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港穗深控疫方法各異 急需大灣區分享平台

【明報社評】香港、廣州和深圳近日都因為外來輸入病毒引發新一波疫情,成因各異,但有共同之處,香港和深圳都是受到英國病株的影響,香港和廣州都是因為某種程度的漏洞而讓外來病毒滲入社區有可乘之機。三個城市都基於各自的條件採取不同的應對方法,未必能夠互相仿效,但起碼可以從分享病毒資料做起,趁機成立大灣區疫情資訊平台互通信息,讓政府與民間知己知彼。

疫情最嚴重的是廣州,荔灣區一個「飲茶群組」爆發,市內已經擴散到好幾個區,荔灣區兩個片區上升為高風險地區,昨天又增加了4個中風險地區,南沙區也有一家六口感染,傳播鏈更延伸到佛山,三個片區成為中風險地區,還有湛江和茂名都發現感染個案。全省總體感染個案已經接近100個。

疫情港穗深死灰復燃

滲透社區途徑仍是謎

深圳的疫情較為輕微,碼頭工人在貨輪上感染病毒,至今累計有15宗無症狀感染個案,所幸只是局限在郊區的鹽田和龍崗區,而且都找到傳播鏈,但也造成風聲鶴唳。

香港剛宣布第四波疫情結束,第五波疫情的腳步聲已經走近,現在是母女三人確診或初步確診,她們曾經走入社區,未來發展仍存在很大變數。

港穗深三地同樣是在疫情緩和了一段時間後死灰復燃,其中一個共通的地方,都是因為外來輸入病毒引起,而且至今還沒有找出確切的源頭。廣州的病毒來自印度,官方的說法是,「意外暴露造成偶發感染」,深圳和香港病株來源都是英國,但如何傳播到社區,同樣沒有找出原因。究竟有多大成分是在外防輸入方面出現漏洞,還要專家深入研究。

三地疫情成因各異,應對措施更加是千差萬別,廣州按照既定預案,封區限制人員流動和強檢找出潛在傳播者,但由於變種印度病株的特點,傳播力強和潛伏期短,廣州採取了加碼的應變措施,不斷擴大強檢範圍,從荔灣區展開到周邊區份,再到全廣州11個區全民強檢,不單是從傳統的由各區組織所轄居民就地檢測,還用電子手段,曾在風險地區附近以及確診者曾經活動的地方逗留超過20分鐘的人,健康碼全部變成黃色,他們必須在72小時內參與核酸檢測並得到陰性報告,健康碼才會變回綠色,否則出行都會受到限制。此外,廣州和佛山都要求離開該兩個城市的人,無論乘坐公共交通工具還是自己開車經公路離開,都必須出示核酸報告。最新的做法是,全省都在勸喻居民非必要不要離開廣東省。

香港在應對疫情方面,從來就不可能跟內地比,因為內地政府的權限以及行政措施的執行力跟香港不同,廣州要實施全市近2000萬人的強檢,可以得到周邊地區醫務人員的馳援,一聲令下,中山、珠海、深圳、惠州、東莞的醫護人員都有明確的協助目標單位,而且能夠迅速動員市內數以萬計的義工,加上毋須顧及隱私保護使用電子手段,這些都是香港無從仿效的。

限制人員聚集和流動是阻延傳播鏈延伸的不二法門,廣東各市都在實施不同程度的限制食肆堂吃,非必要的健身中心、電影院等等的人數,是例行做法,周邊城市到廣州的公路汽車,已經大部分停開,各種公共交通都在加強檢查健康碼和量體溫。

香港也有呼聲要求檢視從深圳來港旅客政策,特區政府已有既定政策,按照國家衛健委公布風險地區名單,曾經在這些地區逗留的港人也不能使用回港易返港。雖然粵港兩地的疫情發展有點迅猛,但也毋須給自己製造不必要的恐慌。

其實,粵港澳三地需要的是一個共享疫情資訊的平台,香港和深圳兩地最新的感染個案,都是英國病株,但究竟具體的基因排列如何,兩地都沒有對方通報的資料,廣州的印度病株,跟香港早前的病株是否相似,這些資訊,對於控制疫情也有幫助,奈何缺乏及時通報的機制。

粵港兩地竟然缺互通機制

成立資訊平台利官也利民

對於旅客來說,更加是「盲人騎瞎馬」,深圳非港人來港要隔離多少天?香港人到深圳要隔離14天加多少天居家隔離?這些都會因應疫情變化而隨時改變,普通市民要得到及時準確的資訊,官方沒有公布的渠道,市民更是「無從埋手」,加上最新的疫情日新月異,連在廣東省內可以如何流動的資訊,廣東不同城市的居民也感困惑。

粵港兩地在最近一波疫情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但應對疫情的措施不盡相同,也不可能要求一致,但及時互通信息總是可以的,也沒有什麼難度,為什麼不可以從建立一個網上平台開始,將感染數據的統計方法和一些專有名詞加以解釋及轉換,及時公布交通出行等最新的動態和資訊,對於大灣區內各個市政府而言,是交流應對疫情措施的平台,對一般市民而言,是掌握出行的有用資料,若能因此而促進大灣區融合,實是功德無量。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