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平反六四秉初心 悼念勿以身試法

【明報社評】今天是六四事件32周年,也是《港區國安法》實施後,首個六四周年,當局連續第二年以防疫限聚為由,拒讓支聯會在維園舉行集會。過去兩年香港政治形勢劇變,反修例風暴衝擊中央與香港關係,國安法則改變了香港的政治面貌,中央收緊對港政策,以往寬鬆氛圍不復再,國安法下,支聯會存續等問題,備受關注。回歸初心,要求平反六四,為的是還歷史一個公道,八九民運是一場愛國民主運動,不應遭到暴烈鎮壓。六四歷史不應被抹煞,也不應遺忘,悼念死難者,方式有許多,不應以身試法。

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行禮如儀」並非必然

自1990年起,支聯會連續30年都有在維園舉行六四集會,去年疫情爆發,警方首度以防疫限聚為由,拒絕支聯會維園六四集會申請,今年情况亦一樣。近日網上有人號召今晚在維園及多個地點聚集,警方表示將密切留意情况,任何人若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違反限聚令及《公安條例》,警方將「迅速果斷執法」。支聯會對無法舉行維園六四集會表示遺憾,同時強調「會以合法和平方式做事」,希望市民小心評估風險,不要作不必要的冒險。

維園集會悼念六四是港人的集體回憶,多年來被不同人賦予不同意義:有人視之為香港言論空間的指標,隨着本土思潮及港獨冒起,有人將悼念六四看作連繫香港與內地之間的一條紐帶,亦有人質疑維園悼念六四「行禮如儀」,主張切割,云云。這兩年香港遭逢巨變,反修例風暴這場政治大攤牌,徹底改變中央對港看法,換來的是國安法及選舉制度修改,泛民出身的前運房局長張炳良,以「一子錯滿盤皆落索」形容事態發展。香港已經無法回到反修例風暴之前,以往支聯會及六四集會賴以存在的政治環境,出現了根本變化,維園集會連續兩年因為防疫不獲批准,未來是否還有機會舉行,充滿未知之數,所謂「行禮如儀」,原來並非理所當然。

《港區國安法》訂明,以非法行為達到推翻國家政權的目的,即屬違法。被視為中央對港事務智囊的內地法律學者田飛龍,質疑支聯會綱領有違國安法,若不修改,應予取締,亦有論者指出,當局可以根據《社團條例》,以取締「香港民族黨」的方法,處理支聯會。支聯會往後如何,仍得走着瞧,唯一肯定的是香港經歷過反修例風暴,權力當局對於很多事情都決意「執正來做」,不會隻眼開隻眼閉,支聯會「六四紀念館」2012年起運作,今年首度被指違例未領公眾娛樂場所牌照,正是一例。有人認為當局「選擇性執法」,亦有人認為「依法辦事有何不可」,無論如何,支聯會的決定是暫時關閉「六四紀念館」,直至另行通告為止。

八九民運叫人動容,原因是當年天安門廣場的學生,始終遵從和平、理性、非暴力,當局出動軍隊,以暴烈手段鎮壓這場愛國民主運動,從任何角度看都一定是錯,這是大是大非問題。一個國家不管歷史如何輝煌,難免亦有陰暗面,好與不好的都應該深入認識、牢牢記住。堅持平反六四,為的是還歷史一個公道,讓死難者安息、令家屬釋懷。維園燭光集會和紀念館展覽,是以往最為人知的紀念方式,然而沒有集會或展館,仍有很多合法方式,提醒人們毋忘八九六四,以身試法全無必要,亦不應該。

不做違法事

不代表懦弱

不做違法的事,不代表懦弱。過去10年,香港經歷了那麼多政治運動、社會運動,一個最清晰而明顯的經驗總結,就是不應偏離和平合法之途,違法達義無限延伸,最終只會走入死胡同。最近法庭就反修例風暴兩宗未經批准集結案作出裁決,多名涉案者均判處監禁,裁決帶出的信息是參與未經批准集結,不論是否涉及暴力,均屬犯法,可以判囚。法律界內部對兩案判決有不同意見,然而法庭裁決已下,外界不可能假定相關判決和量刑準則,上訴後一定會被推翻。過去數天,相繼有法律界人士指出,是否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取決於在場者是否有共同目的,倘若人人身穿黑衣、手持蠟燭、沉默不語,即使與身旁的人互不認識,法律上也可視為有共同目的。很多人不了解這類法律觀點,以為打擦邊球「無問題」,結果可以是身陷囹圄。

香港無法例禁止悼念六四,表達哀思愁緒方法林林總總,冒險犯法絕不明智。最近有民調顯示,港人支持平反六四的比率,跌至47%,是2004年以來最低,然而這相信跟現時政治氣氛有關,多於港人對六四的認知和看法有變。平反六四支持率下降,可能只是反映更多人對內地態度變得冷漠、覺得與己無關,權力當局需要正視問題,認真思考如何重構港人與內地之間的情感紐帶。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