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維園燭光不復再 合法悼念要堅持

【明報社評】六四32周年,維園再無燭光,6個球場皆被封起,然而不少人並未因此放棄悼念六四死難者,有人選擇去彌撒,有人選擇在家中窗邊點燃燭光。八九民運是一場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愛國民主運動,堅持平反六四,為的是還歷史一個公道。延續30年的維園燭光,曾是港人的驕傲,然而一場反修例風暴,成為了政治分水嶺,香港再也無法回到從前,港獨與暴力所換來的,是中央收緊對港政策,以往的寬鬆包容不復再。一國兩制各有分際,維園燭光無法亮起,是不理分際局限的結果,所有人都感受到代價的沉重。事到如今,港人需要重新思考何謂「小事大以智」,中央對港亦應盡量體現「大事小以仁」。

一國兩制各有分際

不理局限代價沉重

警方連續兩年以防疫限聚為由,拒絕支聯會維園六四集會申請。今年是《港區國安法》實施後首個六四周年,警方執法尺度亦明顯較去年為嚴。去年維園集會雖被禁,仍有一些市民成功進入維園球場點燃燭光,在場警方未有即時採取拘捕行動。相比之下,今年警方在維園內外部署大量警力,同時引用《公安條例》,下午起圍封維園足球場一帶,嚴禁公眾人士進入。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和一名20歲男子,被指在不同社交平台宣傳,呼籲公眾參與未經批准集結,昨早被警方拘捕。入夜後,維園外一度有人聚集,亦有人手持蠟燭在銅鑼灣和旺角街頭集結,高叫港獨口號,甚至走出馬路,企圖干擾正常交通。警方一再警告嚴正執法,最終拘捕6人,未有發生嚴重衝突事件。

八九民運是一場愛國民主運動,自始至終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與六四鎮壓對比鮮明,正因為這一點,要求平反六四才有那麼強大的道德感召力;港人由聲援八九民運到年年悼念六四,體現的同樣是和理非的力量。六四在內地是不得觸碰的政治禁忌,當局千方百計淡化歷史,抹去記憶。堅持紀念六四,為的是悼念死難者、提醒世人毋忘歷史,縱然政治低氣壓籠罩,悼念活動亦要堅守正道,早前法庭就去年六四維園非法集結案作出裁決,涉案被告判囚4至10個月不等,支聯會秘書蔡耀昌亦呼籲市民以和平合法方式悼念,以身試法既無必要亦不應該,扯上港獨更明顯有違八九民運的愛國本質。

悼念六四,講的是心意,形式總可調整。今年六四,有人選擇在家中燃點燭光悼念,有人在網上發表哀思,亦有人到多間聖堂出席彌撒,教會人士表示警方有查詢彌撒流程,提醒遵守防疫規定,並未提及任何政治問題,至於港大學生會亦有秉承傳統,清洗《國殤之柱》並獻花。港人仍然可以和平合法方式,公開悼念六四,可是維園燭光的獨特意義,始終無法替代。疫情總有終結時,維園六四燭光未來能否再度亮起,確是很多人心中一個疑問。

小事大以智

大事小以仁

2014年,時任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會見民主派議員,曾表示一國兩制下,支聯會還能舉行各種活動,其成員更可以當選立法會議員,這本身就體現了中央很大的政治包容,然而反修例風暴徹底改變了香港與內地關係,昔日的寬鬆包容已不復再。支聯會前主席何俊仁早前受訪,提到年輕人「不認識時代局限」,暴力鬥爭欲速不達,最終所有人都要付出代價,有人質疑為何當初不與暴力劃清界線設法勸阻,現在才馬後炮,亦有年輕人對這些批評反感。無論如何,不中聽的說話,每每亦是一語中的之言。一國兩制讓香港在各方面都可以有較大空間,前提是要各守分際,不理局限硬幹盲拼的最終結果,必然是政治空間顯著收窄。維園燭光多年來一直是港人的驕傲,也是香港自由的一個標記,倘若從此熄滅,將是一個不幸的結局。

歷史沒有如果,覆水難收,不管六四維園燭光能否重燃,各方都要認真思考分際與局限的問題,就算短期內香港政治空間無法一下子重新變闊,至少亦要設法避免空間繼續萎縮收窄。小事大以智,大事小以仁,這是古人留下來的政治智慧,亦是理順香港與中央關係的鑰匙。過去兩年事態發展已證明,港獨死路一條,根本行不通,可是至今仍然有人不願面對現實,仍要高喊「香港獨立,唯一出路」,完全不明白這只會令中央覺得對港政策不能隨便放鬆。公開紀念六四的政治空間必須設法維護,港人需要堅持以和平合法方式悼念六四,同時亦要避免悼念活動異化、將其他政治鬥爭元素牽扯進來。中央強調香港不搞「清一色」,合理的包容,適時的寬鬆,亦可體現中央待港以仁。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