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全城谷針軟硬兼施 扭轉不願打針風氣

【明報社評】政府展開全城「谷針」運動,力爭在9月前大幅提升新冠疫苗接種比率,在港建立全面保護屏障。疫情反覆折騰香港,若要可持續復常,谷打針是各界都要面對的「必答題」,疫苗猶豫是客觀現象,但不應該將之合理化,甚至拿來作為不打針的理由。疫苗接種不能強制,原因是極小撮人可能對打針或疫苗成分過敏,數據已證明,長期病患或「三高」人士不適合接種疫苗等說法是謬誤。政府伙拍各界谷針,說之以理、動之以情當然最優先,惟當人們出於種種原因不願打針,有時也得採用非常手段。不打針無法進入某些場所,涉及個人代價問題,爭議必大,可是疫情爆發至今,各界應已明白,必須平衡個人權利及防疫需要,從公共衛生角度,倘若限制合理合度,縱然不便某些人,應做的始終要做。

打針率低「應感羞恥」

專家愛之深責之切

疫下很多地方「想打針無針打」,香港卻是「大把針無人打」,港大醫學院公共衛生學院講座教授林大慶表示,沒有為本港群體免疫貢獻的港人應感到羞恥,措辭嚴厲,未必中聽,然而換個角度看,這其實是愛之深、責之切。外圍疫情風高浪急,昨天本港又傳出有一宗源頭不明初步確診,說明防疫脆弱性,縱能短暫「清零」,稍一不慎隨時死灰復燃,未來出現第五波疫情機率很高,現在更應及早籌謀,全力谷針。

香港教育水平高,以往亦不像西方存在強烈反疫苗運動或思潮,當下打針率之低,折射香港社會的不正常。當局認為很多市民對打針有焦慮,都是因為對事件不掌握,又或來自新聞報道的誤會;有人則歸咎於政府宣傳策略有誤、解說不清不楚,現實情况也許是兩者兼而有之,無論如何,一些有關新冠疫苗的錯誤觀念和印象,諸如「打針引致死亡」、「三高人士不適宜接種疫苗」等,確已深入人心。新冠疫苗乃是新事物,公眾本來易有懷疑;本港首先開打的是科興疫苗,觸動一些人的神經,雖然專家一開始即強調,「針後亡」不等於有因果關係,然而很多人並無聽進耳裏,社交媒體上的資訊,不少都有潛台詞;到後來復必泰開打,同樣不乏「針後亡」、「針後不適」等個案,誤解曲解漸漸變成定見,形成「最好不打針」風氣。

上月中,政府開始定期羅列流產、急性中風、心肌梗塞死亡等數據,顯示打針者相關出事率,全部較同期沒打針者低,證明疫苗安全。有人質疑當局太遲公布數據,平情而論,同期數據比較,始終要累積一定時間,才有較大意義和說明性。翻查資料,早於4月中,疫苗科學委員會主席劉宇隆曾首度交代背景發生率數據,只是不幸很快淹沒於資訊洪流中。一言蔽之,「三高」人士「針後亡」,不是因為打針,而是因為「三高」控制不好可以致命。社交媒體圍爐取暖,網民選擇資訊吸收,要一下子扭轉部分人想法並不容易,惟正如港大專家何栢良指出,全港99%合資格打針者,其實都可以接種。當局不去谷針,才是不負責任。政府伙拍商界,誘之以利谷針是一個方法;當自願選擇、呼籲鼓勵起不了作用,適度的強制措施,亦是無可避免。

昨天政府宣布展開「全城起動快打疫苗」運動,爭取未來3個月將大幅提升打針率。政府帶頭讓公務員放疫苗假,呼籲私人機構仿效,乃是誘之以利的安排;以接種疫苗取代每兩周定期檢測,以及必要時限制未打針者不得進入食肆、宿舍、地盤、戲院等場所,強制味道較濃,爭議亦較大,有認為限制出入等同「懲罰」不打針者,有商戶不滿妨礙做生意,可是各方亦要明白,現在全球面對一場世紀抗疫戰,「戰時狀態」自由度一定不如正常,由最基本的戴口罩,到最嚴重的停擺封城,全都有強制成分。「戰疫」遠未結束,社會要可持續復常,就得接受一些限制。

台灣疫情嚴重,台北市長柯文哲最近便提出,所有第一線醫護及警消人員,全都要接種,「現在由不得你」。現在港府要求前線公務人員「打針代檢測」,不打針者需要付出時間甚至金錢等代價,難免有人不高興,可是仍算有得揀。第一代新冠疫苗非萬靈丹,打了針不代表不會感染或播毒,可是至少大多數專家認為風險較低,否則美國疾控中心也不會提倡已打針者可以免戴口罩,與之相比,「打針代檢測」已屬穩陣做法。

一刀切收緊人人受罪

限制非為懲罰不打針

不准未打針者進入食肆、學校和地盤,若是不附帶任何條件,又或在疫情基本保持清零下實施,一定不適合,可是如果本港真的出現第五波疫情,類似近期台灣般嚴重,出於短期應對,執行相關政策,亦無可厚非,總好過回到今年初二人限聚、晚上全面禁堂食的一刀切做法,若說引入新規限是「懲罰」不打針者,因為疫情失控一刀切停課停業禁堂食,也可看成是在「懲罰」有打針者。袁國勇、何栢良、林大慶等全都認同,社交限制只能針對已接種疫苗人士放寬,林大慶更表示,這是基於科學的公共衛生措施,並非歧視。政府需要做的是跟專家好好商量,就疫情惡化到什麼程度,方要採取這種嚴厲限制,定下相對清晰的參考指標,確保限制合理合度。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