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億元電騙情節離奇 法例漏洞早日堵塞

【明報社評】疫下本港電話騙案、網上騙案升幅顯著,一名九旬老婦墮入陷阱,半年內被騙2.5億元,成為本港歷來金額最高的個人電話騙案,事後警方拘捕了一名涉案大學生,案情顯示被捕者亦是受害者,幕後主謀逍遙法外。電騙網騙受害者涵蓋不同年齡層,近年政府雖已大力宣傳提防詐騙,銀行方面亦對長者大額提款格外留神,現實卻是不斷有人中招。政府擬就電話儲值卡實名制立法,打擊電騙等不法活動,有人關注私隱,亦有人質疑實際效用。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沒有法例可以堵絕行騙活動,不代表明知有法律漏洞卻不去堵塞,關鍵是合理平衡私隱和滅罪需要。

提防騙徒宣傳雖多

疫下電騙依然急增

提防電騙網騙的廣告宣傳,近年鋪天蓋地,大多數市民都看過,可是被騙畢生積蓄或痛失巨款的案件,仍是時有所聞,最近警方披露一宗涉款億元計電騙案,一名家住港島山頂的九旬老婦,去年接獲來電,有自稱「內地公安」的人表示,老婦身分疑遭盜用,涉及嚴重案件,要求她將銀行存款「暫時」轉帳到指定戶口,若查證後證明不涉黑錢,將於今年中「退還」。老婦見來電者能說出其個人資料,不虞有詐,其後一名自稱「內地公安」的人上門,給老婦一部手機連SIM卡作聯絡之用,更令受害人深信不疑,5個月內十一度轉帳,合計2.5億元,直至上月初,老婦終在女兒勸告下報案,警方調查後,拘捕假冒公安上門的19歲理大生,原來他也是電騙受害者,之後被招攬犯案。

這宗本港歷來涉款最多的單一受害人電騙案,失款之巨令人咋舌,案情亦匪夷所思。涉案理大生何解成為騙徒傀儡,暫時仍不清楚;老婦雖然年邁,仍有能力往銀行處理巨款,卻又恍如着了魔般,對騙徒深信不疑。有一次,老婦要求私人司機載她和騙徒一起到銀行轉帳,銀行職員向老婦查詢匯款目的,老婦回答「置業」,職員未再追問;同住外傭覺得事態可疑,通知老婦的女兒,女兒雖覺不妥,惟未即時報警,只着親戚到銀行觀察。這些年,當局呼籲市民提防電騙網騙,下了不少工夫,銀行亦有指引,提醒櫃枱職員多些留意長者巨額轉帳,然而現實永遠是旁觀者清、當局者迷。騙案防不勝防,一大原因在於騙徒善於掌握並利用受害人的心理,案中老婦被騙,不見得是因為貪婪,動輒將騙案的出現,簡單歸咎於受害人本身,實際是幫騙徒開脫。

疫情爆發以來,本港電騙網騙案件增幅顯著,以電騙為例,去年累計接近1200宗,較前年急增八成,損失金額由1.5億升至5.7億元,今年首季情况更有惡化之勢,與去年同期相比,宗數升近兩成,損失金額更是6.5倍。誠然,騙案受害人不少是長者,可是入世未深的年輕人,同樣容易中招。根據當局數字,30歲以下年輕人是第二大受害群組。電騙手法雖說萬變不離其宗,惟騙徒總有千奇百怪花招,令人眼花撩亂,即使高學歷專業人士,一樣有人中招。騙徒除了喜歡假冒內地官員,對受害人時而威嚇時而安撫,還會利用假官網等手段,加強騙局說服力。有行騙集團甚至以各種手段,從之前的受害者物色「助手」協助犯案,老婦2.5億元騙案,被捕大學生即屬一例;根據警方資料,有受害者被捕時還真的以為自己是在當「特務」。家人多些關注長者或年輕人理財習慣有否異樣、銀行職員多些留意不尋常轉帳交易,有助提防騙案,然而加強打擊詐騙犯罪,始終要從法律入手。

平衡私隱滅罪需要

合理規管「太空卡」

今年初,政府提出引入電話SIM卡實名登記制,引起不少議論。現時市民購買匿名電話智能卡(俗稱「太空卡」),毋須登記資料。當局表示涉及本地流動電話犯案的嚴重罪行,七成涉及「太空卡」隱藏身分,電騙案的相關比例更高達九成,立法規定「太空卡」用戶向持牌電訊商登記基本個人資料,有助打擊犯罪,全球大多數國家及地區亦有類似規定。有人則關注立法影響個人私隱權利,更有人從政治角度解讀,懷疑當局是因為反修例風暴期間,有人用「太空卡」組織街頭鬥爭,為了配合《港區國安法》,才提相關修例。

在香港,部分人出於工作等原因,擁有多過一部手提電話,使用「太空卡」,當然不能假設一定是作「負面用途」,可是一些騙徒利用「太空卡」作奸犯科,亦屬不爭事實。個人自由和私隱需要合理保障,惟多年來法院判例亦一再重申,個人自由和私隱都不是絕對,必須與公眾利益取得平衡。既然上台登記電話戶口不算侵犯私隱,為何登記太空卡用戶資料就是侵犯私隱,這確是一個需要回答的問題;若擔心執法機構濫用制度,可以在法例列明,執法機關可在什麼情况下要求索取登記紀錄,以及規定相關人員須有書面授權,這亦是私隱專員公署提出的建議。有資訊科技界人士提到,電騙手法層出不窮,騙徒不用「太空卡」,可以改用虛擬電話(IP電話),甚或用手機通訊軟件作語音通話。世上沒有任何立法可以杜絕犯罪,SIM卡實名登記當然不例外,可是電騙案件頻頻,明知「太空卡」是漏洞卻不去堵塞,也難言合理。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