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協助港人醫生回流 打破業界保護主義

【明報社評】本港醫生長期短缺,政府提出修例,為非本地培訓的海外註冊港人醫生,開闢免試回港執業路徑。業界保護主義,一直是解決本地醫生不足的絆腳石,莫說引入海外醫生,外地名牌醫學院畢業的港人子弟,若要回流執業,亦困難重重,簡單如豁免海外專科醫生實習方案,在醫委會也鬧出連場風波。修例讓非本地培訓的港人醫生回流,社會討論多年,一直原地踏步,光說不練,蹉跎歲月。「專業自主」不能與社會利益對立、成為抵制改革的擋箭牌。今次修例將業界保護主義鐵壁,打開了一道缺口,具體成效有待觀察,如有需要,當局應進一步拆走業界所架設的不合理門檻和壁壘,讓更多合資格夠水平的醫生,為市民服務。

一己之私凌駕公益

業界應該撫心自問

香港人口老化,醫生人手卻遠遠追不上社會需求,每千人口只有兩名醫生,不僅少過新加坡及日本的2.5名醫生,更大大落後於澳洲的3.8名及瑞典的4.3名。公立醫院急診輪候時間動輒數小時,排隊看專科醫生平均更要等上兩年,小病隨時拖到變大病。《醫療人力推算2020》顯示,若不盡快改革,本港醫生人手缺口將由2030年的1610人,惡化至2040年的1949人。本地醫學院培訓額度有限,引入更多合資格海外註冊醫生,多年來各界談了不知多少回,諮詢復諮詢、討論復討論,卻因既得利益和政治阻力,遲遲未見重大進展。

引入海外醫生並非新事物,港英時代,在英聯邦國家接受培訓的醫生,皆可免試在本港執業。1990年代,本港有逾2000名非本地培訓註冊醫生,佔整體醫生四成半,近年比例卻只有一成左右。這些年來,每當提出放寬非本地培訓醫生來港,醫生業界就大肆渲染「庸醫湧港」,扯上內地元素,操作傲慢與偏見,轉移公眾視線,掩護自身利益,單是豁免海外專科醫生一年實習期這麼有限的措施,醫委會也可以搞出一大堆動作,千方百計阻撓政府的改革方案。現在當局修例,將引入合資格非本地培訓醫生的範圍,僅限於港人子弟,同時亦確保行醫者都是熟悉香港的人,業界繼續諸多推搪,就是無視社會長遠利益。

修例草案下月初提交立法會首讀,政府期望今屆會期內通過。修例後,非本地培訓的港人醫生,若是在認可醫學院畢業,獲得專科資格後,在本港公營醫療機構做滿5年,評核表現滿意,就可免試在港註冊。當局將在醫委會之下,設立「特別註冊委員會」,負責制訂認可醫學資格名單;尚未取得專科資格的外地港人醫生,可以先在港接受本地專科培訓。政府表示過去數月已辦了逾10場諮詢,跟醫委會、兩間醫學院、前線醫生及病人組織等近百名代表會晤,有業界人士不滿當局沒有舉行公眾諮詢、特別註冊委員會沒有業界選出的醫生代表,有意見則認為,以醫管局工作環境及當下社會氣氛,很難吸引港人醫生回流,云云。

業界意見需要尊重,前提是業界必須將社會利益放在首位;倘若「專業自主」未能配合社會需要和公眾利益,政府甚至應該收回相關權力。醫生業界多年來假「專業自主」之名,大搞保護主義,議會內外各種正常諮詢及討論機制,一一成為業界阻撓改革的平台,當年醫委會改革如何在議會被拉布拖死,各方記憶猶新。業界不滿政府修例安排,相信不少人亦希望業界一些人撫心自問,以往所作所為有否尊重公眾利益。

技術問題要處理

業界莫再找藉口

特別註冊委員會的組成,官方色彩較濃,這是事實,不過醫委會主席、衛生署、醫管局、醫專和兩間醫學院代表等,本身既是醫生,亦是有能之士,不可能說他們沒資格、沒識見去評定認可醫學院清單。國際醫學院排名林林總總,不宜盡信但可以參考,倘若註冊委員會將名不經傳的醫學院納入名單,當然需要斟酌,如果名單內所列的醫學院,水平在國際廣獲認同,包括內地一流醫學院在內又有何問題。

本港私家醫生收入,比起英美等地同行都要高,部分專科醫生更是「月球人」、「星球人」(月薪甚至周薪超過百萬元)。目前有數以千計的港人在外地讀醫或行醫,他們是否願意回港執業,各人有不同考慮,然而香港至少應該打開一道門,讓他們可以體面回流,而不是像現在那樣,需要面對無理兼屈辱的刁難。修例草案規定,回流港人醫生必須在公營醫療機構工作5年,方可免試在港註冊,有關安排有助紓緩公院醫生荒,短期亦不會對私人市場有影響;以香港對公私營醫療服務的殷切需求,引入多些非本地培訓醫生,也不可能影響本地醫生利益。有業界人士潑冷水,認為修例充其量只能吸引約百港人醫生回流,果真如此,政府應考慮參考新加坡等地做法,進一步擴大招攬合資格海外醫生的範圍。鼓勵港人醫生回流,在安排本地專科培訓等方面,或會面對一些瓶頸,技術問題需要梳理,然而所謂「杯水車薪不做也罷」,不過是業界企圖維護既得利益的藉口。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