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合作應對氣候變化 對抗的雜音不應有

【明報社評】美國召開全球應對氣候變化峰會,總統拜登帶頭宣布提高減少碳排放目標,各國領袖也當仁不讓,紛紛作出積極承諾,這對人類社會來說,令人看到應對氣候變化問題的曙光,喜事一樁。美國和很多其他國家也表明,應對氣候變化需要全球合作,惟出現一些「雜音」,諸如美國國家情報總監海恩斯說,氣候議題是外交關係的核心,應該將國家安全因素納入一併考慮。若然美國在應對氣候變化問題將中國列為外交對壘的對象,則是憾事一樁,不過也不會影響中國按本身的條件完成自行制定的目標。

各國提高減排眼花撩亂

中國按自身條件盡所能

美國宣布將會在2030年減少碳排放50%至52%,是一個十分進取的承諾;歐盟宣布到2030年減少55%;日本雖然只是承諾減少46%而令批評者認為不夠積極,但也比以前的承諾提高了20百分點。如果單單從這些數字來看,中國的承諾就顯得十分「小氣」,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視頻講話中,重申中國2030年達到碳排放的最高值,從此逐年遞減,直到2060年達到碳中和。而這次提出一個新承諾,未來5年嚴格控制煤炭消費增長,2025至2030年逐年減少。

各國紛紛提高減排目標,實屬好事,儘管可能會因為各種原因,未必能全數落實,甚至可能由於政黨輪替,下任領導人不執行前任的承諾,但終歸有一個更進取的目標,也能起到立此存照作用。特別是西方國家,他們作出再大的目標,也是應該,因為今天地球出現氣候變化的各種問題,是由於在工業化過程中,集中在大城市生產大量排放二氧化碳,先是倫敦淪為霧都,後有洛杉磯變得烏煙瘴氣,但都沒有醒覺要行動減排,直到極端天氣一年甚於一年,海水一年高於一年,才大聲疾呼要行動。而西方國家在完成工業化之後,卻要求全球一視同仁去應對他們「貢獻良多」的惡果,這對發展中國家是極其不公平的。

中國在應對氣候變化問題上沒有「誇誇其談」,而是按照自身的條件定出力所能及的目標,然後說到做到,更符合中國人言出必行的風格。中國的自身條件就是作為一個發展中國家,工業化和城鎮化還沒有完全完成。在碳排放問題,誠如西方媒體指出的,就是發電量近七成仍然是燃煤發電,還有水泥和鋁材製造等,都是高耗能且製造大量碳排放的污染工業。中國可以一聲令下,讓大城市的巴士與的士改成電動車,減少排放,卻不能宣布明天就關閉所有燃煤發電廠。

美國盛產天然氣並且開發成本十分低,作為替代煤發電的誘因很大,所以比較容易做到減少碳排放,中國是產煤大國,煤發電成本低,而天然氣則需要大量進口,替代煤發電的代價很大,加上工業化及城鎮化都需要大量的水泥和鋁材等高耗能產品,所以只能作出力所能逮的目標。即使如此,中國還大力發展綠色能源,風力和太陽能發電的比例愈來愈高,但這些可再生能源的成本比燃煤發電高得多,特別最近大力提倡的海上風力發電,回報期幾乎是遙遙無期,政府的補貼不能無限提高。

中國太陽能光伏板價廉物美

助低成本發電卻遭西方抵制

中國在應對氣候變化也有特殊貢獻,比如太陽能發電的光伏板,經過不斷改良科技和製作工藝,做到價廉物美,可以成為很多國家以低廉成本發電的可再生能源,然而,卻遭到西方國家以傾銷為由實施抵制。美國和西方國家,在這個問題上,口頭上是一視同仁,關乎到經濟利益,就不講全球合作。中國對此也十分清醒,特別對美國更不會奢談合作,只要不打擊就好了。

西方國家媒體,對於中國依賴燃煤發電的批評毫不留情,對於北京霧霾的苛責也是鐵面無私。西方國家在討論全球碳排放問題時總會指出,中國的碳排放佔全球的28%,美國佔15%,卻沒有人把問題放在更長的歷史和更大的環境去看,如果用100年來算,美國總的碳排放量,肯定比中國要多。在這個問題上,只說美國的目標是2050年達到碳中和,比中國早十年,卻沒有人指出,中國工業化的進程比西方國家遲了幾十年,人口比美國多4倍,碳中和目標只比美國晚十年。

在中美兩國矛盾重重的環境下,可以預見美國將會在任何可能的情况下,遏制中國的發展速度。應對氣候變化問題,本該是合作的範疇,可是,美國國家情報總監海恩斯說,氣候問題是外交關係的核心,必須考慮國家安全因素。中國毋須「對號入座」,這起碼能夠解釋,雖然中國已經購買很多美國的天然氣,部分也用作替代煤發電,但美國要拉攏其他國家給中國施加壓力,看來中國提高生產成本,才是美國的真正目的。美國在應對氣候變化問題上要重新奪回領導地位,但這樣對其他國家指手畫腳,盡顯其霸道,最終不可能取得其他國家心悅誠服的合作。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