才跟部隊聯絡上,重新回到人民的視線。這樣的例子很多,過去的宣傳是這些戰鬥英雄隱姓埋名,沒有要求國家給予更多的獎賞,但事實是,國家過去對退役軍人的照顧很差,直到2018年成立退役軍人事務部,才有專門部門來給他們各種服務。

如果沒有設立七一勳章,還會有很多無名英雄被埋沒,貴州深山老林草王壩村的黃大發是其中一人,他的家鄉海拔1250米,鄉民去最近的水源要走一個小時,黃大發當選村支部書記後,誓言要修建水道,一言既出,就堅持修了36年,終於修成一條7200米長的水道,給鄉民帶來生活和生產用水。這樣的現代愚公,不懂什麼大道理,可能連馬列主義都沒聽說過,單憑一股為家鄉的執著信念,就成了共產黨的英雄。

同樣是執著但懂得大道理的是張桂梅,她是萬千知識青年下鄉的一個,從東北到了雲南麗江,目睹窮鄉僻壤的農村女孩,因為失學而承受代際貧窮之苦,於是創辦了全國第一所免費女子高中學校,40多年來培養了近2000名女孩進大學。她的事迹感動了全中國,也引發了大家關心農村,關心教育,她從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手中接過七一勳章,當然值得高興,但相信她更希望得到的,是國家提高教育經費,特別是教育資源向農村傾斜,造福農村的教育事業。

知識改變命運要大愛

中共樹立英雄靠初心

中共頒發勳章,表彰這些長期在各個領域默默無聞無私奉獻的佼佼者,是要樹立一個共產黨員應有的標準,希望那些尸位素餐的官員,那些貪污腐敗的官員,知道什麼才是令人民衷心支持和讚揚共產黨的功勞。

百年黨慶樹立的29名典範,由於要照顧到不同時期、在不同領域立功的英雄,更要照顧到不同民族和不同階層,垂範的標準都有時代的標籤。他們的事迹,是中共在打江山和守江山砥礪前行的業績,雖然個個都十分感人,他們的精神也都令人敬佩,但畢竟時代的巨輪滾滾向前,中共作為執政黨,今後要繼續帶領人民再上一個台階,就需要新的激勵手段和標準。

中共在紅軍時代遇到「過雪山草地」的艱難,在戰爭年代遇到兵強馬壯的敵人,在建國初期遇到百廢待興的景况,在改革開放遇到思想混亂以至各種金錢的誘惑,這些困難險阻,都一一克服了,依靠的除了高層從制度上不斷修正與改善,還需要一大批普普通通的百姓,手足胼胝,努力奮進。現在給這些百姓一個勳章,只是追認他們的辛勞,也是吸納人才的標準,而關鍵的是如何激勵未來的英雄。

中共向百姓承諾,要帶領他們復興民族夢,未來遇到的挑戰,是過去所未有的,比如高科技的相對落後,國際金融市場的大鱷操控,國際政治環境的風起雲湧,以至氣候變化需要解決的問題,這些挑戰不是依靠軍人拼刺刀、農民苦幹蠻幹可以應付的,需要專業的團隊以專業的知識應對,而專業的商業操作除了運用人力資源的管理手段外,如何激勵在這些領域的普通中共黨員,都能堅守一份繼續為老百姓謀福祉的初心,恐怕要訂定一套與時並進的新標準、新手段,這些才是中共需要面對的當務之急。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