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凍結中歐投資協定 象徵意義大於實質

【明報社評】歐洲議會上周四以壓倒多數通過動議,正式凍結《中歐全面投資協定》(CAI),理由是中國政府在3月因新疆問題對歐盟機構及民意代表實施了反制裁。應該看到,歐洲議會本來就是歐盟各機構中對華敵意最深的,對CAI從一開始就持反對立場,通過這種無約束力的動議並不令人意外。CAI遭擱置,對中歐關係固然帶來一定衝擊,但對中歐經貿關係的影響象徵大於實質,未必有太多實質傷害。而且,歐盟原本就是CAI獲益較大的一方,若協議果真拉倒,中方丟的是面子,歐方失的是裏子,歐盟的損失顯然更大。

華失面子歐失裏子

凍結協定歐損失大

歷經7年35輪談判,中歐領導人去年12月30日共同宣布如期完成CAI談判,協定原本計劃今年底前簽署。歐盟批准協定要過兩道關:27個成員國以及歐洲議會的同意。就在3月歐洲議會審議前夕,因歐盟追隨美英加等國,就新疆問題制裁中方機構,中方隨即反制,宣布制裁10名歐洲人和4個歐洲實體,其中包括歐洲議會人權分委會和5名歐洲議會議員,歐洲議會臨時取消審議CAI,並提出中方撤銷對歐洲議員的制裁,是重啟審議的先決條件。積極促成CAI的是歐盟委員會,在4月28日歐洲議會的專題辯論中,發言的議員在譴責北京之餘,亦將矛頭對準歐盟委員會官員,指他們發展與中國的商業關係,是以犧牲人權為代價。受此壓力,歐盟委員會5月初已經宣布,暫停推動CAI審議流程。CAI將被凍結的命運,那時已經呼之欲出了。

中方對此的回應一直是輕描淡寫,稱協定並非一方對另一方的恩賜,而是互惠互利的。事實上,CAI對中歐雙方的價值是不一樣的。北京更看重其地緣政治價值,當初,預料到拜登新政府上台後,會重新加強與歐洲的大西洋伙伴關係,北京想利用CAI搶先在經濟上與歐盟綁定,因此不惜重大讓步來結束談判;歐盟看重的則是其經濟意義,CAI確定的平等市場准入資格、勞工保障條件等規則條款,都是北京過去從未鬆口的,單純看讓步的性質,中國的妥協更大。歐盟在談判最後階段下決心,也是看到中美首階段貿易談判取得進展,擔心在中國市場輸給美國。因此,CAI延宕,對北京來說,只能說當初的地緣政治策略失算,則該協定也就失去價值。對歐盟則意味失去中國市場的巨大商機,實質損失更大。因此,歐洲議會也好,歐盟委員會也好,對CAI的說法都是「凍結」、「擱置」,迄今未用永久終止或廢除一類的字眼,似留有餘地。

在歐洲議會的動議中,攙雜了一些不切實際的情緒化宣泄內容,如要求利用CAI的辯論作「槓桿工具」,「改善中國的人權保護和對公民社會的支持」。在北京看來,這些要求都是「要脅」,在主權問題上,中方從來是算政治帳而不算經濟帳的。歐盟其實也明白,要解決新疆問題,以取消協定作威脅是做不到的,北京不會在這種壓力下讓步。早在3月16日,中國駐歐盟使團團長張明就警告過,投資協定不是解決中歐所有分歧的「籃子」,更不是施壓工具,不應將經貿問題政治化、擴大化。

客觀而言,CAI對德法意等歐盟大國利多,其他小國未必能從中得到多大好處。在美國因素的介入下,即使沒有歐洲議會作梗,波羅的海三國和捷克等與中國芥蒂較深的歐盟國家,很可能也不會批准CAI,可以說,在目前的中歐關係大氣候下,今年要歐盟批准投資協定,困難很大。

美對歐影響力仍大

北京對外不再啞忍

與北溪2輸油氣管道項目之於歐俄關係一樣,CAI也是中歐關係的一個象徵符號,美國必欲除之而後快。新疆問題就是美國協調美歐對華統一陣線的工具,而歐盟加入美英加陣營,發起對華制裁,一是堅守所謂民主人權的價值觀;二是可能未料到會激起北京如此大反彈,中方的反制裁,大出歐方意料之外。這一方面反映美國對歐洲的影響力仍大,另一方面反映北京對外界的打壓已不再忍氣吞聲。

據最新數據,2020年中歐雙邊貿易額達5860億歐元,在歐盟前十大貨物貿易伙伴中,對華貿易是唯一實現雙向增長的。中國也首次超越美國,成為歐盟最大貿易伙伴,歐盟則是中國的第二大貿易伙伴。有沒有CAI,中歐之間的生意都會照做,但一個共同的歐洲更有利於同中國打交道。

美歐人權立場的一致,並不代表在所有對華議題上都一條心。德國總理默克爾就始終力挺CAI,稱協定依然是「非常重要的承諾」,在處理對華關係時,不但要考慮人權和法治,也要考慮良好的經濟合作和開放市場。在CAI擱置的背景下,默克爾與法國總統馬克龍仍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氣候峰會;意大利與歐盟主辦的全球健康峰會,亦邀習近平出席致辭。這說明CAI的凍結並未全面「冰封」中歐關係,未來中國與法德意等國乃至與歐盟的關係,仍有改善的空間。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