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回港易」熔斷莫名其妙 精準抗疫須說到做到

【明報社評】廣州市荔灣區一宗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引發一場有關「回港易」熔斷門檻的爭議,直至昨晚,港府始宣布,以爆疫小區而非全省作為熔斷單位。港府去年底提出「精準抗疫」,控疫措施避免一刀切,今次爭議卻反映當局知行未合一。內地抗疫雷厲風行,縱有零星個案,亦能迅速撲滅,具備「基本清零」能力,這是「回港易」可以實施的前提。內地早已不搞全面封城的一套,封閉小區精準控疫模式行之有效,從防疫角度,「回港易」的熔斷門檻,沒理由比旅遊氣泡或航班熔斷機制更嚴,僅因一宗個案便全省叫停。港府有必要加強與內地溝通,就外防輸入制訂一套更合理的熔斷機制,避免再有朝令夕改、信息發放混亂等情况。

一宗病例停粵「回港易」

港府「中風險」定義隨意

去年初夏以來,內地疫情緩和,同年11月,港府實施「回港易」計劃,身處廣東省及澳門的港人,符合核酸檢測陰性等條件,可以豁免檢疫回港。上月底,港府更將「回港易」擴大至內地其他省市。「回港易」屬於港方單向措施,實施首5個月,超過10萬人次返港。上周六,港府以廣州市荔灣區發現一宗確診病例為由,一度叫停廣東省「回港易」,不少在粵港人一時間頗為徬徨,港府數小時後修正說法,澄清廣東省並非「中風險」地區,回港易安排維持不變。港府處理事件混亂,背後反映當局行事官僚因循,決策未有深思熟慮,與內地欠缺協調。

武漢去年封城抗疫有成,惟民生代價亦高,鑑於疫情全球大流行,外防輸入再嚴,亦很難滴水不漏,內地逐步發展出一套精準控疫機制,毋須大規模封城,仍能高效應付輸入個案可能引起的社區零星爆發,保持疫情「基本清零」。

內地將疫情分為高中低3個風險類別,凡屬高、中風險者,均須嚴格執行隔離檢疫,目前全國沒有地方屬高風險地區,中風險地區則有23個,遼寧省佔15個,安徽省有7個,廣東省1個,然而必須指出的是,現在內地評估中風險地區,早已細分至以街區、商場甚至樓宇為單位,而非以整個市甚至全省為單位。今次廣州市荔灣區發現確診個案,當局僅是將荔灣一個街區列為中風險地區,由於涉事七旬患者到過6間食肆,當局已火速追蹤並隔離密切接觸者,同時向小區內萬計人士採樣檢測,暫時未見社區傳播迹象。廣東省人口超過1億,廣州市常住人口逾1500萬,荔灣人口佔當中十五分之一,港府因為當地一個街區出現一宗病例,就將整個廣東省視為中風險地區,叫停全省「回港易」安排,明顯不合比例。

「回港易」風波,由周六下午叫停到晚上政府更正,為時6小時,其間全國政協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曾在社交媒體提出質疑,外界對於港府「午令晚改」,有很多揣測,然而防疫措施是否恰當,毋須扯上政治,不合理就是不合理。近月印度疫情大爆發,上月初,一班印度抵港客機多達三分之一乘客確診,當局過了兩個多星期才宣布按熔斷機制,叫停印度來港航班;星港旅遊氣泡計劃,決定是否煞停的一個重要指標,是兩地不明源頭本地個案,7天平均是否多於5宗。內地疫情比星洲輕微得多,跟印度情况更是差天共地,「回港易」熔斷門檻,竟比航班熔斷及煞停旅遊氣泡機制嚴厲得多,實在令人不明所以。

熔斷機制合理合度

過猶不及必須避免

去年底,港府亦提出要「精準抗疫」,防疫措施避免一刀切,盼可減少民生經濟影響,可是在「回港易」熔斷問題上,看不到當局按這一原則處理。放眼內地,上海市衛健委等地的做法,都只是要求曾經在各省市個別中風險小區逗留過的人,接受14天隔離,反觀香港,由早前安徽省及遼寧省各有數宗本土個案,到今次廣州荔灣龍津街區的處理,當局都是條件反射式處理,一刀切將全省列入中風險地區。昨晚港府修正做法,改以爆疫小區作為熔斷單位,與內地看齊,在香港觸動了一些政治神經,不過「回港易」安排,本來就是以內地高中低風險3級分類為憑據,為何港府之前要將中風險定義的範圍,由爆疫小區擴大至全省?背後究竟有何科學理據?當局從未有向外解釋。外界一直追問,港府公布暫停廣東省「回港易」前,曾否與廣東當局溝通,政府官員至今含糊其辭,未置可否。

叫停廣東省「回港易」,雖由衛生防護中心周六率先公布,然而食衛局、政制與內地事務局等事前理應知情,決策未有深思熟慮,明顯不是某一部門的問題,港府實有必要賽後檢討,如果問題在於不了解內地措施,當局應該跟內地加強溝通協調;如果當局之前只是因為行政方便,認為以省為熔斷單位,較一個港府不認識的小區容易安排,處事未免太過官僚馬虎。多國都在加快接種疫苗,可見將來,香港有機會與更多地方有序恢復人員來往,當局必須制訂一套更合理的熔斷機制,以免再出現應該熔斷卻遲遲沒作為、毋須熔斷卻又反應過大的情况。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