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G7開視頻峰會 顯聯手抗中不易

【明報社評】七大工業國集團(G7)視訊峰會上周五舉行,這是美國總統拜登參與的首場多邊國際會議,與會前輿論預期的聯合抗疫、全球經濟、合作應對中國三大主題不同,會後發表的聯合聲明,對前兩個議題涉及較多,抗疫更成為核心議題,而對中國則只是輕輕帶過。拜登只在隨後舉行的慕尼黑安全視訊會議上,闡述他對華的強硬立場。這顯示儘管美、英極力想藉美國對多邊主義外交的回歸,組成對抗中國的統一戰線,但在形勢比人強下,西方世界在單一議題上或較易形成對華統一立場,若想結成全面的反華陣營,並不容易。

聲明聚焦抗疫經濟

涉及中國內容隱晦

G7是美英法德日加意7國於1973年成立的一個富國俱樂部,其國民生產總值(GDP)合計佔全球總額接近一半,但由於成員之間的政策分歧,其政經影響力近年逐漸下降。去年4月的峰會,由於無法達成共識,會後首度未發表聯合聲明。今年英國擔任G7輪任主席國,正式峰會將於6月舉行,今次視訊峰會只是「熱身」,惟由於美國新總統拜登首度亮相國際會議,因此備受關注。

這場峰會有關中國的聲音多在場外,歐盟官員透露,與會領袖詳細討論過中國問題;加拿大總理杜魯多會後說,峰會曾談及中國人權狀况。不過,會後發表的聯合聲明有關中國的內容不多。

作為對聯合國和世界衛生組織(WHO)批評新冠疫苗分配不公的回應,G7的聯合聲明聚焦抗疫合作,宣布對世衛組織的全球疫苗分配計劃COVAX的財政承諾增加40億美元後,令G7集體的資助總額達到75億美元,以彰顯2021年「成為多邊主義的轉捩點,並塑造促進人類和地球健康與繁榮的復蘇」。但據報道,7國在以何種速度分享疫苗方面仍有分歧。

聲明稱,為支持所有人的公平和互惠的全球經濟體系,7國「將與其他國家,尤其是包括中國這樣的大型經濟體在內的G20國家互動」,這是聲明中唯一提及中國之處。另外,聲明呼籲「在現代化、更自由、更公平的基於規則的多邊貿易體系內合作……以改革後的世界貿易組織為中心,實現平衡的增長」,以及「將就解決非市場導向的政策和做法的集體方針相互協商」等,都似暗指中國,但相對隱晦。

在隨後舉行的網上慕尼黑安全會議(MSC)上,拜登明確闡述了其對華強硬立場,呼籲國際盟友為與中國長期競爭做準備,包括應對中國的「經濟濫用與脅迫」行為,又稱與中國的競爭將十分嚴峻,但這是他所預期和歡迎的。他的這些呼籲,同場得到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等人的呼應。德國總理默克爾在MSC的演講中,雖然同意歐盟需要與美國就中國問題制定「聯合議程」,但她同時亦強調,中國既是競爭對手又是合作伙伴,與中方合作「解決氣候變化等全球問題」也至關重要。

美英欲組反華聯盟

德意顧慮難以成事

默克爾的表態,反映了歐盟乃至G7內部一些成員的典型心態:既對中國有所警惕,又不願無條件在中美衝突中選邊站。經過特朗普4年的單邊主義外交和美國優先政策,拜登雖然在兩場國際會議中都宣稱「美國回來了」,意味美國重回多邊主義外交立場,但距離上次G7峰會已過去的約10個月內,新冠疫情席捲全球、區域合作伙伴關係協定(RCEP)簽署、美國政權轉換、歐盟與中國投資協議結束談判、英國「正式」脫歐等重大事件發生,意味美國與世界都已不再一樣。

最新數據顯示,去年中國已經取代美國,成為歐盟最大的貿易伙伴,眾多歐洲國家與中國的經貿關係相當深厚,這些國家都希望能一邊從中國得到經貿利益,一邊維持與美國在安全領域上的伙伴關係。拜登重返巴黎協定、重回世衛組織,但過去4年在特朗普執政下美國向歐盟徵收的關稅仍未撤回,在拜登美國政府目前專注於國內疫情和就業率的情况下,未來美國是否能移除這些關稅,仍然是未知之數。在這種形勢下,僅靠意識形態重新整合跨大西洋聯盟,來與中國針鋒相對,恐怕不太容易。

事實上,英國首相約翰遜較早前提出邀請澳洲、韓國、印度3國加入6月的G7正式峰會,欲將「七大工業國集團」變身為「民主十國聯盟」(D10)的構想,就因德法意日4國的反對而觸礁。雖然4國反對的原因不同,據報日本主要是反對韓國的加入,法國是擔心歐洲的主導權遭稀釋,德意兩國則主要是顧慮反華色彩過於鮮明。

就在G7視訊峰會舉行的前一天,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話」(Quad)舉行了外長會議,這是美國新任總統拜登上任以來的首次Quad對話,會議強調推進對「自由和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願景,包括支持航行自由,強烈反對試圖以武力片面改變現狀,針對中國的取態呼之欲出。據報這次對話由美方主導,被視為平衡中國擴張的作為,力求「在制約中國上團結一致」。看來,拜登政府若要協調盟國的對華立場,最好用的工具依然是特朗普留下的戰略遺產。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