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中美貿談形勢不同 重開對話先禮後兵

【明報社評】上周四,身兼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的副總理劉鶴與美國貿易代表戴琪首度通話,是去年8月25日之後,中美經貿高官的首次通話,也是拜登政府就職以來,中美經貿領域首次高層對話。據報通話只有約一小時,會後雙方各自的聲明也極簡略,無太多實質內容。外界多認為,通話為下階段中美貿易談判開了一個好頭,但在當前中美關係全面對抗的氛圍下,經貿對話取得突破的機會甚微。不過,中美經貿關係一年來依舊熱絡,而美方欲利用首階段貿易協議縮小對華貨物貿易逆差、促進製造業回流美國的如意算盤,均告落空。在疫後經濟復蘇的背景下,中美經濟發展如何影響兩國後續貿易談判,才是值得關注的焦點。

對劉鶴與戴琪的通話,中方稱「雙方本着平等和相互尊重的態度,進行了坦誠、務實、建設性的交流。雙方認為發展雙邊貿易非常重要,並就彼此關心的問題交換了意見,同意繼續保持溝通」。美國貿易代表署則聲稱,「雙方討論了美中貿易關係的重要性。在坦率的交流中,戴琪說明美國拜登政府以勞工為中心的貿易政策,以及目前正在檢視美中貿易關係,戴琪也提出對中國有所關切的議題。」從「坦率」、「務實」、「交流」等字眼來看,劉戴兩人雖是各自表述,唯一共識是雙邊貿易「重要」,同意繼續溝通,惟對話氣氛平和。

中美雙邊貿易暢旺

兩國不願推倒重來

根據去年1月達成的中美首階段貿易協議,美中雙方應每半年會晤一次。今次劉戴通話,距離上一次中美經貿高官通話已過了9個月。對於中美首階段貿易協議,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中方承諾兩年內增購2000億美元美國產品;美方維持對價值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的25%關稅。對於中方要求取消加徵的關稅,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曾表示,要待簽訂第二階段協議,才會取消全部對華關稅。據透露,在中美為劉戴通話前的準備會議中,中方再次強調了關稅「復常」(rollback)的重要。

一年多來,中美貿易持續暢旺,去年雙邊貿易額較前年增長8.8%,今年首季更大增73.1%,其中中國出口增長74.7%,自美進口增長69.2%,與2018年首季中美貿易戰前的最高水平相較,進出口分別增長了11.7%和19.3%。按此趨勢,今年中美貿易額將超越2018年的6335.2億美元(中方數據),達到歷史最高水平。而3月份,美國對華出口達到172.9億美元,按年增長74.8%,超過中國對美出口的53.3%增幅。

因此,中美雙方雖然對首階段貿易協議都有不滿,但誰都不願推倒重來。拜登去年底贏得選舉後曾經表示,上任後不會立即取消特朗普對中國加徵的25%關稅,也不會取消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戴琪在其任命聽證會上亦稱,中國需履行第一階段美中貿易協議承諾,美國高度關注這份協議的落實。中國商務部發言人高峰上周四更表示,「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有利於中國,有利於美國,有利於整個世界。雙方應共同努力,創造氛圍和條件,推動協議落實。」

在中美外交高層阿拉斯加對話不歡而散、就新疆香港等議題相互制裁、軍方高層對話受阻的背景下,兩國重開貿易對話也面臨不同的大環境。

談判聚焦金融產業

中方力拒輸入通脹

據穆迪(Moody's)及美國稅務基金會(Tax Foundation)的數據,美國對華加徵的關稅,九成以上實際由美國進口商承擔。既然關稅無收窄貿易逆差,亦未實現「製造業回歸」,拜登政府為何仍堅持延續此項「損人不利己」的前朝政策?按照戴琪的說法,關稅讓美方在談判中增加了「槓桿力」。有分析認為,中美貿談從來不限於貿易,未來談判重點將不再是逆差,而是針對中方的結構性改革,重點很可能聚焦於事關兩國宏觀經濟走向的金融和產業政策。

美國自去年3月以來,已先後「派錢」4萬億美元,3月消費物價指數(CPI)達到2.6%,4月份CPI為4.2%,為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之最,但為防股市大跌、影響就業,聯儲局堅持不加息,而是故伎重施,意欲輸出通脹。作為應對,中方一方面出手壓抑大宗商品和虛擬貨幣的炒作,另一方面放手讓人民幣匯率一路走高,就為抵禦美國的通脹輸入。這與金融海嘯期間中方推出4萬億元人民幣計劃,配合美國放水的作為,形成鮮明對照。

與08年時比較,中國在世界產業鏈中地位更加穩固,短期內難被取代。儘管人民幣升值,但出口訂單似未受影響,國家統計局數字顯示,年營業額2000萬元人民幣或以上企業的利潤,1至4月按年大增一倍多,長三角珠三角的外向型企業都開足馬力加班,以致電力告急。相對而言,美國手中可用的牌更少了,所以戴琪說,美中經貿關係「非常非常有挑戰性,需要我們全面關注」。因此,中美經貿對話的重啟,表面波瀾不興,實際上是雙方新一輪角力前的先禮後兵。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