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美國竊聽肆無忌憚 歐洲無奈隱忍收場

【明報社評】歐洲傳媒披露,美國國家安全局(NSA)在丹麥情報部門協助下,利用丹麥海底電纜網絡,長期竊聽德國、瑞典、挪威以及法國4國的政治人物,其中包括德國總理默克爾。消息曝光後,引起國際輿論嘩然,這是8年前歐美傳媒爆出默克爾手機遭美國竊聽事件之後的又一場「竊聽風暴」。由於美國總統拜登將於本月中旬展開上任以來首次歐洲之行,重建跨大西洋互信與合作是此行目的之一,今次「竊聽風暴」,勢必給此行蒙上陰影,也給雙方正進行的新一輪跨大西洋數據傳輸協議談判,增加不確定性。

據報道,在丹麥情報部門協助下,NSA透過竊聽,獲得了歐洲多國政要的電郵、電話通話、網絡活動包括搜尋足迹,以及網絡聊天和通訊信息,竊聽活動至少持續到2014年。而丹麥國防情報局局長和另外3名情報官員於去年8月遭國防大臣撤職,理由是「隱瞞重要且關鍵的信息」,並在2014至2020年期間「提供不正確的信息」,據報亦與美丹合作的竊聽活動有關。

重演8年前戲碼

證美承諾不可靠

竊聽醜聞曝光時,正值德法兩國峰會召開之際,德國總理默克爾和法國總統馬克龍在會後的記者會上,皆要求美國和丹麥解釋,馬克龍更聲稱,「在盟國之間做這種事不可接受,特別是與歐盟合作伙伴之間做這種事更不可接受。」挪威和瑞典反應強烈,要求美國和丹麥解釋,挪威甚至還傳召了美國使節交涉。但迄今為止,美國國務院及NSA都拒絕回應,白宮發言人僅回應稱,「將與歐洲盟友和伙伴一道,透過適當的國家安全渠道解決任何問題」。丹麥首相更輕描淡寫地表示,與歐洲盟友進行了「良好的對話」,又指「沒有修復關係的必要」。

此事不禁令人想到8年前美國中情局前僱員斯諾登曝光的「稜鏡計劃」(PRISM),以及2013年德國傳媒報道,默克爾的手機號碼早於2002年她未當德國總理時,就上了NSA的竊聽名單,直到美國總統奧巴馬當年6月訪德前數周才被刪去。奧巴馬當時誓言他對此一無所知,並向默克爾道歉,於2014年1月更承諾,不再監聽盟國領袖,不再對默克爾從事間諜活動。今次事件證明,美國的承諾並不可靠。而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當年曾深度參與「稜鏡計劃」,對於美丹之間的秘密竊聽合作,肯定不會一無所知。

正如「維基解密」網站創辦人阿桑奇所說,「美國的規則只有一個,就是沒有規則」。美國無視國際規則和承諾,堅持監控全球的背後,體現的正是美國長期奉行的霸權主義邏輯。美國既要拉攏歐盟又對歐盟領袖有強烈戒心,「情報控制與情報霸權」是美國的全球戰略之一,對盟國也不例外。

拜登上台以來,雖然跨大西洋關係的氛圍發生了變化,但正如有分析指出,歐盟發現,儘管特朗普式不加掩飾的「美國優先」自大遠去,但在華府溫情脈脈的姿態之下,隱藏的是另一種久違的「美國例外」傲慢。今次竊聽風暴,將為美歐關係帶來新的考驗。

據報道,美歐之間的數碼政策談判已到關鍵階段,歐盟希望以一份新的跨大西洋數據傳輸協議,來取代之前的協議,新協議將可確保向美國轉移歐洲用戶數據的行為,符合歐盟的私隱安全標準。歐洲法院去年7月裁定,之前的協議有被美國將數據用於情報用途的風險。剛剛曝光的「竊聽風暴」,坐實了歐洲的最大擔憂,勢令歐盟在談判中採取更強硬的立場。

數碼談判或有變數

美欠全球一個交代

不過,亦有分析認為,這場「竊聽風暴」注定會是一場茶杯裏的風波,因為美國對歐洲的監控無處不在,無論是政治、軍事還是經濟、社會,美國影響力都無孔不入,歐洲各國領袖特別是默克爾等,對於遭美國竊聽已經習以為常,見怪不怪,對今次竊聽風暴的反應,甚至不如8年前般強烈,這也反映了美歐關係的無奈現實。

更重要的是,盟國與美方的情報合作早已是公開的秘密,稜鏡計劃的參與者就包括美英加澳紐「五眼聯盟」。去年歐美傳媒也揭露,美國和德國情報組織自冷戰時期至本世紀初期,一直聯手秘密控制瑞士公司克里普托(Crypto AG),靠向外國政府和企業出售加密機器,一邊賺取數以百萬計美元,一邊收集重要情報。所以說,德國的外交和情報系統從未「發現」本國政要被美國竊聽,以致默克爾等人都是從傳媒報道中得知自己遭竊聽,也就毫不奇怪了。這也是事發之後,丹麥若無其事、還有恃無恐的原因。

歐盟目前內部問題成堆,外部壓力不減,美國要從中東抽身,歐盟面臨的安全和難民困境更會加劇;拜登的「大國競爭戰略」,需要暫時緩和美俄關係,亦或令歐盟成為間接受害者。這場竊聽風暴或者會短期影響美歐關係,但在政治現實面前,相關國家的抗議並不激烈,風波最終仍將會以歐方的「隱忍」收場。不過,這場竊聽風暴,僅僅是美國龐大全球竊密行為的冰山一角,竊聽盟友「不可接受」,監控全球更不可容忍,美國欠國際社會一個交代。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