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莫把汽車安全當兒戲 不將汽車監管當鬧劇

【明報社評】一名車主在上海車展高調抗議特斯拉(Tesla),汽車安全問題本該按嚴謹的法律處理,但政府有關部門及車企都沒有嚴格執行,反而招致一場聲勢浩大的華洋糾紛鬧劇,抗議者因違法而被拘留,洋車企先「傲慢」後「屈膝」,官媒與政府部門趁機抽水,網民隨意發揮而得到狂歡,而汽車安全問題以及售後服務等問題卻得不到應有的理性討論,此後同類事件如何處理,各方都需要反思。

特斯拉曾取得政治成就

被批評亦因缺政治敏感

美國電動車生產商特斯拉最近兩年在中國的形象,高低起伏,起於政治,卻不能止於政治。2018年特斯拉首席執行官馬斯克到中國,表示有意在中國設廠生產電動車,北京上海市長都接見他,最後馬斯克決定在上海建超級工廠,2019年1月動工,同年產出汽車,「中國速度」被捧上天,當時正值中美貿易戰,特朗普要求美國企業都回國生產以提高就業率,馬斯克反其道行之成為「反特英雄」,疫情肆虐,全球生產鏈受阻,馬斯克再次「逆水行舟」,在上海擴建廠房和生產線,生產電動車出口歐洲,為中國提供產值、就業機會和外貿作出貢獻,對中國而言,不但是經濟成就,更是政治成就。

被政治成就掩蓋的是商業問題,特斯拉在美國頻現汽車安全問題,但仍然受到中國車迷青睞,無論是原裝進口車還是在上海生產的「國產車」,銷量與日俱增。直到最近,特斯拉電動車被投訴安全問題在內地漸次出現,不少用家在網上吐槽,上周在上海車展上,一名女子身穿寫着「剎車失靈」T恤站在特斯拉展車車頂大聲疾呼,特斯拉一時間頓成「過街老鼠」。

汽車安全是汽車製造業的生命線,不但影響駕駛者和乘客的安全,而且是馬路上的「炸彈」,隨時爆發而禍及無辜。中國對汽車安全問題有嚴謹的法例,2012年實施的《缺陷汽車產品召回管理條例》規定,生產者獲知汽車存在缺陷應停止生產並召回在市場上的產品,國家管理部門獲知有關情况也有責任通知生產者停產和召回產品。就在今年2月,特斯拉召回兩款在美國生產而在中國行駛的3.6萬輛車,市場監督總局依例公之於眾。

特斯拉對在中國生產的汽車安全問題,負有首要責任,出現多宗懷疑有安全問題的汽車事故,應該主動展開調查,並公布結果,如發現汽車有缺陷,應該召回並負責為車主維修以至賠償,但特斯拉對近月的多宗投訴置若罔聞。或許事實是特斯拉已經認真複查而確認產品並不存在安全問題,但該公司對此缺乏透明度,原因是該公司一直不重視公關手段,認為沒有必要將一筆龐大的公關開支轉嫁給車主,這是該公司的商業決定。國家市場監督總局如果認為車主的投訴值得懷疑,應該啟動調查,若發現特斯拉確實存在缺陷,應該責成特斯拉停產並召回產品。

汽車安全問題由三方負責

企業保險政府應各司其職

諷刺的是,直到有車主以激烈手段抗議,特斯拉才被動地回應車主的不滿,但高層在接受媒體訪問時,反指抗議者是受到競爭對手蠱惑才會「出此下策」,高調表明不會對投訴者妥協。此舉馬上遭到官媒譴責,指特斯拉對中國用家傲慢,並且呼籲有關部門要對特斯拉加強監管,維護消費者權益。市場監督總局不知道是出於網民的熱議,還是因新華社的評論才採取行動,要求特斯拉公司向車主提交涉事汽車在車禍發生前30分鐘的行車紀錄。特斯拉隨即「改弦更張」,不但立即交出報告,還表示「堅定服從政府各相關部門的決定,尊重消費者,遵守法律法規」云云。

網民得悉特斯拉「認低威」,隨即在各種社交媒體上欣喜若狂,無論是車主還是「旁觀者」,無不表示特斯拉早知今日何必當初,激烈的網民甚至使出鐵拳,指當年歡迎特斯拉來上海設廠本身就是引狼入室,批評當局不應與狼共舞。

重視汽車安全的措施如何「再過分」也不為過,畢竟是性命攸關。但可以肯定的是,汽車生產商都會重視安全問題,因為一旦被證明安全不可靠,幾乎就等於判這間生產商「死刑」,同時,另一個利益相關方是保險公司,若某品牌汽車安全度受到嚴重懷疑,保險公司不會願意承保,政府部門也負有無可推卸的監督責任。三方都有責任採取嚴格的措施,保證產品安全,更重要的是預防隱患發生,並及時向公眾交代。

汽車生產商的售後服務以及如何處理車主投訴的手法,如何應對媒體質疑的公關手段,是商業決定,處理不好等於慢性自殺,政府部門如何主動積極監管市場,是政治責任,處理不好是失信於民。現在出現的問題,是特斯拉和市場監督總局都沒有做到應有的本分,形成一個「輿論真空」,網民隨意發揮而陷入失控,如果由此而導致洋企業和政府部門要屈服於民粹主義,企業、政府和整個社會都要為此付出不必要的代價。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