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廣東建設大灣區不停步 香港疫後必須邁步猛進

【明報社評】粵港澳大灣區規劃自提出以來已經5年,廣東省長馬興瑞日前在該省人大會議上報告中提出,廣東將舉全省之力建設大灣區,並對9個城市提出框架式的任務與要求。香港受到反修例風波及疫情的影響,在這方面有所「荒廢 」,特區政府必須在致力疫情清零的同時,為疫後追上廣東步伐做好準備,因為建設大灣區是整個區域協調發展,香港不能缺席,而且,大灣區也可以為香港疫後重建帶來新的動力。

中央在第13個五年規劃提出要建粵港澳大灣區,有出於內地多個區域協調發展佈局的需要,5年以來,國際局勢風雲變幻,最新的應對措施是內循環與外循環並舉的雙循環,大灣區從地理位置、歷史發展與外貿規模等方面,在雙循環中有不可替代的作用,特別是香港作為國際都會,角色更形重要。

大灣區內地城市各有分工

廣東省規劃留出香港位置

廣東省剛公布的數據顯示,該省去年地區生產總值超過11萬億元人民幣,連續32年居於全國之冠,以目前的經濟規模,大概相當於韓國或澳洲的水平。省長馬興瑞在政府工作報告對未來的展望,廣東經濟發展要邁上新台階,而在發展策略方面,建設大灣區是重中之重,幾乎在每一個範疇都會提到大灣區的地位。

馬興瑞對廣東9個大灣區城市的分工,分別給出任務,要求廣州和深圳「發揮輻射帶動作用」,佛山和東莞則是「當好地級市高質量發展的領頭羊」,惠州和珠海則要分別打造成珠江東西兩岸的新增長極和核心城市,江門和肇慶則要成為該片區域的「大平台」,而中山則要成為「珠江口東西兩岸融合發展的重要支撐」。這些不同地理位置和發展層級城市的框架式任務,都跟區域聯動有關,衛星城市各自帶動周邊城鎮發展,但要做到分工合理、功能互補和錯位發展,最終目的是形成世界級城市群。

廣東省政府的工作報告,當然不能提出對香港的要求,但在大灣區的佈局中,香港的位置不容或缺。事實上,馬興瑞在闡述大灣區的措施,很多都跟香港有關,比如新建10家粵港澳聯合實驗室、高水平打造河套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做強廣深港科技創新走廊和加快香港科技大學廣州校區建設等等。

廣東省在科技創新方面,資源雄厚,但沒有制定「單打獨鬥」的措施,而是給香港留有位置,相信原因並非只是應對中央交託的任務,而是香港確實有其可以發揮的作用。不但是在科研方面有實力,可以為新產品的設計、製作工藝和質量檢測方面為企業提供研發的基礎,香港科技大學廣州新校園明年竣工,香港城市大學在東莞的校園也將於今年6月動工,加上已經在內地有分支的香港中文大學和浸會大學,香港高等教育為內地培養人才方面的貢獻,也是功不可沒。

大灣區內地城市的輻射作用,是有明確分工的,廣州跟佛山要做到「同城化」,跟清遠要做到「一體化」;深圳要扶持遠在汕頭的「合作區」。馬興瑞在這方面沒有提到香港,但無論從地理位置的接近,以及城市經濟模式的相近程度,香港的對接城市是深圳,即使深圳和香港有競爭關係,也有合作空間。

香港深圳經濟模式雖相近

制度對接標準香港應主動

深圳市也提出國際化城市為目標,而且過去被限制發展規模的機場,現在也獲批准建第三條跑道,特別是在創新科技產業的規模,香港已經難以望其項背,深圳過去在高等教育的數量與水平,完全不能反映其經濟實力,近年也在急起直追。雖然如此,深圳跟香港還是有很大的合作空間,因為經濟模式相似,很多方面雖然是重疊,也正好可以聯手對外,而且大企業需要的國際融資市場,香港也可以扮演獨特的角色。香港跟內地實行兩種制度、使用兩種貨幣和屬於兩個關稅區,在對接方面確實有很大的鴻溝,深圳目前正在為制度上的協調而籌謀,香港也應該主動提出在法律、會計、金融等等方面的標準,令對接更加暢順。

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總理李克強日前在聽取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的述職時,分別就香港的角色作出回應,習近平要求香港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作出應有的貢獻,李克強要求香港發揮獨特優勢,在國家構建新發展格局中發揮特殊作用。「應有」以及「特殊作用」,表面上是泛泛之詞,實際上給香港留出的空間十分之大,讓香港可以「盡情發揮」。

反修例風波困擾了香港一年,接踵而來的新冠疫情又在香港肆虐了一年,目前整個香港還在為防疫抗疫疲於奔命,特區政府已經認定清零的目標,措施也比以前更加進取,希望很快可以苦盡甘來。然而,即使是全力抗疫,也應該指定相關部門,在建設大灣區的問題上,為疫後如何追上廣東的步伐,做出具體的規劃,一旦疫情過去,就可以立即實施。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