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環保減廢看實績 豈能有做當成功

【明報社評】政府推出環保新藍圖,訂下中長期減廢目標,自2012年起出任環境局長的黃錦星形容,除了垃圾徵費仍待立法會審議,過去7、8年當局提出的逾20項主要環保措施,要麼已經落實,要麼正在進行,「唔止做得七七八八,直情係加零一」;然而由人均廢物棄置量不跌反升,到固體廢物回收率長期偏低,各種各樣的數據,無不令人懷疑,香港環保減廢,這些年來究竟取得多少改善。環保減廢看成效,不能「有講當做了、有做當成功」,措施不到位,做到「加零一」也不過是門面工夫。政府上一份環保藍圖提出多項指標,迄今實現者寥寥,官員只叫公眾「向前看」,新藍圖勾勒的2035年綠色天地,外界哪有信心會成真。

舊藍圖目標未達

新藍圖信心何來

當局最新公布的《香港資源循環藍圖2035》(下稱「新藍圖」),提出3個願景,分別是全民減廢、加強資源循環及邁向零堆填。藍圖的中期減廢目標,是固體廢物人均棄置量減少四成、回收率提升至五成半。本港2019年每日產生約1.55萬公噸廢物,環境局推算,若垃圾徵費落實,棄置堆填區的廢物量會降至每日1萬公噸以下,扣減每日焚化3000公噸廢物,餘下廢物量不多。黃錦星希望,長遠可以發展足夠的「轉廢為能」設施,包括興建第二座垃圾焚化爐,以及利用有機資源回收中心等處理廚餘,令香港在2035年做到「零廢堆填」,長遠擺脫依賴堆填區。

「新藍圖」目標宏大,紙上談兵不難,關鍵在於是否真的做到,單論當局往績表現,實在無法叫人樂觀。「新藍圖」詳述現行21項主要環保減廢措施的工作進展,儼如黃錦星任內「政績」回顧。黃局長表示,除了垃圾徵費仍在立法會審議,其他主要措施,諸如全面落實膠袋徵費、四電一腦回收計劃等,都已落實或有進展,言下之意是「交足功課」,就連黃局長本人也形容,已經做到「加零一」,問題是政府高官的責任,從來不單是「交齊功課」,而是要交出好成績、切實改善民生,這亦是市民對高官的基本要求,「無功勞都有苦勞」這一套並不適用。

政府對上一次公布中長期減廢藍圖(下稱「舊藍圖」),是在2013年,當時黃錦星提出10年減廢大計,透過垃圾徵費及生產者責任制等措施,期望2022年將每日人均廢物棄置量減少約四成,由2011年1.27公斤,減至0.8公斤,回收率增至55%。時光飛逝,「舊藍圖」接近尾聲,2019年香港每日人均棄置1.43公斤廢物,回收率僅29%,不僅遠未達標,甚至較10年前更差。早在1998年引入三色回收桶之前,香港都市固體廢物回收率已超過三成,2010年回收率更突破五成。數字不騙人,近10年香港廢物回收成績不進反退,局長的說法,卻是叫市民「向前看」,又暗示「舊藍圖」定下的目標太「進取」。市民聽了這些說法,難免懷疑「新藍圖」所提出的願景和目標,會否也是空頭支票。

誠然,正如「新藍圖」所言,國際市場回收物料價格大跌,本地回收業生意難做,加上內地收緊進口限制,不再當「洋垃圾」棄置場,全都直接影響了近年香港廢物回收量,堆填區廢物量不斷上升,這是原因之一,然而並非全部。說到底,很多東亞國家或地區,同樣面對這些外圍因素,可是減廢回收工作,依舊做得有聲有色,韓國台灣等都是成功例子,港府不能一味拿外圍因素做擋箭牌。

垃圾徵費影響全港住戶,政黨政客着眼選舉,不想得失選民,立法工作一拖再拖,固然是一大問題,可是政府很多減廢回收工作不到位、做得差,同樣是市民切身體會。以構建社區回收網絡為例,2014年《施政報告》提出在全港18區各設一個「綠在區區」,環境局當年預計會在2015至2017年陸續落成,去年審計報告卻發現,僅得一半左右完成建造工程,部分項目甚至仍在規劃或選址階段。由於「綠在區區」數目有限,部分回收站選址偏僻,交通不便直接影響了市民回收意欲,很多人甚至不清楚有相關服務,即使是市民平日較常接觸到的三色回收桶,無論運作、管理和成效也愈來愈不像話。

廢物回收亂象多

交差心態難成事

三色桶使用率長期偏低,經常盛滿垃圾,污染回收品兼影響衛生,市民見怪不怪。亂象長期持續,除了折射部分人回收意識薄弱,當局遲遲未有大力整頓、撥亂反正,同樣叫人驚訝。去年11月,申訴專員公署宣布主動調查三色桶管理及執行成效,突顯問題之嚴重。以上種種全都令人覺得,當局減廢回收工作交差了事,不問效益、不理亂象、不求便民。

「新藍圖」提出人均廢物棄置量較2020年減少四成,推算起來,大抵就是減至約0.8公斤,即與「舊藍圖」目標相若,問題是政府憑什麼說服公眾,之前做不到的目標,未來一定做到。「新藍圖」羅列多項減廢大計,包括塑膠飲品容器徵費計劃、分階段規管即棄餐具、引入家用廚餘絞碎器、以創新生物技術處理有機廢物等,然而就算構思再好,執行不力也是徒然,不排除到頭來還得靠垃圾焚化爐甚或堆填區處理。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