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加密貨幣監管從嚴 莫待出事才來後悔

【明報社評】加密貨幣價值暴升暴跌,波幅之大叫人瞠目結舌,多國宣布加強規管,港府亦着手草擬法例,監管虛擬資產市場。加密貨幣面世10多年,比特幣最廣為人知,近年更湧現很多「有趣新奇」的新貴,支持者認為,加密貨幣可以提升交易效率、成為新時代重要支付結算工具,甚至挑戰政府法定貨幣地位,前途無可限量,然而亦有愈來愈多聲音質疑,比特幣等加密貨幣本身並無內在價值,充其量只是類近黃金的替代品,價格大幅波動反映它們現階段不過是高風險投機工具,炒作情况甚至有「龐茲騙局」味道。冒風險投資是個人選擇,但政府沒必要方便散戶冒險豪賭,加密貨幣發展充滿未知,規管寧可先從嚴,出了大事才收緊,已然太遲。

加密貨幣波動劇烈

多國紛倡加強監管

加密貨幣出現,跟2008年金融海嘯息息相關。歐美央行量化寬鬆應付金融危機,變相狂印銀紙,情况叫人側目。翌年比特幣上線,借助區塊鏈技術,成為全球首款「去中心化」的加密貨幣,它所標榜的特色,正是毋須中央機構管理,發行量有限度,不似政府印鈔般為所欲為。近年加密貨幣有若雨後春筍,國際投資界熱捧,上至超級富豪,下至一般散戶,紛紛入市吸納。去年疫情爆發,歐美量寬印鈔變本加厲,熱錢氾濫追逐高回報,加密貨幣漲勢更急。去年初,比特幣價格大約徘徊在一枚4000美元左右,及至上月中旬,比特幣價值竟然升見6.3萬美元;之前獲美國特斯拉行政總裁馬斯克吹捧的狗狗幣,更曾暴升百倍。

加密貨幣炒風熾熱,然而升得急時跌得也快。過去一個月,比特幣價格一度暴挫逾半,不少投資者損失慘重。最近中美先後表示要加強規管加密貨幣,人民銀行下令內地金融及支付機構,不得接受加密貨幣作為支付結算工具,亦不能提供與之相關的產品服務;美國財政部則宣布,但凡涉及過萬美元的加密貨幣交易,均須向美國國稅局報備,以防有人利用加密貨幣避稅或從事不法活動。一時間,加密貨幣市場風聲鶴唳,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如何監管虛擬資產,同樣備受關注。今年初,港府就規管虛擬資產交易平台等問題公開諮詢,大方向是引入發牌制度,堵塞目前未能規管買賣虛擬貨幣的灰色地帶。當局強調要在虛擬資產市場發展及監管取得平衡,減低投資者風險,有業界人士則擔心當局管得太死,不利本港金融科技發展。

加密貨幣方便數碼平台交易,沒有區域限制,有助提升交易效率,近年多國積極研究發展官方數碼貨幣,着眼的也是這些優點,不過民間加密貨幣的匿名及不可追蹤特性,某程度是雙刃劍,既是優勢,亦是缺點。提倡者認為,外界對加密貨幣有很多誤解和負面形象,不清楚其應用方法,看不到其發展潛力和價值,然而必須承認的是,加密貨幣對小撮不法之徒而言,確是非常便利的洗錢工具,早前美國最大成品油管道營運商「殖民管道」遭黑客攻擊勒索,被迫支付500萬美元,黑客便指名以加密貨幣支付贖金。金融科技日新月異,比特幣等加密貨幣長遠發展難料,惟平情而論,現階段加密貨幣確實更似一種超高風險的投機工具,多於實際支付結算工具,政府規管應該先聚焦眼前現象,不能空談前景潛力。

風險太高散戶不宜

港府修例寧緊莫鬆

比特幣沒有內在價值,群體認同及其稀有性,是支持它作為支付結算工具的主要基礎,有人認為其本質類近黃金,然而論認受性和歷史,兩者實在無法相提並論。放眼世界,各國政府基本上都只是將比特幣等視為虛擬商品或投資產品,無一承認它們具有貨幣屬性,美國聯儲局主席鮑威爾便指加密貨幣「沒有真正用作支付」,而是「真正的投機工具」。近月比特幣、狗狗幣等價格大起大跌,除了因為多國提出規管,明顯亦與超級富豪言論朝三暮四有關。美國電動車生產商特斯拉早前大手購入比特幣,行政總裁馬斯克一時大力唱好,宣布顧客可以比特幣購車,未幾又反口;一時暗示特斯拉沽清比特幣持倉,一時又澄清並無此事,現實效果是比特幣不斷被舞高弄低,美國著名經濟學家、「末日博士」魯比尼直指馬斯克一些推文,形同市場操縱行為。凡此種種都顯示,加密貨幣交易有必要從嚴監管。

加密貨幣炒風熾烈,歐洲央行一份報告警告,比特幣可能成為本世紀最大泡沫,魯比尼和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甚至質疑,現時加密貨幣炒作情况,儼如「龐茲騙局」。不管這些論述是否正確,可以肯定是加密貨幣作為一項投資產品,風險極高,絕不適合散戶,英倫銀行行長最近便直言不諱,那些投資加密貨幣的人,應該隨時做好輸光所有錢的準備。港府打算建立虛擬資產服務提供者發牌制度,持牌交易所只可向擁有800萬元流動資產的專業投資者提供服務,變相阻止一般散戶沾手,做法合理,若有需要,還可再收緊一些。當局草擬相關監管法例,必須審慎為先,穩紮穩打,發展加密貨幣交易市場,短期步伐寧可慢一些,好過急於求成、出了大事才後悔。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