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中國面臨病毒圍城 久守必失宜助鄰邦

【明報社評】廣州爆發社區傳播,中風險地區增至7個,源頭跟境外輸入有關,而全國每天入境旅客,九成經過廣州,300多個隔離點每天有近3萬人在隔離,工作人員達到2萬人,這種高風險運作稍一不慎,都會釀成大禍。而最近兩個月中國周邊國家的疫情驟升,變種病毒也十分複雜,但這些國家的防禦能力十分差,病毒圍城對中國造成很大壓力。為今之計是將外防輸入措施再加碼,長遠之計是幫助周邊國家提高防疫能力。

廣州這一波疫情,官方公布的原因,「由於變種印度病株意外暴露導致偶發感染」,現在已知的是一名從非洲途經迪拜回國的旅客曾經在荔灣區的酒店隔離,而隔離期間檢測結果仍然是陰性,至於病毒傳播給「飲茶群組」的途徑,至今仍然沒有確切的調查結果。無論如何,可以肯定的是,病毒以及源頭都跟輸入個案有關。

鄰邦疫情急升疫苗接種率低

外防輸入措施再嚴防不勝防

亞洲的疫情,相對於歐美來說,一直都處於較低水平,但印度疫情4月初大規模爆發,高峰期每天新增病例達到40多萬宗,最近雖然稍緩,每天也有20多萬宗,而且疫情已經迅速擴散到其他國家,整個東南亞的形勢急轉直下。印度病株的特點是,變種情况十分複雜,傳播力極強和極快,而東南亞國家普遍的疫苗接種率十分低,無從抵禦。最嚴重的幾個國家,馬來西亞過去3天平均每天新增的病例達到8300宗,但人民已經接種兩劑疫苗的百分比只有3.4%;菲律賓每天的新增病例數量達到7500宗,接種率只有1%; 印尼的病例達到6100宗,接種率只及3.8%;泰國的病例也有3900宗,接種率只有1.6%。

除了疫苗接種率這個關鍵因素外,東南亞國家的防疫措施本來就不嚴格,加上經過一段時間的「久安」而呈現抗疫疲勞,防護裝備也不充足,一旦遇到滲透力極強的印度病株,防護空虛幾乎就成了無可守之城,現在馬來西亞宣布全國封城兩周,也只是控制疫情蔓延之舉。

對於控制疫情擴散,內地有一套完整的措施,已經在發生過零星本土病例的城市中反覆實施過,證明行之有效。但對於外防輸入,始終不能完全杜絕,因為不可能阻止國人回國,而且由於疫情有所緩和,商業往來漸次頻繁,往來國內外的人員增加,他們當中有誰感染了多少劑量的病毒,很難全面準確檢測出來,即使是嚴格要求集中隔離14天,但在14天甚至在21天內都沒有病徵,而實際上在「無意中」傳播了病毒,或者在更長的時候後自己才呈現病徵的,並非少數。

國家衛健委制定外防輸入的隔離措施,只是要求集中隔離14天,不同地方可以因應情况而增減居家隔離觀察天數,這是為了限制入境人員的活動範圍而減低其傳播病毒的潛在風險,但這次廣州新一波疫情暴露出來的問題,是隔離點距離民居太近,既然病毒有可能在環境下留存,甚至通過空氣傳播,隔離點就不應該設置在人煙稠密的住宅區,廣州目前300多個隔離點,以至大口岸城市的隔離點,應該馬上篩查,孰去孰留,應盡快公布名單。

隔離點不應設在住宅區

高風險國家宜頒禁飛令

對於國際飛機航班,目前要求旅客出示登機前的核酸檢測報告,一旦發現同一航班超過5例被檢測陽性,實施熔斷機制,禁止該航班來華兩周,截至目前,已經有487個航班因而被取消。然而,很多國家的檢測報告真偽難辨,即使檢測報告真實,也有可能因為乘客含病毒量低而未能在機場被檢測出陽性。國家衛健委可以因應不同國家出現疫情的嚴重程度而制定風險級別,對高風險地區實施一定期限禁止航班往來,過去是因為反制美國的禁飛令,而今純粹是因為疫情需要,國家衛健委應該考慮是否有此必要。

中國陸上跟14個國家接壤,邊界長度達到22,000公里,過去曾發生緬甸人偷渡入境而導致瑞麗市社區爆發,而今越南等國疫情堪虞,外防輸入的措施可以不斷加碼,務求做到慎之又慎,即使因此對某些旅客帶來不便,代價也是值得付出的;然而,措施無論再嚴格,面對狡猾而凌厲的病毒,久守必失的可能十分大,長遠的治本方法也要及早考慮。

新冠疫情肆虐全球已經一年又半,中國有效控制疫情,但也不能獨善其身,國際不靖中國也難安,目前鄰邦疫情勢不可當,這些國家沒有研發疫苗的能力,而接種疫苗又是徹底解決問題的唯一之途,中國應該為鄰邦提供大量疫苗,幫助它們盡快渡過難關厄困。其實,中國已經多番宣布,要將疫苗成為國際公共產品,在力所能及下輸出疫苗。

目前廣州出現社區傳播,對疫苗需求大幅增加,全國其他地方的疫苗供應也受到影響,難以敞開大門增加對外供應,但中國的疫苗生產能力很快就能夠超過國內需求,盡快增加輸出量,既能達到睦鄰的外交政策,鄰國盡早達到群體免疫,無論商貿和人員往來都可暢通,也可得名利雙收。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