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延遲退休方案樓梯響 彈性處理服眾莫遲疑

【明報社評】內地城鎮人均預期壽命已經超過80歲,而各機關企業還在沿用1978年訂定的法定退休年齡,即男性60歲,女性職工50歲和幹部55歲,隨着老齡化社會已經到來,出生率逐年下降,社保基金入不敷支情况也愈趨嚴重,延遲退休年齡的政策原定在上一個五年規劃期間出台,至今仍在只聞樓梯響階段,剛公布的第14個五年規劃明確表明要在未來5年內實施,但按目前進展,能否如期實在令人擔憂。這個關乎萬千職工生計,以及國家財政穩健的政策,不能一拖再拖了。

社保基金入不敷支勢擴大

政府補貼無底洞於事無補

法定退休年齡政策是幾乎所有人都關心的問題,經濟能力好而又想盡快享受優哉游哉生活的職工,當然希望維持現在的法定退休年齡,經濟能力差想多領幾年工資,或者老驥伏櫪的職工,則希望可以延遲退休,年輕職工更加關心這個政策,因為關乎他們將來的稅負壓力,2019年在職人數跟退休人數的比例是2.61比1,如果按照目前數據以及政策不變的情况推算,到2050年,這個比例將會達到1.03比1,差不多是一個職工養一個退休人員,也就是說工資的一半將要上繳社保基金。

全國社會保險基金去年收入約7.2萬億元人民幣,其中保險收入4.7萬億元,政府補貼2萬億元,從國企專項扶持基金中撥款500億元,支出卻達到7.8萬億元,即有6000多億元的缺口。去年虧款較多是由於疫情部分企業免交保險金,但社保基金入不敷支的情况已經持續6年,而且退休人員逐年增加,目前正處於嬰兒潮年代出生而今達到退休年齡的高峰,而適齡勞動人口從2012年開始逐年下降,預計在未來5年下降3500萬人,供款人數與退休人數此消彼長的情况,社保基金虧款是必然的,目前是依靠政府撥款,及從國企額外徵收特別基金彌補,但這非長治久安之計。專家估計,退休年齡每延長一年,養老基金可增加40億元,減少支出160億元,這就是延遲退休年齡政策迫在眉睫的原因。

延遲退休年齡政策之所以千呼萬喚出不來,跟政府官員左顧右盼有關,但情况確實也十分複雜。全國幅員遼闊,不同工種情况千差萬別,有些勞動強度大的工種,60歲幾乎已屆極限,但白領工人則猶有餘力;有些工種需要接受訓練的年期較長,比如醫生或者科研工作者,他們參加工作年齡較遲,而且他們積累經驗對工作效率的作用較大,60歲讓他們退休是人力資源的浪費。男性和女性無論在各方面都存在差距,是否要統一退休年齡,也有很大的爭議。

第14個五年規劃對於延遲退休年齡提出的原則是:「小步調整、彈性實施、分類推進、統籌兼顧」,有關彈性實施這一條,釋除人們對於一刀切政策的憂慮,是十分有必要,這個留待各省及各行業根據實際情况處理,符合大眾期望。

輿論各自表述官員無動於中

方案不論保守激進應早出台

至於「小步調整」,則給有關決策官員留出很大的空間,何謂小步?小步等於保守方案嗎?有專家提出設想,法定退休年齡每幾年延後一年,到2045年才最終實施延遲至65歲。激進的方案包括,先將男女退休年齡盡快統一到60歲,以及在短時間內延遲到65歲退休。無論保守還是激進方案,都牽涉到是否允許自願選擇的問題,同時要考慮到採用獎勵自願延遲退休,還是對不自願延遲退休處以懲罰措施,比如在法定退休年齡前退休不能領取全額退休金等,現在都只是專家「各自表述」階段,決策官員還沒有宣布一個明確的取向。

各種意見在社會上沸沸揚揚之際,各種擔憂言論也在紛呈,年輕人擔心一旦延遲退休年齡,他們的工作機會以及晉升機會都會受到影響,造成一種銀髮族跟小伙子搶飯碗的局面。而那些由於各種原因,自願提前退休的人員,包括不適應勞動強度大的勞工,他們需要另覓工作強度或者工作時間較為靈活的工作,由於他們職場競爭力處於劣勢,即使找到工作也得不到應有的福利和勞動保障,成為新的弱勢社群。

為了釋除大眾的疑慮,政府應該明確宣布,任何出台的政策,都會提前諮詢利益相關方,徵求他們的意見作為完善政策的依據,一個需要自願參與的政策,如果他們在不知情的情况作出選擇,決定往往可能是不理性的,這就會影響政策的效果。

延遲退休年齡的討論曠日持久,有關政策遲遲沒有出台,而各種影響社保基金入不敷支的因素卻在不斷擴大,依靠政府撥款以及從國企的巨額盈利中抽取部分彌補社保基金虧款,也是應有之義,但始終不是長久之計。負責此事的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應該及早提出一個方案,哪怕是一個小分項的具體方案,讓大眾可以進入實質的討論,大眾無休止漫無方向的表態,反而會將輿論帶到一個負面的角度,政策愈遲出台,謬種流傳的機率愈大,最終只會不利於延遲退休年齡政策的推行。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