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內地防疫出重手 就地過年影響大

【明報社評】今個農曆年,內地因疫情防控開啟了就地過年的新模式,對傳統年俗和宏觀經濟產生了重大影響。由於大部分民眾自願或非自願地響應了就地過年的倡議,令春運人潮不再,車站、機場顯得冷清,交通旅遊業受到嚴重衝擊;傳統的節日消費模式亦發生變化,民工留城過年令城鄉經濟差距進一步擴大;惟年後的用工荒將獲緩解,互寄年貨令快遞物流業保持暢旺。聚會拜年人流大減,改變了人們傳統的度歲形式,也有效控制了新冠病毒的傳播,在農曆年前,內地的本土確診個案就已經清零。

人口流動減春運冷清

個案清零消費模式變

一個多月前,在河北、北京、上海和東北地區爆發了零星聚集性疫情,單日新增確診個案一度達到3位數。在春運前夕,中央發出通知,要求引導群眾就地過年,把人員流動降到最低,防止疫情傳播擴散。隨後,全國29個省份發出就地過年倡議,很多地方為吸引外來打工者留下過年,除派發現金、消費券、新年禮物外,更有城市向就地過年者推出落戶籍加分等優惠政策。在這些軟硬兼施的措施下,一項調查顯示,61.8%在異鄉打工者表示,今年春節將不返鄉,堅持返鄉過年的民眾僅有26.5%,近五成民眾表示其父母支持他們選擇就地過年。

由於去年全國停止人員流動是在年初一以後,所以,今年的「就地過年」措施,是首度直接衝擊一年一度的春運,這場全球規模最大人口遷徙,早已形成產業鏈條,涉及到中國宏觀經濟與個人生活各方面,造成的影響不可小覷。今年春運首日,內地民航計劃飛行較去年春運減少46.7%,運送旅客減少71.2%,機票平均價格見近5年新低;國鐵集團的數字顯示,節前(截至年三十)春運,鐵路運送旅客人次較去年同期下降近69%。交通運輸部預計,今年春運客流將比2020年下降兩成,較2019年下降六成。

調查顯示,今年春節,內地民眾在開銷預算、娛樂、拜年等方面均與往年有明顯不同。往年近七成民眾會到父母家過年,今年近五成民眾選擇在自己的小家庭過年;此外,春節開銷預算亦明顯低於往年。今年民眾春節期間開銷預算約7934元(人民幣,下同),較往年的9835元低了近2000元,其中預算逾萬元的比重下降一成左右,主要原因是選擇就地過年,減少了旅遊、出行、聚會、禮品等方面的支出。除食品需求較往年有小幅增加外,衣物、聚餐等方面的開銷明顯低於往年。

從區域看,由於春節返鄉整體是人口從發達的東南部城市向欠發達的中西部鄉村移動,因此今年對北京、上海、廣東等人口流入地區可能帶來需求的激增,一二線城市的商品和服務類消費可能會短期受益。但對人口流出的鄉村和小城鎮來說,返鄉人口減少可能造成消費的明顯減少,愈是經濟落後、人口淨流出的地區,消費需求愈被削弱,進一步加劇內地城鄉與東西部區域經濟發展的不平衡。

城鄉地區差別擴大

緩解用工荒利出口

就地過年也並非一無是處。除了疫情防控外,就地過年可能打破傳統春節假期的「高消費、低生產」的季節性特徵。由於全球疫情遲遲未受控制,相當一部分本來已經轉至海外的產業和訂單重回中國,令內地很多出口企業迎來了意外機會。響應春節不停工號召的行業集中於製造業和生活型服務業,且留下者多為一線員工,大大縮短了這些工廠的停工期。

每年春節過後,都是內地工廠用工荒的時段,招工難現象屢見不鮮,長三角和珠三角大灣區尤甚。民工減少返鄉,將加快節後復工速度。今年藉着就地過年的倡議,去年復工復產時爭相搶人的各大城市政府,紛紛投入真金白銀留人過年,除疫情防控需求、促進當地消費之外,也是未雨綢繆,確保節後生產恢復,間接保證產業鏈和供應鏈的穩定,其實是除笨有精。

此外,家人之間互相郵寄年貨禮品,令快遞業務有所增加。國家郵政局統計顯示,除夕和初一兩天,全國處理快遞愈1.3億件,增長2.2倍;雖然大多數人放棄了長途旅行,但本地遊和周邊遊卻仍受歡迎,更多人入住本地或附近酒店度歲,帶動了城市及周邊度假型酒店、民宿的熱銷。今年除夕,酒店預訂量較2019年同期增長三成,酒店業並未如民航交通業般成為就地過年的受害者。

不過,內地專家對就地過年的正面影響不敢樂觀,認為以往春節成為消費旺季,是因家庭團聚的氛圍推動,一旦沒有團聚,整體消費意願必然大打折扣。至於製造業會否因此受益,亦看法分歧,因為不返鄉不等於不放假,企業還要為留人就地過年支出額外費用。受消費萎縮的影響,非出口類的製造業將面臨成本與庫存上升。內地1月份消費物價指數(CPI)出現下降,對經濟已釋放警號。就地過年,反映當局為控制疫情可以「去到幾盡」,但當全球都預計今年中國經濟將出現高增長情况下,經濟會否因抗疫出現反高潮的戲碼,值得警惕。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