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院士遴選須嚴謹保公平 商業酬庸損權威賠聲譽

【明報社評】兩年一度的中國工程院院士遴選剛剛開始,貴州省的推選名單中出現茅台酒業集團的總工程師王莉,引起全國嘩然,紛紛質疑提名的貴州省科協是否存在程序不公。即使貴州省和國家工程院出面澄清,仍未能打消民眾的疑慮,反而引起對學術腐敗以及科技研發資源地區分佈不公的探討。

工程院院士和科學院院士是國家對科技人員成就與水平的肯定,每兩年增補院士一次,由各省科協、教育部以及科技人員所在單位提名,經中國科協等單位遴選後送工程院主席團審定後才能成為正式候選人,再經工程院所有院士投票,最後由主席團審議決定。目前階段只是省科協提名公示的第一步。

貴州省科協在回應質疑表示,提名名單由專家委員會投票決定,王莉獲得委員會三分之二票數,成為獲提名4人中的其中一人,並表示王莉的研究方向是發酵與輕工生物技術,曾發表論文105篇。程序與資格審定,都沒有科技成就以外的考慮。

工程院在回應表示,王莉現在還不是正式候選人,而且增補院士的競爭激烈,往年正式候選人500多人,最後獲選的不足100名新院士。如果王莉最終真的沒有獲選院士,一場爭議可能就此平息,但同時也會掩蓋院士遴選結構性的硬傷。

論文數量並非唯一標準

學術腐敗突顯酬庸文化

院士遴選的標準,純粹看發表論文的篇數,甚至加上引用數量作為遴選條件,未必能夠反映科學家的科技成就或者科研實力。王莉確實發表過105篇論文,但當中有多少篇是個人獨力的研究成果,有多少是合著,而合著的論文,有多少是因為她的職位負責統籌研究,在論文上加上她的名字,這些都是內行人才能看清。

學術界是一個大社會,但細分到某學科的某個範疇,實際上也是一個小圈子,行內人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互相給面子或者論資排輩的情况,行內人對此十分清楚,他們是否真的是從純學術的角度考慮問題,不為外人道。

茅台總工程師王莉的問題顯之於外,因為茅台集團多年來都是貴州省的第一名納稅大戶,2019年納稅329億元人民幣,貴州省政府的各個機構對茅台集團也會另眼相看,在院士提名給予「特殊照顧」,也在情理之中。而學術圈內的利益關係,則藏之於內,有沒有互相酬庸的問題,值得深究。學術腐敗的情况,在遴選兩會院士的情况下,利益矛盾或許會局部顯現,而在平常狀態下,互相包庇而掩蓋於行內,可能是恆常的比比皆是,外間難以洞察。

貴州省科協公布的情况,4名獲提名的學者,經專家委員會審議,兩人獲得全票通過,兩人包括王莉獲得三分之二票數,詳細原因未明。貴州位於中部地區,經濟發展水平落後,科研單位水平更是乏善足陳。

科技資源地區不平衡

國家投放政策可改善

國家對科技研發資源的投資,全部投放在「985」、「211」大學,貴州只有一家大學屬於這個範疇,獲得分配的資源,連鳳毛麟角也談不上,貴州又如何有實力提名科學院和工程院的院士呢?國家資源有限,要有效運用資源,適當傾斜在實力較強的科研單位與大學,無可厚非,但這是一個雞與雞蛋的關係,如果國家不投放資源在較為落後的地區,這些「科技貧困」的地區,什麼時候才能培養出有實力的科技人才,什麼時候才能依靠科技力量實行經濟發展模式轉型呢?科技力量的不平衡發展,實際上也在窒礙落後地區的經濟發展。

回到茅台集團總工程師王莉的問題,釀酒也是一門高端的科學,從材料的種子到種植的土壤,蒸餾的過程如何剔除雜質等等,都可以用科技手段精益求精,不能因為科技的工藝用於釀酒就抹殺科研的成就。問題是王莉釀酒技術的高低,茅台集團如何評價,不會牽涉社會關注,而被提名進入科技界殿堂,就要回應民眾的訴求,民眾更關心的是,作為國家科技最高榮譽的工程院和科學院院士,應該名副其實,不能摻雜半點虛假。

王莉事件引發全國熱議,實則反映民眾對於酬庸文化的痛恨,政治酬庸管不了,商業酬庸管不着,文化酬庸管不住,如果連學術界這個最後的堡壘也被突破底線,整個社會風氣也就無藥可救。文化的改變端賴整個社會長期的努力才能移風易俗,但科技研發資源不平衡的問題,則是中央政府可以從政策導向在短期內可以改變的事情,將資源全部投放在北京和教育部核定的少數大學,是對全國的不公平,也是對搞科研的學者的不公平。何時貴州能提名實力相當的科技人才,國家幸甚。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