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多邊合作對抗暖化 美國難再指點江山

【明報社評】全球問題需要國際合作,說的不僅是疫情,還有氣候變化,最近多國在這方面有不少動作,繼上周中法德氣候峰會,本周又有美國主持的視像國際峰會,國家主席習近平等多國元首應邀出席發言。為免全球暖化帶來不可逆轉破壞,國際社會必須在本世紀中葉實現溫室氣體「淨零排放」,發達國和發展國應本着「共同但有區別責任」原則,加快減排步伐。5年多前的《巴黎協定》,為應付全球暖化定下藍圖,卻因美國特朗普政府單方面退出而蒙上陰霾;現在美國重返協定,拜登提出減排大計、推動綠色基建,若能說到做到,當然是好事,問題是這些年美國應對氣候變化政策反反覆覆,一旦白宮易主,隨時又走回頭路,領導權威已不復再,拜登雖欲帶領美國重當「盟主」,全球氣候治理也不會再由華府說了算。

美國牽頭氣候峰會

中俄參與釋出善意

由1990年代的《京都議定書》,到後繼的《巴黎協定》,20年間,國際社會愈益意識到氣候變化危機,可是控制溫室氣體排放步伐卻未如理想。科學家指出,人類活動已使全球溫度較19世紀工業化前水平上升約1℃,極端天氣、海平面上升及北極融冰不斷惡化,若不設法煞停暖化趨勢,一旦超出2℃警戒線,將為人類帶來不可逆轉的災難。根據《巴黎協定》,國際社會同意力阻全球平均氣溫升幅超過2℃,同時力爭將升幅限制於1.5℃之內,各國均要訂下減排目標。

聯合國指出,全球升溫若要限制在1.5℃,人為碳排放必須在2030年前減少約45%(以2010年水平為基準),並於本世紀中葉達至「淨零排放」,即所有碳排放均被中和,然而美國作為現今全球第二大溫室氣體排放國,過去數年不僅沒有致力減排,反而開倒車。特朗普上台未幾即退出《巴黎協定》,鼓勵開採化石能源,廢除奧巴馬時代一系列環保措施,直至今年初拜登就職,美國才重返《巴黎協定》。今年底,聯合國將於格拉斯哥舉行氣候大會,各國需就減排「交數」,近月圍繞氣候問題的外交活動頻繁,本周美國主持的40國氣候變化問題視像峰會,正是其一,白宮料將趁此機會,宣布「雄心萬丈」的2030年溫室氣體減排目標。

對抗全球暖化,需要所有國家積極參與,一個也不能少,華府不再背逆國際社會意願而行,一定是好事。華府邀請多國元首出席視像峰會,除了傳統盟友,國家主席習近平、俄羅斯總統普京等亦應邀亮相發言。中美博弈激烈,美俄關係緊張,3國領袖發言會否「擦出火花」,還得拭目以待,無論如何,氣候變化影響全人類,各國不能以鄰為壑,美方主動邀請、習近平和普京答應發言,互釋善意,帶出合作抗暖化的正面信息,然而如果拜登以為大張旗鼓來一場視像峰會,就可「號令天下」,帶領美國重當全球氣候治理「盟主」,未免也想得太美。

抗暖化失領導權威

美難重拾「盟主」地位

全球暖化是一個歷史問題,工業革命為西方帶來百載好處和繁榮,同時亦給全球製造大量溫室氣體。現在西方常將減排矛頭指向中國和印度等,實際是發達國家的人均排放量,依然遠高於發展中國家,1990年代的《京都議定書》,強調以「共同但有區別責任」原則,處理發達國與發展國減排問題,原因亦在於此。西方發達國有歷史責任帶頭減排,步伐更必須比發展國進取,可是美國卻一再出爾反爾,由本世紀初小布殊政府退出《京都議定書》,到特朗普退出《巴黎協定》,每逢白宮出現政黨更替,保守派當權,華府就揚言這些國際氣候協議對美國人「不公」、為美國帶來「苛刻」經濟負擔,將之前所作的國際承諾視若草芥。

過去20多年,全球抗暖化的最大不明朗因素就是美國。現在拜登提出大興綠色基建,力爭2030年將美國碳排放減少五成(以2010年水平為基準),目標相當進取,國際社會擔心的是,萬一4年後白宮又易主,換上「特朗普2.0」,會否又再「人去政息」。當然,樂觀一點看,世界格局變化急速,各國強調科技興國,中國在再生能源、電動車等方面發展一日千里,歐洲也走得很快,就連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亦承認,美國再生能源明顯落後中國,追趕中國的壓力,或可促成美國加快減排步伐,可是美國人太習慣高碳生活,華府又跟傳統能源等高排放產業瓜葛太多,加快綠色轉型未必如想像容易。

中國和歐洲再生能源發展快,一大原因是兩地都想減少依賴外來油氣供應,然而頁岩氣革命已令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產油國,短短10年能否改弦易轍,實屬疑問。全球減排不能沒有美國參與,可是經歷了20多年的轉折,就連盟友亦不再以美國馬首是瞻。上周中法德元首率先舉行氣候問題視像峰會,重申減排承諾,強調多邊合作,這場峰會牽頭的是法國,折射全球氣候治理體系,已不可能是美國說了算,倘若華府仍不放下身段,硬要以「盟主」姿態,就減排問題向其他國家施壓、指摘別人不是,只會招來更多不滿。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