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監管院舍乏進展 政府修例無了期

【明報社評】14歲中度智障自閉症男生在私營院舍「康橋之家」墮樓身亡,死因庭裁定死於意外。本港院舍服務嚴重不足,良莠不齊情况普遍,這宗案件,再度暴露法例規管不到位、政府部門巡查馬虎,未有做好把關角色。根據現行規例,中度照顧院舍的護理人員與院友比例,門檻僅為1:40,要求低得不合理,部分私人院舍濫竽充數,人手安排有否弄虛作假,同樣惹人關注。兩年多前,申訴專員公署發表調查報告,批評社署對院舍服務監管不足,不少意見要求修例,提高院舍人手比例,至今未有下文。政府不作為,修例無了期,院舍老問題持續,形形色色的悲劇,只會不斷重複發生。

智障男生墮斃

暴露系統問題

智障男生墮樓事件,發生於5年前,涉事院舍「康橋之家」,之前因為前院長張健華捲入多宗性侵智障女院友案件,臭名遠播。死因聆訊顯示,墮斃男生有情緒問題,父親懷疑虐兒,母親含辛茹苦照顧10多年,迫於無奈才將兒子送去院舍,未料所託非人。母親發現兒子身上常有不明來歷傷痕,懷疑他在院內遭體罰苛待,庭上與院舍人員各執一詞。男生智商只得5至7歲,法官認為可以排除自殺可能,死因庭裁定智障男生死於意外,反映沒有證據顯示案件直接涉及他殺,不代表院舍沒有任何責任,更不代表政府部門有做好監督院舍的角色。案情細節顯示,智障男生墮斃,既涉人為疏忽,亦有系統性的問題,陪審團向勞福局及社署等提出合共10多項建議,大體而言都是要求當局加強規管巡查,改善院舍人手及運作,防止再有悲劇發生。

殘疾人士需要細心照顧,中度智障自閉人士容易有情緒問題,尤其需要專業人士特殊照料,死因聆訊卻顯示,涉事院長、主管、助理員或護理員皆缺乏相關訓練,有護理員入職後才草草上了數小時照顧殘疾人士課程。院舍雖有安裝閉路電視,惟自從前院長捲入性侵醜聞、警方到場取證後,系統長期未有啟用,繼任院長亦無認真跟進;另外,智障男生案發時所在的空置房間,窗戶亦無加裝鐵絲網。倘若院舍閉路電視並非形同虛設,當值職員至少有機會發現男生進入了空置房間,及時制止;倘若空置房間窗戶有鐵絲網,男生亦未必會墮樓。

院舍主管供稱,事發當日兩層院舍共有91名院友,惟在場護理員及助理人手,明顯未達社署要求。翻查值日更表,當天應有7人上班,其中列出的一名「護理員」恍若透明人,未有院舍人員作供提及,是否存在惹人懷疑。種種迹象顯示,事發時智障男生所在樓層,儼然處於「真空」管理狀態,沒有職員跟進。不過話說回來,就算院舍人手配置達到社署要求,也絕不等於人手充足。

按照中度照顧院舍的人手規定,護理員及助理跟院友的比例,門檻僅為1比40,涉事院舍案發時僅得兩名相關人員,連這麼低的門檻也做不到,固然離譜,可是即使有3人當值,亦不意味院友能夠得到妥善照料。院舍護理員勞心勞力,人工卻偏低,難以吸引新人入行,本地人手荒持續惡化,輸入外地人手,又因工會強烈反對,困難重重,這些都是現實,然而當局應該拿出政治決心,設法解決人手不足問題,而不是採取超低標準遷就業界。根據現行法規,院舍職員除了保健員外,全都毋須領牌,亦無規定主管學歷,專業培訓及考核要求如此寬鬆,同樣難以接受。

政府部門官僚因循

害群之馬有恃無恐

聆訊期間,社署人員供稱,根據案發當日出勤紀錄及更表,院舍人手「符合社署要求」,惟正如死者家屬代表律師所言,社署只是依賴院舍提供的資料做判斷,並沒與職員會面查證真偽,調查態度馬虎,猶如橡皮圖章;死因裁判官一再問「1比40」這個人手比例是否太低、由沒有受訓的護理員或助理照料40名殘疾院友是否恰當,署方證人只是反覆重申按章辦事,守則怎寫,他們照辦,不會過問私人機構內部問題。私人院舍以賺錢為本,法例要求低,變相縱容小撮害群之馬,2015年劍橋護老院涉嫌虐老,以及康橋之家的風波,是近年最駭人聽聞的例子,不代表只有這兩間院舍出問題。政府部門官僚因循,處事得過且過,業界害群之馬當然有恃無恐。

2018年,申訴專員公署發表調查報告,批評社署對安老院舍服務監管不足,呼籲收緊條例改善巡查,至於社署成立的工作小組,前年亦發表檢討報告,建議提高護理員人手比例,以及院友法定最低人均樓面面積等,有關行政實務守則的部分雖已實施,可是涉及修訂《安老院條例》及《殘疾人士院舍條例》的建議,迄今未見重大進展,勞福局僅表示正為修例做準備,何時落實仍是未知數。本港院舍嚴重不足,大幅收緊監管,或會導致一些院舍結業,影響不少院友,然而政府總不能投鼠忌器,姑息害群之馬。改善院舍質素,釜底抽薪之道是增建院舍增加人手,同時當局亦得盡快修例,加強監管,社署亦應加強巡查執法,不能敷衍了事。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