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全球迎最低稅率時代 港須加緊提升競爭力

【明報社評】七大工業國集團(G7)達成歷史協議,提倡訂立全球最低企業稅率,暫定至少15%,港府表示將應對全球稅制變化,保持香港競爭力。新經濟時代,跨國巨企利用各地稅率差異,避稅成風,實際繳納稅款低得離譜,全球應當攜手制約。早前華府主張的21%最低企業稅率,水平偏高、私心明顯,經過一番討價還價,現在G7提議將最低稅率定在15%,徵稅門檻針對跨國巨企而非一般企業,全球多數國家接納的機會相對較高。香港作為著名低稅港,所受影響初步看來未算太嚴重,惟亦非全無影響,當局必須留意魔鬼會否藏於細節中。全球最低企業稅率一經制定,日後定有提升的可能,香港未來必須多管齊下提升競爭力,避免過度依賴簡單低稅制度作招徠。

G7提案待磋商

魔鬼易藏細節中

上世紀末冷戰結束,經濟全球化,各國為了吸引跨國企業落戶,數十年來爭相降低企業稅,互聯網急速發展,亦造就了新經濟的出現,歐美跨國巨企出走避稅成風,發達大國政府流失大量稅收,成為主要輸家,至於大贏家,當然是一眾跨國巨企,以及少數以超低稅率作招徠的國家及地區,諸如愛爾蘭等。在美國,有調查發現,微軟、亞馬遜、facebook、Google母公司Alphabet、Netflix和蘋果公司,過去10年只交了2190億美元稅款,佔它們6萬億美元盈利僅3.6%。以微軟為例,其愛爾蘭子公司並無多少實質業務,去年利潤報稱高達3150億美元,由於公司在百慕達登記,按愛爾蘭法例毋須在當地繳稅;鑑於百慕達亦不設企業稅,微軟這間子公司,實際就是處於稅網之外。

歐美跨國巨企利用各地稅制差異,將高稅率地區的利潤,轉移記帳到低稅區避稅,暴露21世紀全球資本主義體系的不公,國際社會應予制約,不過西方大國政府的自利私心,在協商過程中亦顯而易見。疫下歐美多國大舉印鈔派錢,債務急增「等錢使」,無一不想開拓財源;華府希望減少美企出走誘因,又要為萬億美元基建大計「撲水」,制定全球最低企業稅率,要美國跨國企業向「祖家」多些納稅,有一定幫補作用。

美國企業稅率現為21%,拜登政府欲將稅率上調至28%,面對國內很大阻力,未知能否成事,無論如何,華府4月推動制訂全球最低企業稅率,鎖定在21%的偏高水平,明顯有很重私心,旨在確保美國加稅的同時,其他低稅率地區亦要因應全球最低稅率,大幅加稅,這樣就可避免美國稅務競爭力吃大虧。當然,華府有何盤算,各方都很清楚,歐洲自身有內部矛盾,美國出於一己之私,最低企業稅率定得太高,要爭取全球多數國家支持亦不容易,現在G7提出的15%水平,算是一個折衷,然而魔鬼總在細節裏,連場角力相信還在後頭。

全球最低稅率倡議,稍後將交予二十國集團(G20)及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討論,中國作為 G20主要成員,暫時未有表態,內地分析指出,現行中國企業所得稅率較高,一般標準為25%,高新技術企業適用的15%優惠稅率,與G7倡議亦無牴觸。相比之下,OECD可能才是主戰場。

OECD牽頭的磋商,有百多國家及地區參與,香港是其中一員,另外也包括愛爾蘭等超低稅率國家。根據OECD倡導的包容框架,全球最低稅率水平定於12.5%,兼且只適用於每年營收超過7.5億歐元的跨國企業。OECD倡議的稅率水平低於G7,如何協調尚不清楚;有關跨國企業徵稅營收門檻,各方最終有何共識、最終方案實際涵蓋多少跨國企業、具體清單為何,同樣需要密切留意。

低稅時代或過去

香港不能吃老本

全球最低稅率頗有事在必行之勢,不排除年底達成協議,香港必須及早做好應變準備。本港現行企業利得稅設計,企業首個200萬港元利潤,稅率為8.25%,200萬港元利潤以上,則以標準稅率16.5%計算,前者主要為中小企而設,未必受全球最低稅率影響,至於16.5%標準稅率,由於高於G7倡議,暫時亦無問題,然而必須指出的是,最低企業稅率是一個複雜課題,很多國家地區為了促進特定產業發展,會給企業提供稅務優惠,影響實際稅率。OECD最低稅率框架磋商,有意見主張設立例外規則,允許參與方針對特定行業提供稅務優惠,西方大國會否阻撓,卻是未知之數。新加坡商界便擔心,當局未來可能要因應最低稅率,逐步取消一些企業的優惠稅率。目前港府亦有以稅務優惠方式,鼓勵特定行業發展,飛機租賃即屬其一,倘若最低稅率不容,當局便要另覓他法鼓勵外企投資。

全球最低稅率是新事物,具體發展有待觀察,15%左右的水平,相信較易爭取多數國家接受。最低稅率開了頭,日後就有可能再上調,以低稅率爭投資搶生意的空間,未來有可能再收窄。簡單低稅制度,是本港吸引投資的一大賣點,能夠保持固然好,可是依靠低稅率吸引投資的時代,有可能一去不返,當局不能一味吃老本,必須催谷高科技發展,創造更佳的營商環境,去跟其他地區競爭。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