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愛國者治港」制度化 社會多元須妥善維護

【明報社評】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講述「愛國者治港」原則,提出要完善相關制度,特別是有關香港選舉方面的制度,不容少數「反中亂港」分子進入特區政權機關。香港經歷了反修例風暴,中央要將「愛國者治港」制度化,夏寶龍談的是大方向大原則,港人只知中央將主導這場「大手術」,整個政治遊戲規則將會重寫。香港是一個多元開放社會,當年鄧小平提出,「港人治港」以愛國者為主體,為包容不同政治成分和觀點留下了空間,現在中央的說法,不再有「主體」這一表述,夏寶龍強調「愛國者治港」絕不是要搞「清一色」,未來這個「混一色」制度,如何保障香港社會多元開放,不會出現「一放就亂、一亂就收、一收就死」的情况,需要小心處理。

愛國標準再定義

「清一色」不是好事

過去兩年,香港政治變化翻天覆地,由反修例風暴、《港區國安法》,到現在的完善「愛國者治港」制度,中央處理香港的思路,有了根本轉變。「反中亂港者出局」、不得進入政權機關,既是中央的基本立場,亦是一國兩制的紅線。 上月國家主席習近平聽取特首述職,提到必須始終堅持「愛國者治港」,一國兩制才能行穩致遠。最近內地官媒一再開腔,強調香港存在制度漏洞,「愛國者治港」原則未獲充分貫徹,必須調整,把選舉作為國家安全核心因素予以考慮,確保香港特區政權任何時候都掌握在愛國者手中。昨天夏寶龍在研討會上的發言,是一次明確宣示,香港將有一場制度大手術,中央將會親自操刀。

1984年,鄧小平提到「港人治港」有一個界限及標準,就是「必須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治理香港,「愛國者」標準有三,一是尊重自己民族,二是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三是不損害香港繁榮和穩定。昨天夏寶龍也有提到鄧小平的「愛國者三標準」,惟同時指出,這一論述是重點針對香港回歸前的情况而言,「界定的標準很寬泛」,言下之意,當然是這數十年間香港社會出現了很多變化,1980年代大多數香港市民支持回歸,港獨沒有市場,跟最近幾年「港獨」冒起坐大的情况,不能相提並論。夏寶龍的發言,可以視為中央對鄧小平「愛國者三標準」的再定義再詮譯,同時亦是將標準收緊。

何謂「愛國」易生爭議,夏寶龍一邊以對比方式,突出「愛國者」與「反中亂港者」的反差,強調「黑暴」、「攬炒」和「港獨」分子一定不屬愛國者之列,另一邊則嘗試從正面定義,提到「真心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及發展利益」、「尊重和維護國家根本制度和特區憲制秩序」、「全力維護香港繁榮穩定」。香港社會多元多樣,夏寶龍強調,「愛國者治港」,絕不是要搞「清一色」,即使部分市民對內地、對國家存在各種成見和偏見,中央的態度也是理解和包容的。根據夏寶龍的說法,只要這些人與「反中亂港」分子劃清界線,一樣可以積極參與香港治理。

早在1984年,鄧小平接見一批赴京港人,亦曾說過「清一色不好」。中央重提「不搞清一色」,有助減少香港社會的疑慮情緒,至於在選制大手術後的香港,會是什麼模樣的「混一色」,夏寶龍未有詳談;中央在動手術前,如何聽取香港各界意見,會否以類似《港區國安法》的立法方式,由人大常委會直接為香港度身訂做,暫時亦不清楚。中央看待「愛國者」這個概念,是否採用簡單的排他法,不是「反中亂港者」就等於「愛國者」,還是要滿足多一些條件才算「愛國者」,對未來香港的政治空間,將有深遠影響。

當年鄧小平談及「港人治港」,提到治港的人,更多應該是「能夠持平的人」,「也要有右派」,「包括罵共產黨的人,香港就是在這個基礎上維持安定繁榮」。鄧小平此一說法,可以視為「以愛國者為主體」落實港人治港的一個註腳。時移世易,中央認為要重新詮釋愛國標準,「港人治港」表述,由「以愛國者為主體」,直接變成「愛國者治港」。「主體」兩字之差,意味香港政治生態將收緊到什麼程度,需要密切留意。

堅持一國維護兩制

「一收就死」必須避免

根據夏寶龍的說法,中央看待「愛國標準」,有兩個層面,一是針對一般人,一是針對身居特區政權架構高位的人,前者採取「最低標準」,門檻較低,後者則有更高要求,需要有「一國」大局觀,堅持原則敢於擔當,實際就是敢於跟破壞一國兩制的行徑鬥爭。這某程度反映,中央認為香港的政治鬥爭,未來一段時間仍要持續下去。

一國兩制是香港唯一活路,一國原則要堅持,兩制亦要維護。中央提出要將「愛國者治港」制度化,並會主導這個過程,港人當然希望這場大手術後,兩制仍然可以有廣闊的空間。香港是一個多元社會,一個開放度、包容度夠高的政治制度,有助維護社會的多元性,無論中央和港人,相信都不希望香港出現「一放就亂,一亂就收,一收就死」的情况。上有好者,下必甚焉。中央強調「愛國者治港」之餘,同時亦要慎防出現政治投機一類問題,勿讓既得利益以「愛國」作為掩護,妨礙香港長遠發展。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