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查冊私隱新平衡 政府有責任塑造

【明報社評】香港電台編導蔡玉玲「查冊」索取車牌資料,被控「虛假陳述」兩項罪名成立,共被罰款6000元。這宗案件案情並不複雜,從《道路交通條例》相關規定,蔡被判罪名成立,不難理解,只是「查冊」乃新聞工作者追查事實真相的重要工具,如今蔡被確定犯法,業界的擔心有了案例,「查冊」宛如懸在頭上的劍,偵查報道工作將大受掣肘,損害了公眾知情權。政府應該與業界商討,在保護私隱和「查冊」作新聞報道之間,取得恰當平衡,以事實證明,香港新聞自由並未收緊,而是一貫地開放。

蔡玉玲案情不複雜

法官確認虛假陳述

《道路交通條例》規定,「查冊」所取得個人資料,「應用作與交通及運輸事宜有關的事務上」。去年7月,《鏗鏘集》播出前年元朗7.21事件專題報道,顯示節目取得相關資料後,用於製作專題,包括根據車牌登記地址,逐一接觸車主,蔡因而涉及虛假陳述。辯方在庭上表示,「涉案車輛運輸武器給疑似施襲者,蔡查冊目的在找出涉案車輛,而該車輛明顯在道路上使用,並用作犯罪工具,因此查冊用途必然屬於交通事宜,被告所作陳述屬實」云云。

主任裁判官不接受這個論據,認為申請人的選項必然與自身用途相關,大前提必然用在交通運輸有關事宜,因此被告是否有良好動機取得資料並不重要;主任裁判官又認為被告申請查冊目的,是為採訪和報道,但是即使為了採訪,必須按照當局規定,申請用途必須符合披露資料條件,以正確途徑獲得資料,考慮到本案背景、犯案目的、沒有證據顯示車主有實質影響或不便,認為罰款是恰當判刑選擇。

法例規定清晰,有關節目內容折射蔡玉玲涉及違法情節,也很清楚;不過,蔡的動機並非為了私利,而且是新聞界一貫做法,若排除政治考量,法官判處蔡罰款了案,應是考慮了多方因素的裁決。需要指出的是「查冊、採訪、報道」乃新聞界工作常態,事實上,這個「一貫做法」在新聞界追查事實真相、發揮監察職能,促進社會公平公義方面,起了一定積極作用。蔡案之後,新聞工作者人人自危,是正常反應,因為他們做的與蔡玉玲並無不同,若繼續下去,人人都有可能是下一個。

當局已經調整查冊做法,若有查冊者查找車牌資料,運輸署會發電郵通知車主,包括告知查冊者姓名。原本車主可以向運輸署申請,以紙本方式獲得查冊者資料,現在改以預約方式透過電郵通知車主,車主獲得查冊者資料後,用途亦受限制,因此,從私隱角度審視,新做法顧及了查冊者的權利和車主的私隱、權利。不過,當局以此回應此事,肯定不足。當局應該從根本上處理,包括在申請者需要剔選查冊目的,加上「新聞採訪」選項,並容許新聞工作者若面對同類訴訟,可以公衆利益作為申辯理據;更徹底則是新聞工作者應獲豁免。前任私隱專員指出,目前《私隱條例》訂明,如有合理理由相信發表及播放該等資料,是符合公衆利益,就不受保障資料原則規限;當局應該考慮援引這個做法規管「查冊」。

業界擺脫泥沙俱下

當局勿謀箝制傳媒

過去,新聞工作者查冊尋找新聞線索,當局並未視作批逆鱗,今次蔡玉玲涉及案件,相信7.21事件敏感成為了催化因素,當局趁機收緊查冊安排,不過,近期當局說香港要重新出發,若不跳出反修例風暴思維,重新出發從何說起?另外,前年反修例風暴,惡意「起底」迭生,此舉目的在傷害他人,絕不可取,必須打擊;惟香港是資訊自由社會,新聞工作者查冊尋找線索,順藤摸瓜揭露真相,跟惡意起底、濫用公開資訊,是兩回事,不能相提並論。

當局另一個擔心,相信是新聞工作者良莠不齊,如何確保記者所有活動都符合豁免要求,符合公衆利益,是需要解決的問題。前年反修例風暴期間,「記者」充斥,整體新聞界正在為此買單。當局應該與新聞界商討,釐定負責任媒體、符合專業要求新聞工作者的標準等,擺脫傳媒泥沙俱下、魚龍混雜局面,讓社會放心讓香港新聞工作者行使「第四權」,成為監察社會、推動進步的力量。香港邁入新時代,各方面都要調整適應,香港社會仍然需要新聞界發揮積極作用,新聞界如何自我提升,須努力之處尚多,例如探討是否、或如何設立記者登記機制, 以及有效自我監管機制等,以提高業界質素;至於權力當局,則勿謀箝制香港傳媒的操作,須警惕出現「潑出一盆污水,連盆內的嬰兒也一同潑出去」的局面。當局重塑與新聞界互動新常態、新平衡,應是須努力方向。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